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劉飛舞是怎樣的一個男人呢?

  大家都只是把焦點放在他俊美的外表上,卻忽略他真實的內在。

  他身邊似乎總是充斥形形色色的美女,但也沒人看過他把哪個女孩子帶回家,因此喜歡他的女孩也更加把勁接近他,就怕被人捷足先登。

  放學後,他和小木在一家燈光柔和的酒吧喝酒。

  「一杯焦糖瑪奇朵!」劉飛舞對酒保喊著。

  「海尼根。」小木動動自己的食指。

  「那麼晚了,喝什麼酒?」劉飛舞邊說邊脫掉身上的運動夾克。

  「那麼晚了,喝什麼咖啡?」小木學他講話。

  劉飛舞只是淺淺笑著,把外套掛在高腳椅背上,沒說什麼。

  「喂,你老實說,你今天為什麼要那麼做?你很無聊耶!」小木的海尼根先做好,他輕嚐了一口。

  「喔,那你常常買飲料請人家居心何在?你很無聊耶!」現在換劉飛舞學小木講話。

  「咳咳咳!我把她當成自己的妹妹啦。倒是你,喜歡人家就直說嘛!害她被禿鷹責問,萬一她因此對你懷恨在心你就慘了!」小木的聲音像個少年,有點稚氣。

  「她不會的。」劉飛舞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

  「你又知道?」

  這個時候,焦糖瑪奇朵送來,劉飛舞把整包砂糖和奶油球加進去攪拌,緩緩吐出一句話:「我就是知道她不會。」

  小木不再說什麼,又喝了兩口海尼根。

  「她...跟我認識的那些女生不太一樣。」

  「哪裡不一樣啊?」小木興致勃勃的問著。

  「我說不上來啦!」被小木這麼一問,劉飛舞臉紅了。

  接下來,劉飛舞把剩下的瑪奇朵一飲而盡,沒再談"她"的事。

  小木也很有默契的不再追問。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兩個人一起離開,坐上劉飛舞的藍色國產車。

  目前為止,劉飛舞的一切還是謎。

 

  翌日早晨。

  夏天的清晨總是來得特別勤快,太陽光如細細的金色粉末,灑在每一戶人家的房間、廚房、庭院等各個角落。

  剛出爐的棉花糖雲朵,高高的掛在湛藍天空中,看起來很美味;叫人想要咬一口。這種天氣,家裡如果有裝冷氣的話一定很好睡,可能上班上學會遲到也不一定呢!

  「小飛~~起床啦!你以為你現在在美國嗎?」一口操著美式中文的年輕女聲大呼小叫,幾乎要把整間屋子給翻了。

  「幹嘛這麼早叫我!嗯?妳怎麼會在這裡~~」被喚做小飛的男生也不甘示弱的大吼,仔細一看,他不是劉飛舞嗎?

  「早?趕快去上學啦!」年約二十五的女子雙手插腰,穿著低胸背心迷你裙,身材非常火辣。

  劉飛舞不再爭辯,俐落的的翻身下床,大搖大擺的走進浴室梳洗,嘴裡還不忘記繼續開口:「唷,有人忽然跑到別人家裡,一定是有不好的事!」

  「你說什麼...」就在這個時候,火辣正妹正要回嘴,便被一種類似摩托車的聲音吸引,三歩併兩步的跑到家門口,熟稔的打開牆壁上的精緻木盒;取出好幾封厚厚的信件就迫不及待的撕開查看,然後又是一陣驚天動地!

  「哇~,好辣喔!嘖嘖嘖,你看到不流鼻血才有鬼,你就從裡頭揀一個來交往吧!」信封裡滿滿都是年輕女孩的內衣照,泳裝照,甚至還有不露點全裸照。

聽到她的驚呼聲,已經梳洗好的劉飛舞快步從裡面走出來。

  「喂,不要在門口大呼小叫啦,妳懂不懂得禮貌啊?」然後他發現到火辣正妹是為了什麼事興奮。

  「我說的有錯嗎?我就不相信這些女生只是單純想來我們店裡工作,大部分都是為了你!」火辣正妹說得理直氣壯。

  劉飛舞從火辣正妹手中拿過印有自己名字的一疊信件,把照片裝入信封裡面,疊整齊後走進客廳,將信件放在茶几下的抽屜。

  「那又怎麼樣,我又不喜歡她們。」沉默了一下子,他突然迸出這句話。

  「你該不會是GAY吧?你怎麼都沒有男人的需求?」火辣正妹也進來了客廳,大方的坐在沙發。

  劉飛舞裝作聽不見,拿著書包和鑰匙往客廳的電梯走進去。

  「真不明白這小子在想什麼,我說的有錯嗎?」火辣正妹把玩著自己的長髮,不服氣的嘀咕著。

  而這時候,劉飛舞已經把車子開出去了。

  這個火辣正妹和劉飛舞是何等關係呢?

  本來是一個美好的早晨,居然收到這種東西,有夠倒楣的!

  就在劉飛舞這麼想的時候,他已經踩下煞車,將車子停在路邊,視線停在前方不遠的一個人身上。

  是楊樂多,她手上拿著他送的<圖像的思考藝術>。

  牛仔裙加帆布鞋的裝扮讓她格外可愛,一雙大眼總是神采奕奕的,似乎沒有什麼煩惱能干擾她,讓人看了很舒服,劉飛舞的目光不自覺被她吸引,想看看她在等什麼。

  她耳上掛著耳機,身體隨著音樂擺動,像一隻快樂的美人魚。

  劉飛舞被這樣的畫面吸引住,忘了時間的存在,也忘了趕著去上學。

  本來想靠過去捉弄她一下,但想想還是算了,偶爾這樣遠遠的看她也不錯。

  沒多久,公車來了;楊樂多蹦蹦跳跳的走上去,並不知道劉飛舞遠遠看著她。但是劉飛舞發動車子的時候,從後照鏡看到一個戴粗框眼鏡騎腳踏車的男生,他好像也在注意楊樂多?

  到了學校,一群同學聚在一塊,班上的氣氛比平常更為熱鬧。

  「楊樂多,妳很勇敢喔!竟然敢登這樣的廣告。」一個四眼田雞胖同學舉起大拇指稱讚楊樂多。

  「啊?」但她似乎還在狀況外,一時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既然她都登那樣的廣告了,我們就來報名吧!」那群熱烈討論的同學有人顯得很高興。

  「好啊好啊,我也要!」另一個矮個男也跟著起鬨。

  這時劉飛舞壓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向那群八卦的同學走過去,向四眼田雞提出疑問:「你們在說什麼?」

  四眼田雞瞄了楊樂多一眼,發現她正看著他們,於是小聲的跟劉飛舞說悄悄話。

  「有這種事?太不可思議了吧!」劉飛舞聽了驚訝的感覺全寫在臉上。

  「是啊,我也要報名囉,我可以把她的部落格位址給你,不過你不是宅男不可以跟我們搶喔!」四眼田雞開心的扭著大屁股回自己的位子坐著。

  劉飛舞想要向楊樂多問個明白,但無情的鐘聲阻止了他的行為。

  感覺一整天的時間,楊樂多都在躲著他...

  她總是和張君芳在一起,他根本沒機會和她單獨說話,和她擦身而過,她也都避開和他的眼神接觸。

  無所謂!他告訴自己,反正他也很少和她說話,自己和那些男生不一樣,不會刻意接近她;順其自然才是最好的。

  「喂,小木,走吧!」放學時間,同學們才剛開始收拾東西,劉飛舞和小木已經搶先一步要下課,一切準備就緒。

  「希望今天店裡沒有人喝的爛醉。」小木矮劉飛舞半個頭,要交談總是要微微抬起頭。

  「酒精已經調得很淡了還喝醉,你看不出她們是故意的嗎?而且本來店裡就規定服務生不用喝酒。」

  「要不然你從中選一個比較喜歡的,你再不交女朋友,人家以為我們是同志怎麼辦?我還想娶老婆呢,你可不要害我。」

  「我不可能喜歡她們的。」

  「為什麼啊?」坐上車子,小木歪斜著頭問他。

  「以後你就知道!」

  「啊~」

  不等小木繫好安全帶,劉飛舞迅速的踩了油門,狂飆而去。

 

  過了幾天,劉飛舞又遇見楊樂多,她穿著不一樣顏色的牛仔裙;不過很閒適的樣子沒變,他想把車開過去問她要不要搭便車,但想想還是算了,他可不想寵壞她。

  楊樂多注視著前方來來往往的車子,並沒有注意到藍色國產車的存在,他透過玻璃窗肆無忌憚欣賞她的側面輪廓。

  看著楊樂多可愛的側臉心情竟然不知不覺變得愉快,難怪大家都叫他趕快談戀愛!

  公車無聲無息的將楊樂多載走揚長而去。劉飛舞熱一下車,準備等一下發動,就在這個時候,他眼睛餘光瞄到一個影子...

  是上次那個粗框眼鏡男,他今天騎腳踏車經過劉飛舞的車子,又是剛好這個時間。

  不會錯的,這男的在注意楊樂多,劉飛舞決定繼續觀察下去,看看他在打什麼主意。

  劉飛舞覺得他有點面熟,如果沒記錯的話,他應該是他們學校的。

  現在,劉飛舞在學校不再理會楊樂多,他決定像往常一樣過自己的生活。

  還是不要打草驚蛇的好,如果楊樂多和眼鏡男是男女朋友,他也沒必要去打擾人家吧?

    錯過楊樂多,還有別的女人在等他。上課的時候,劉飛舞的心裡這樣告訴自己。

  或許就是這種心態讓他到現在都沒有女朋友。

   就在這一秒,忽然一陣尖銳,分不出是男是女的聲音飄進他敏捷的耳朵裡。

   「劉飛舞!劉飛舞班長!」怎麼有人在叫他呢?抬頭一看,原來是相撲老師在叫自己的名字。管他的,反正他總有辦法化解難題。

「有!」

「這題微積分你來解!」

他遲疑了一下,這個相撲老師是哪裡不對勁,平常時都是叫女生解,怎麼今天會叫他這個男生解微積分?

「不會嗎?」相撲老師帶著責問又疑惑的眼神看他,好像擺明著認定劉飛舞不會解。

劉飛舞一語不發,默默的走到講台上拿起粉筆做題目。

「已經教過很多次了,再不會就是不認真,就等著暑假再相見!」相撲老師笑得很淫蕩,猙獰的五官像男版的女巫。

「寫好了。」劉飛舞拍拍雙手便回到自己的座位。

「唷!你還真的會耶。」相撲老師對著劉飛舞作出曖昧的表情,楊樂多裝了一個嘔吐狀,又看了一眼劉飛舞。

劉飛舞也正在看她,兩人四目相交,楊樂多臉一紅別過頭去。

相撲老師走到台上,盯著題目幾秒鐘,大家都很緊張,不知道自己做的對不對。

終於,相撲老師看著劉飛舞搖搖頭加嘆氣,帶著幾分歉疚的口氣對他說:「唉,我想我們還是無緣,劉飛舞;我們暑假無緣相見了!」

寫對的同學聽了,鬆了一口氣,這代表黑板上的題目具有指標性

他是在感嘆拿不到重修費嗎?愛錢的老師!劉飛舞心裡這麼想著。

飛舞,太好了!你可以省下一筆錢啦!小木雀躍的對劉飛舞喊話。

可是坐小木旁邊的楊樂多卻是愁眉苦臉。

劉飛舞明白她可能不會解題。

   很快的一天又過去了...

  在某天下著綿綿細雨的早晨,劉飛舞像往常一樣將車子停在路旁,想要看看那個粗框眼鏡男會不會再出現。楊樂多默默的等待公車,穿著牛仔七分褲,表情有些困惑不知在想什麼。

  這一次,劉飛舞看見眼鏡男鼓起勇氣站在她旁邊,模樣害羞,好像在思考比較合適的詞彙來當開場白。

  他的視線一直停在她的長髮上,卻始終提不起勇氣開口。緊張得不知如何是好時,楊樂多突然轉過頭來,與眼鏡男四目相交。

  「請問...你也是綠洲大學的學生嗎?」劉飛舞把車窗開了小縫隙,仔細聽還是可以聽清楚他們的對話。

  眼鏡男沒有回答,不知在發什麼呆。

  「你怎麼都不說話啊?這樣很沒禮貌耶!」楊樂多輕皺眉頭。

  「啊啊,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妳在跟我講話。」突然和楊樂多面對面,眼鏡男一張臉紅得像熟透的番茄。

  「這裡只有你和我,難不成你以為大白天會有阿飄出現?」

  「不是不是,我只是.....」居然連講話也結巴起來?劉飛舞感覺自己快笑倒。

  「算了,我想你也不是吧,來這裡一個月了也沒看過你。」

  「不...我,我是室內設計系的,一年級。」

  「是嗎?」楊樂多聽了他的回答,不知為什麼竟笑得很開懷,笑彎的眼睛像天上的彎月很可愛,眼鏡男看傻了,視線定住無法移開。

    公車這次似乎比平常時還要早到,楊樂多趕緊上車回頭問眼鏡男說:「嗯?你怎麼不上來呢?」

眼鏡男呆呆的站在原地看著她說不出話。

「你這個人很奇怪耶!講話支支吾吾的。」

這個時候他才回過神來,手指一指遠方的一台腳踏車。 

「嗯,我是騎腳踏車來的,不方便坐公車。」

「啊,是這樣子哦。那希望我們在學校能夠再見囉!」

公車噴著白白的煙,揚長而去,眼鏡男下意識頂一頂自己的黑框眼鏡,才發現自己忘了戴眼鏡。他待在原地傻傻的笑,接著騎上他那台綠色捷安特腳踏車。

坐在車裡的劉飛舞心理酸酸的,剛剛的楊樂多燦爛的笑容是他未曾見過的,她好像沒在他面前這樣笑過!

 

「喂!你這幾天怎麼看起來不太一樣?」凌晨三點,店裡打烊的時候,小木和劉飛舞一起收拾。

「有嗎?哪裡不一樣?」

「有!你以前都會和店裡的美眉聊天,現在都不會了!」

小木說的好像也有道理,自從遇見楊樂多以後,他好像就一直在想關於她的事,想要進一步了解她!

「飛舞你知道嗎?」小木突然裝得神秘兮兮的。

「嗯,什麼事?」

小木的表情好像塔羅牌老師,笑容神秘,一副什麼事都逃不過他手掌心的模樣,一隻手放在吧檯桌上敲啊敲。

「你還沒看過那一則廣告吧。」

「什麼廣告?」他工作學業兩頭忙,常常忘記一些事。

「就是楊樂多啊,她在她的部落格公開說要徵求宅男男友耶!」

「我想起來了,阿胖他們那天有在討論,但是我一直沒去看看。」劉飛舞勤快的洗著酒杯。

「何必去看?你又不是宅男,搞不好報名她還不受理呢!」小木拿著乾淨的布將音響配備擦拭一遍。

「我又沒有要報名,總不可能為了這個把自己弄成宅男吧。」劉飛舞嘟著嘴,不知在不滿什麼。

「那很難說喔!有時候你自己覺得不可能的事,到後來你會發現你已經在做了。」小木說得很肯定。

「別說的那麼恐怖好不好?她怎麼會喜歡宅男,依我看一定有隱情!」劉飛舞洗好酒杯,整個人累得趴在吧檯桌睡著了。

小木自討沒趣,包包一揹,慢條斯里的從後門走出去,輕輕的把門鎖上。

他知道劉飛舞睡飽會自己醒來。

只是沒幾天的光景,楊樂多徵宅男男友的廣告已經鬧得沸沸揚揚了,好多沒有女友的男生都跑去報名。

雖然劉飛舞沒有女友,但是他用不著報名。他承認他對楊樂多在乎,但是要他改變自己,辦不到!

 

「喂!」小木拍了劉飛舞一下。

「我得到第一手消息了喔!」瞧小木得意洋洋的,也不知是什麼新發現讓他這麼開心。

「是關於楊樂多嗎?」劉飛舞馬上猜到原因。

「跟我來吧!」

小木帶著劉飛舞到電腦教室開了一台液晶螢幕,點選、點選,進入了一個部落格頁面,格主的暱稱叫做"俠女"。那個廣告是這樣子寫的:

"俠女我要徵求宅男男友,只要你夠宅!夠俗!歡迎來報名!"

  「這小丫頭刊這什麼廣告啊?放棄自己的人生嗎?」

然後,小木再點選點選,一張照片呈現在他們眼前。

劉飛舞拉出椅子坐下來細看。

「你好像蠻有興趣的嘛!」

「她的照片很可愛啊!可惡,為什麼有些照片是鎖著的?」劉飛舞居然認真起來了。

「你想破解嗎?」

「我有空的話。」

「你想不想知道她的事?」小木突然用低沉的聲音說話,劉飛舞一臉狐疑的看著他。

「你不知道她為什麼轉學對不對?」

「好啦,快說,別賣關子了。」劉飛舞顯得不耐煩,催促著小木。

「我可是有去查她的資料喔。她以前是慈音大學美術系的,是一年級的模範生耶,跟同學也處的很好,但是今年竟然無緣無故轉學。」

「確實很奇怪,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她為什麼要宅男當她男友?」劉飛舞向來只看現在,他不喜歡深入追究別人的過去。

   「你說的也對啦,我從別人那裡聽到一個傳言!」阿輝的話打斷了他的思緒。

劉飛舞精神集中聽著小木說話。

「我不知道是真還是假,她高中的同學也讀這裡;前不久才跟人家說楊樂多曾經受到感情很重的打擊,而且對方還是個很帥的傢伙...你想她是不是因為這樣子,才轉性喜歡宅男?」

「她眞的會喜歡宅男嗎?真令人懷疑呢!」劉飛舞非常不看好那些報名的宅男。

「就是啊,搞不好只是被楊樂多當作測試魅力的工具呢!」

「不要亂說話!」劉飛舞打了小木的背一拳。

「哦好痛!」

創作者介紹

熊兒綺思異想

cm2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