中午十二點,學校的許多學生都紛紛來學生餐廳用餐,平價又好吃。楊樂多也不例外。

她就是部落格裡面的俠女,她正和張君芳坐在角落用餐。

君芳無聊地繞著盤子裡的麵,對著正在埋頭吃飯的楊樂多說:「多多,妳這樣子做好嗎?我有點擔心耶!」

「呃,妳說的是什麼事啊?」

「就那個啊,妳在妳的部落格不是刊登廣告要尋找宅男男友嗎?妳為什麼要這麼做?」

「哦!妳說那個啊,沒問題的啦!」楊樂多不希望張君芳問太多,故意打斷她的話。

她眨了眨大眼,對著好朋友傻傻的笑。

「我的意思是,又不是沒有人追妳,妳為什麼要刊登那樣的廣告呢?」

「嗯...說來話長,反正啊,我對有些打扮很時髦,認為自己很帥的男生感到有些厭倦了。」

「妳是說劉飛舞嗎?」

「為什麼提到他?」她明明沒有針對劉飛舞啊!

「我都巴不得有這樣的男生追我呢!而妳竟然覺得有些厭倦!真是奇怪,還是妳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楊樂多大吃一驚,手上的筷子差點掉了下來。

「沒有啊,哪有?」

「還說沒有,那妳幹嘛刊登那樣的廣告?」

「哎呀,反正妳到時候就知道了。」

是啊,真是令人百思不解,像她這麼可愛的女孩,為什麼還要刊登徵男友的廣告呢?而且徵的還是宅男,限定宅男,不是宅男的不受理哦!

「別對我賣關子,從實招來!」張君芳一把搶過楊樂多桌上的紅茶。

「唉喲,妳做什麼啦?」

「誰叫妳不跟我說實話!」

算一算來這裡讀書也一個月了,她是很少坐公車,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愛上了坐公車。反正生活有時候也蠻無聊的,在公車上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人。

第一天等車的時候,她發現有人在看著她。

第二天那個男生就站在自己旁邊,但是什麼話都不說。後來終於開口和她說話了。

她發現這個男生的側臉其實滿清秀的,有一種熟悉感,重點是沒有很帥;剛好沒有被她排除在男友候選人之外。但是為什麼他要用黑框眼鏡把自己的眼睛蓋住呢?而且他好像也沒什麼心機。

楊樂多經過室內設計大樓的時候這麼想著。

他跟她說他是室內設計系的,不知道會不會遇到他呢?

「楊樂多!」

嗯?怎麼會這麼剛好遇到這個人呢?

熱情呼喚她的,是一個身高一百八,笑起來非常陽光的男孩,染了一頭絢麗的紅髮,燦爛無比;身上彷彿有無數光芒照耀周圍的人,如尊貴的神像一般,受到大家膜拜。

「妳怎麼會站在這裡?」劉飛舞面對楊樂多露出親切無比的笑容,難得看她單獨一個人,當然要趁機和她說話啊

「我剛好經過。」他問的問題正是她想問的。

「嗯,我還以為妳這裡有認識的人呢,我和妳一起走。」他熱切的靠過來她身旁。

   「楊樂多。」他的口吻溫柔的像在呼喚愛人的名字。

「嗯?」

「我問妳一個問題哦,妳是不是曾經受過什麼傷害?」畢竟有些事小木也是聽來的,還是問本人比較保險。

「你怎麼會這麼說?」自從上次那件事,她已經決定要防備他。

「妳在妳的部落格刊的廣告,大家都知道了啊。」

「這麼快啊?」她摀住差點張大的嘴巴,不可置信的樣子。

「那些宅男根本就配不上妳啊!而且妳身邊不是有很多好的男生嗎?」他的模樣有些激動,像是在為她打抱不平。

「我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上課了我們趕快走吧!」楊樂多有點心虛趕緊轉移話題。

劉飛舞趁這個時候靠近她旁邊,靠她很近跟她走在一起,並且藉故幫她拿書本。

這一幕剛好被一個人看到了,他看到了這個畫面,神情有些落寞,但是卻也沒有勇氣過去打招呼,只是傻傻地站在室內設計大樓的階梯處,一個人傻傻的,靜靜的,看著他們兩人離去。

當然楊樂多和劉飛舞並不知道。

他們看來就像登對的情侶,談笑風生。雖然幾乎都是劉飛舞在講話,不過旁人看起來就是如此。

「還適應學校的生活嗎?」

「還可以。」她只是禮貌的回應著。

現在她不知道應該怎麼跟眼前的男生相處比較好,有些事真的不希望再發生,有些傷痛她無法再承受一次。

「有什麼問題如果妳不知道要找誰,找我就對了!我一定會盡我所能幫妳,不要對我這麼冷淡嘛!」

好會說話的男生呀,而且表情也很誠懇。楊樂多心裡這麼想著。

「我哪有對你冷淡?」

「妳看起來就是如此!」他的口氣就像抱怨女朋友冷落的男孩。

「是不是我說要請妳吃東西,結果現在還沒請,妳才生我的氣?我在此先跟妳說聲對不起,我最近真的比較忙,我一定會趕緊抽空帶妳去吃一頓!」

「那就先謝謝你囉!」她口氣還是有點酸酸的。

不知道劉飛舞是不是真的發自內心說這些話?

她有點希望是真的。

「不用謝我,這是我應該做的。」現在的他看起來很紳士。

           

星期三早上八點。

上學之前,楊樂多開了電腦,嘴裡哼著輕快的曲子;查看自己的部落格,瀏覽人次已經破一萬人以上了,她有點高興,然後又搜尋著報名宅男男友的照片。看到好幾個熟悉的面孔,但找來找去就是沒有他的照片。

他沒有報名嗎?

她感到有些失望。

回應了幾封留言之後,她關上電腦,帶了簡單的美術用具。

「媽,我去上學了喔。」

「好好好,慢走慢走,妳今天還是要坐公車,不讓妳爸爸載妳一程嗎?」

「嗯...不用麻煩爸爸了,我想自己去。」

「好吧,也不勉強妳,路上要多小心喔。」

   真是的,看他沒有報名竟然有強烈的失落感。她站在公車站牌下,低著頭,若有所思的樣子。

過沒多久,公車還沒來,倒是有人來等公車。

嗯?是他耶,可是他身邊怎麼多了一個人?

「妳好啊。」陌生的花襯衫男孩對她露出白牙齒,表情友善。

這個男生是誰啊?應該是他的好朋友。為了表現有禮貌的樣子,還是打招呼吧。

「嗯,你好。」

「妳就是楊樂多同學吧。」

「是啊。」她儘量保持親切的笑容。

「我有報名妳徵選的宅男男友喔。」

「是嗎?那真是我的榮幸。」這句話也太假了吧?

他是木頭嗎?怎麼站在離她這麼遠的地方?也不說說兩句話。

「嗯,他是你朋友嗎?」她指指眼鏡男。

這個男生看起來很花俏,不是她喜歡的類型;長得花俏也就算了,還一副自己很會把妹的樣子,而且還完全把朋友的存在給忘了,連看也不看朋友一眼,讓人家傻傻的站在那裡。

「他是我的同學。我叫許建輝,妳可以叫我阿輝。我和他同樣是室內設計系一年級的。」直到現在他才搭著眼鏡男的肩,一副哥倆好的樣子。

「喔!我之前有遇過他,我們有聊了幾句呢。」

眼鏡男有點驚訝的別過頭去。

「有空來可以來我們系裡面坐坐啊!還有選修課程妳是選了什麼課?」

連這個都要問,真是麻煩啊。

「啊公車來了,要不要一起坐啊?」楊樂多客氣的問他們,巧妙避開不想回答的問題。

「好啊好啊!」

眼鏡男跟著阿輝和楊樂多一起坐上公車了。楊樂多選了一個沒有人的位置,阿輝搶先坐在她的旁邊。結果眼鏡男被擠在後面。

楊樂多失望地看了他一眼,然後又別過頭去,繼續和阿輝有一搭沒一搭說著話。

「你說你叫阿輝,那你的朋友呢?」楊樂多和阿輝言談之中,不忘記打聽眼鏡男的名字。

「他叫郭彥祥,我都叫他阿祥!」

楊樂多回過頭對郭彥祥微笑,他瞬間兩頰漲紅,不知怎麼辦才好。

太好了,打聽到他的名字了,他的反應怎麼可以這麼好笑呢?

接下來要怎麼辦才好?如何讓他報名呢?

「他這個人笨笨傻傻的,不過卻是不折不扣的好人喔。」

任誰也聽得出他這句話不是在誇獎,郭彥祥臉色又變成鐵青。

「好人?那不就常常被發好人卡?」在這個年代,被稱作好人可不是好事耶!誰也不想當好人。

「可不是嗎?幸好我們阿祥從沒追過女孩子。」

意思是如果追的話一定是收好人卡的下場。

一轉眼的時間他們已經到達校門口了,下車的時候楊樂多故意和郭彥祥走在一起。

「我問你一件事喔!」

「你有報名嗎?」

不要看她說這句話很鎮定的樣子,她可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問這句話的。她可是放下了女孩子的矜持耶。萬一他說不想報名,那怎麼辦才好?

「我我我,還沒有報。」

「啊。」楊樂多直覺反應露出失望的表情。

「還沒報啊。」

「我等一下就去報,我只是正在趕作業,太忙了。我等一下就去報名。」

「真的?」她馬上笑開了眼,像蝴蝶翩翩起舞的走進了校門。

「再見囉!」楊樂多轉過頭對郭彥祥揮揮手。

「再見~~」這黏膩的聲音是阿輝發出的。

雖然楊樂多不是在跟阿輝再見,但阿輝還是自動自發的跟她道別。

「不錯吧?很可愛耶!」阿輝用手肑頂一頂郭彥祥肩膀。

郭彥祥笑一笑,沒有說什麼。

進了學校之後,他依然是非常感慨的過了一天。

為什麼上學越來越有一種無聊的感覺?是少了什麼嗎?

 

同一時段,楊樂多拿起蔬果三明治,一邊吃一邊寫著文稿,趕著作業;右手寫字的速度就像機械人手臂。

這時候她的好朋友張君芳又來了。

「多多啊,這次的專業科目作業妳交的出來嗎?」

「是什麼樣的作業啊?」

「妳忘了?老師要我們交一幅畫啊!」

「嗯...啊!我完全忘了。」

「妳慘了妳。到時候學分不過我可不管妳。」張君芳宛如楊樂多的褓母般,處處叮嚀著她。

「那怎麼辦?」

「怎麼辦?當然是趕快畫一張啊!」

聽到她的話,楊樂多手上的蔬果三明治快要吃不下去,好似發現有添加毒物。

「還剩幾天啊?」

「大概只剩下兩天而已吧。」

「兩天?那也還畫得出來啊。」聽到張君芳這麼說,剛才的驚慌便馬上消失無蹤。

   「妳真的畫的出來?」張君芳不相信。

「楊樂多,我知道有個地方很適合畫畫喔。」突然有人插話,是劉飛舞的聲音。

「是哪裡呢?」

「這是秘密。有興趣嗎?有興趣我可以帶妳去,順便實現請妳吃東西的承諾好不好?」

「這個嘛。」她猶豫了,有點緊張的絞著手指。

她跟他不太熟,可是又很想知道那個地方是否適合畫畫,也很想盡快完成作業;她可不想重修啊!

「我再想想看好不好?」

「好啊,妳想到了再給我答覆哦,真的希望妳答應我!」

說完,劉飛舞再次對她展露親切純然的笑容,然後就回到自己的座位,繼續跟男同學哈啦聊天。

君芳湊到楊樂多耳朵說了一些悄悄話:「我覺得劉飛舞好像對妳很關心耶。」

「有嗎?我怎麼看不出來,妳別想太多了啦。他只是心裡覺得對我有虧欠而已!」

「虧欠?不是已經送一本書給妳了嗎?現在說要請妳吃東西絕對是藉故親近妳!」張君芳淘氣的頂頂楊樂多的小腦袋。

「可能他覺得一本書還不夠吧!」楊樂多小小聲的辯解著。

其實她也不是沒有懷疑過,難道真的是像張君芳說的那樣子嗎?可是看他的樣子又不太像。

「妳要好好把握,人家他可是大帥哥耶。」

「那又怎麼樣?」就是帥哥才是她的顧忌呀!

「啊,妳說什麼?」

「沒事。」(還好沒有讓她聽到)

 

時間快轉光陰如梭,很快的徵選宅男男友的報名截止日已經到了。楊樂多百無聊賴瀏覽自己的部落格。

他...沒有報名嗎?

她趕緊搜尋報名者的資料。

哎呀,不是,這不是,他到底在做什麼,不是說要報名嗎?

翻了幾頁,終於在最後一頁的最邊邊看到了他的照片。

啊,他真的報名了。

楊樂多不由得的大聲歡呼。

哈哈哈,只要他報名,一切就有了開頭,太好了。

到底是什麼事情有了開頭,她有這麼急著要找男朋友嗎?真是令人百思不解。奇怪的女孩!

她開始留言給郭彥祥,跟他打招呼。慢慢地,彼此之間開始有了聯繫,她對郭彥祥也慢慢了解,他們變得很熟悉,但是卻似乎有什麼阻擋在兩人之間。

「我後天要和同學一起畫畫,你能夠一起來嗎?」她撥了電話給郭彥祥。

結果,她還是答應和劉飛舞去畫畫的地方了!她本來是想拒絕的,不過有郭彥祥陪自己去,應該就沒什麼好顧忌的;畢竟也是同班同學,給他一次面子以後也比較不尷尬。

「好吧,我和妳去。」郭彥祥正在玩線上遊戲,他不暇思索的便答應了。

  郭彥祥一直很想問她,為什麼會貼徵求男友這麼奇怪的廣告?還有最後她到底會選誰當她的男朋友呢?他很想問又不敢問。

對於這種生活沒什麼情趣,又愛玩線上遊戲的人,她會真的喜歡嗎,他不禁懷疑這一點。照理說她會喜歡的,應該是趕得上流行的型男才對啊!

越想越不對勁,但是又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在心裡他確認自己,是喜歡著楊樂多的,可是又有一些疑惑,讓他無法完全信任。

他無法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又無法知道她做的每件事情意義何在。

這些問題他都好想問她,可是他才跟人家認識不久,又該如何問這個問題呢?

「阿祥!趕快幫我洗碗,還在那邊玩遊戲!」

阿祥仔細聽一下,這不是媽媽的聲音嗎?還不趕緊奉命行事,免得到時候又是一陣碎碎念。

「好啦~,我來了。」

「是我媽,我先掛了喔!」他背對媽媽,對電話那頭的楊樂多說明。

「沒關係,bye bye!」

「我想我找個時間去幫你收驚好了,這麼無精打采的還常常沈迷遊戲,你再這樣子,我要把你的電腦沒收。」

「好啦好啦,不要再念了。」

阿祥表情落寞的洗碗,不理會媽媽的囉嗦。

不行,他不能再坐以待斃了!後天,就是後天,他要跟她把話說清楚,就算她到最後選的不是他也無所謂。

            

畫畫當天,太陽熾熱的連北極雪也快要溶化,楊樂多帶著鴨舌帽,微笑帶著郭彥祥和劉飛舞在麥當勞門口見面。

劉飛舞開著他的藍色國產汽車本來是很高興的樣子,但看到郭彥祥後,臉上的笑容馬上凍結。

他把楊樂多帶到旁邊去。

「他是誰呢,為什麼妳會帶他來?」

「嗯,我想說人多熱鬧嘛。」

「那妳可以帶張君芳來啊,為什麼要帶他來,我又不認識。」劉飛舞有些不高興的說。

「有什麼關係,大家都是同一所學校的嘛!」

「妳應該不會選他當妳的男朋友吧?」他不希望發生這種事。

「這件事情我到現在還沒決定。不能說他是,也不能說他不是,而且你又沒有報名,你不是宅男;這麼好奇做什麼?」

劉飛舞無言了,她大概是第一個敢如此跟他說話的女孩吧?他苦笑,然後嘆口氣。好吧,隨她高興了!

郭彥祥探探頭想聽他們在說些什麼,他有些疑問,但是後來他也沒有再追問下去。

「好吧,我們走。」劉飛舞對楊樂多笑著說

走?郭彥祥還在愣在原地狀況外。

「我是開車來的,你們坐我的車就好了。」即使不高興,劉飛舞也沒有擺臉色給郭彥祥看,但眼神就是有很明顯的敵意。

  「好啊好啊,我們走。」楊樂多顯得很高興的樣子。

  然後很自然的拉郭彥祥的手要上車,但是這個時候郭彥祥卻遲疑著。

「嗯,要坐車哦?我想還是不要去好了。」他覺得這台車有點面熟。

「為什麼,你不是說好要和我去了嗎?怎麼又臨時反悔?」楊樂多嘟嘴,很不高興他出爾反爾。

「我覺得身體有些不舒服,還是不要去好了。」

「哦,這樣子啊,你真的不去了?好可惜哦。」

劉飛舞聽到他不去,嘴角不自覺浮起淡淡笑意。

楊樂多端詳著郭彥祥的臉,心裡想著要把他這副黑框眼鏡拿掉。

他為什麼臨時不去呢?是因為劉飛舞長得太帥了嗎?還是他看到劉飛舞開車過來,自己覺得自卑?應該是這樣子吧!

她怎麼這麼笨,沒有想到這一點?這下好了,傷到人家的自尊了。

楊樂多心中明白的樣子,放開郭彥祥的手。

「真的很抱歉。」郭彥祥再次道歉。

「好吧,你先回去。」她黯然的低著頭不再看郭彥祥。

「對不起,下次就我們兩個人好不好?」郭彥祥很真誠的說了這句話,他是真的希望只有他和她兩個人,一起出去逛逛,一起出去玩,旁邊沒有別人打擾。

楊樂多心裡也在說著對不起,兩個人?她還沒有這種準備。

對不起!其實我再也沒有辦法跟誰談戀愛,今天帶你來,只是怕自己不小心喜歡上劉飛舞。

看到她和劉飛舞在一起,郭彥祥心裡有些酸酸、苦苦的味道,他恨自己為什麼這麼窮呢,連台車子也沒有。不要說車子了,連摩托車也沒有,他拿什麼跟人家比呢?

楊樂多刊的那個廣告,他不是想過了嗎?正妹怎麼可能喜歡宅男?對啊怎麼可能呢?

「我先走了。」眼看喜歡的人就要坐別的男人的車,他的心在滴著血,可是又被自己的自卑心打擊得莫可奈何。

郭彥祥這張臉比誰都還要苦。

「那你路上小心喔。」楊樂多若有所思,似乎是了然於心,坐上了劉飛舞的車。

劉飛舞對郭彥祥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那笑容聰滿了勝利者的味道,令郭彥祥非常不快。

劉飛舞坐上駕駛座,發動引擎,一溜煙的開走了,留下郭彥祥孤孤單單一個人在原地。

他們會去哪裡啊?

郭彥祥不禁在心中這麼問自己。他走著走著想要去牽自己的腳踏車,然後就越走越慢,背越走越跎。經過店家落地窗前,他看到了自己的身影,然後停下腳步,仔細看看落地窗裡的自己。

這...就是我啊,郭彥祥。

「這就是我啊!」

他到底在做什麼啊?跟剛才那個男孩,他真的是差太多了。

他要拿什麼跟人家比呢?然後又自己喃喃自語:

「不行,我不能再這個樣子繼續下去了,不可以!」

「我不要當宅男!」他大聲喊了這句話,路邊的路人都對他投以奇怪的眼光,然後指指點點;好像他們看到了野生動物一般。

他喊了這一句話之後,然後跑的很快去牽自己的腳踏車,騎得很快很快就回家了。

衝回家裡做什麼呢?衝回家裡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楊樂多的msn,還有自己和她的留言全刪掉。他知道也許這麼做很勉強,跟她好不容易有了聯繫,現在這樣子要再找她可能會有些困難。

除非是楊樂多主動聯絡他,不然他也沒辦法,雖然心中還是覺得有點小可惜,可是他必須這麼做。

 

楊樂多在車上默默無言,好像在想什麼似的。

「還在為了他沒來可惜?」

「啊?」

「難道不是嗎?」他的眼睛似乎能看穿人家的心事。

「我本來真的想說人多熱鬧嘛!」她轉過頭看向窗外,她不敢看劉飛舞的眼睛,她在說謊。

「我不管他是不是妳喜歡的人,總之今天就只有我和妳,等一下去的地方妳一定會喜歡!那裡充滿著歡笑。」他又露出了招牌的自信笑容!

楊樂多不解的看著劉飛舞。愉快的地方?

車上播放著宇多田光的"我是熊"。這首歌曲風溫暖明亮,聽著聽著不自覺心情就好了起來。

原來他也一樣喜歡宇多田?

她不願再多想什麼,輕輕的閉上了眼睛,嘴角開始有了上揚的弧度,她無意識的跟著旋律哼了起來。

經過了一個鐘頭,劉飛舞帶著她來到了可愛動物園!

也許是因為假日的關係,人聲鼎沸,吵吵鬧鬧,整座園裡都是鬧哄哄的氣氛;除了真的動物,還有工作人員假扮的兔寶寶丶無尾熊,完全是小孩子的天堂!

孩子氣的她一看到動物就忘了剛剛的不愉快,一下車又跑又跳的完全不顧形象大聲尖叫!

「啊~你看你看,那隻袋鼠好可愛好可愛喔!」

「還有還有,你看那小猴子在幫牠夥伴抓癢呢!」

因為身旁只有劉飛舞,她不自覺的拉著他的手,沒有覺得有何不對,劉飛舞則是把她的手握得更緊。

他不想放開她的手!

「你有帶照相機嗎?」楊樂多眨著閃閃發亮的眼睛望著劉飛舞。

「有啊,妳要和牠們合照?」

「是啊是啊~來到這裡不拍照太可惜了,到時候要請你加洗給我哦!」

「那有什麼問題呢!」

劉飛舞很自然的搭著楊樂多的肩,帶她到各個特色景物和動物前面拍照。這一瞬間,之前的隔閡不知飛到哪裡去了,楊樂多對他完全卸下心防。

甚至他抱起她,請遊客幫他們拍一張她也不介意。

「要拍了喔。」幫忙拍照的遊客很專業的樣子。

「七~~」劉飛舞和楊樂多不約而同說著,笑起來燦爛十足。

「好了,很上相,你們很登對耶!」遊客將單眼相機遞給劉飛舞。

「謝謝!」

楊樂多沒有面露不悅神情,但也沒有反駁。

劉飛舞此時心中起了一個問號。

她明明不討厭他啊,但是她總好像在抗拒什麼?

他一定要找出那個答案!

拍照拍累了,他們一起到動物園內的餐廳用餐。

「看到那麼多平時看不到的動物真的好刺激喔!謝謝你帶我來這裡。」

「我才要謝謝妳讓我有賠罪的機會呢。」

「哎呦不要說什麼賠罪啦,我們是同學嘛!就不要計較這麼多,而且你送我的那本書真的很有趣呢!」她吸了一口檸檬冰沙,模樣調皮。

「妳只當我是同學嗎?」劉飛舞突然歛起笑容。

「不然要把你當什麼?」她捲起一湯匙義大利麵送進嘴裡。

「我希望妳不要只把我當同學,我想知道所有關於妳的一切,更想要每天和妳在一起。」劉飛舞定定的看著她。

他這是在向她暗示嗎?怎麼辦才好?

她抬起頭,忽然不知該說些什麼。

劉飛舞拿起一張面紙,輕輕為她拭去沾到嘴角的磨菇醬。

她因為他這個舉動羞得臉紅。

「妳真的好可愛喔!」他一邊擦一邊笑。

「不要嘲笑我嘛!」

「我說的是真的啊,難怪那麼多人喜歡妳。」劉飛舞目不轉睛的看著她,眼神看起來是那樣深邃無邊。

她故意避開他的眼神。

「俠女!有這麼嬌弱的俠女嗎?」他叫著她部落格裡的暱稱。

   「不行嗎?人家我內心堅強像俠女嘛!」

  「真的很堅強嗎?」他故意用懷疑的語氣問她,他就是喜歡逗她。

  「真的啦!要不然你的暱稱又是什麼?」

  「小太郎!」劉飛舞抬起下巴,神情驕傲的很。

  「哈哈哈,你以為你是遠古時代的人嗎?」她很放肆的用手指直指著他。

  但他就是喜歡她對他放肆。

  「妳還不是差不多?」

  「哼,我的比你有意思,俠女代表的是一種精神,一種不輕易被打敗的表徵,這樣子你懂嗎?」

  「是嗎?原來我們有如此相像的一點啊?」

  「嗯?」

  「我也是...不輕易被打敗的人喔!」

  「你少肉麻了。」

  「哈哈。」

  劉飛舞真的不簡單,短短幾句話就把兩人之間的尷尬給化解了。他明白自己還是有機會的,他知道楊樂多目前需要的只是時間,她還有許多事情要釐清。

  他必須想辦法慢慢引導她。

  而楊樂多自己也發現,怎麼?對他越來越有一種奇特的感覺?而那不是不好的感覺。

  她突然很喜歡聽他說話,他的話為什麼總是能軟化她的心?還有為什麼他知道帶她來動物園她一定會很開心?是自己在部落格字裡行間透露出喜愛動物的心情嗎?

  但是...他說她可愛。

  曾經也有人眼裡閃著光芒對她這麼說,結果...

  結果是她不願再提起的結果。

創作者介紹

熊兒綺思異想

cm2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