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揉了幾下眼睛,打了呵欠伸了懶腰,眼神迷迷茫茫的看著我,通常這時候就是放學時間到了,奇羅向來能夠準時無誤的起來。

  「你醒了啊?」

  「嗯......

  看來他還沒完全醒來呀,不管了,我只想快點逃離這臉皮有如城牆般厚的男子,我以生平最快的速度收拾書包,連奇羅的份也一塊打包,然後沒命似的拉著他的手往外跑。

  「咦?@_@妳今天好像比較快。」

  「有嗎?」

  「而且妳旁邊多了一個人。」

  奇羅睡覺歸睡覺,反應還是挺靈敏的嘛!我還以為他什麼也沒注意到,不愧是籃球隊的主將。他應該沒聽到我和宙斯的對話,是這樣沒錯吧?

  「嗯,你今天也要去咖啡店打工?」

  我企圖轉開話題,不讓他繼續問下去,最好他和宙斯一輩子都沒有交集。

  「六點就要上班-_-~」

  「啊啊?那你不就要直接穿著制服過去?明天還要早起上學,又要練習校際比賽,你這樣身體受得了嗎?T_T

  我心疼的看著奇囉,他是把自己當成超人嗎?為什麼要把自己搞得這麼累?

  「沒關係啦,我習慣了。」

  他的表情很平常,好像很久以前他就是這樣過日子,在還沒認識我的時候。雖然我們讀的是貴族學校,但並非每個人都是貴族出身,奇羅就是其中之一,聽說他是籃球打得好,才被校長挖角來讀;學費是全額補助。所以我不太明白為什麼他還要如此辛苦,是生活有問題嗎?

  「你打工一天多少錢啊?」

  「一小時80元。」

  「什麼?~這麼少?那你一天賺不到五百,一個月也不到一萬,買個包包都不夠耶!@_@」

  「妳小聲一點啦,妳以為每個人都像妳一樣,把名牌包當書包用?很多女生是省吃儉用好幾個月才買到心目中的包包。」

  不知為何,奇羅說這話的時候,我忽然有我和他是不同世界的人的錯覺。我向來不必為錢煩惱,我有爸爸給我的副卡,我的戶頭每個月會固定進帳,我要常常跑趴,煩惱穿什麼衣服才不會和人撞衫;我的煩惱和別人不一樣,我是個不折不扣的千金小姐,我父親是太雅精品集團的總裁。但是我的心裡總有一個空洞,不知要怎麼填才能夠填滿?

  「你是說你們經理?」

  「為什麼提到她?」

  「不然你還認識哪個女生?」

  「…-_-

  「你缺錢我可以先借你啊,為什麼不跟我說?」

  「我想靠自己的雙手。」

  他好像不太高興,不喜歡向人借錢嗎?也對啦,好像從來沒見他向誰借錢,無論他手頭怎麼緊。

 

  「我先走了。」

  似乎想掩飾自己的情緒,奇羅匆匆的要離開,比平常時要早了許多;我們不知不覺已經走到校門口,他在我的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趕著往咖啡店的方向跑去。

  「路上小心哦!^_^

  「嗯!」

  我向他揮舞著小手,直到他身影變成小黑點為止。

  怎麼會這樣啊,相處的時間好少哦,平常他總是累得癱在桌上,現在又要去打工。這樣一來,他們球隊經理不是比我有更多時間和他在一起?不行,我一定要想辦法,我是他女朋友耶!

  剛剛我看到奇羅的眼神有一絲絲的受傷,我是不是也該來打工體驗他的辛勞呀?但是我爸一定不准,他說那是浪費時間,畢業後他會傳授我賺錢如水的方法。

  「好一對兩小無猜呀~」

  這聲音不是...?真是陰魂不散啊,才轉來第一天就這麼纏,往後的日子可想而知。

  「-_-你還沒回家?」

  「不要看到我就這種表情好不好?起碼我也長得人模人樣,一雙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

  「剛才你都看到了?」

  「沒錯!」

  「那最好,不要打擾我們。=_=」

  「不要。」

  「你不覺得我很愛他嗎?」

  「那又怎麼樣?妳只是一時被他迷惑,你們只不過是男女朋友而已。我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裝做不知道你們的事,就是不要太認真,不准接吻、不准上床,要不然讓岳父知道就不太好了。」

  宙斯收起了吊兒郎噹的樣子,臉上的表情不太好看,他是認真的?這下麻煩了,我的心又開始隱隱作痛,而這種痛,卻又那麼熟悉又那麼遙遠。

  爸爸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你不要一付你是我的誰的口氣好不好?一切都是你在說,你有證據嗎?證明你是我的未婚夫。而且就算是真的,我也可以毀婚。」

  沒有辦法看著他講話,為什麼說這些話會讓我這麼吃力?呼吸彷彿要停止了,每次面對他,我都有身體不是自己的錯覺,他的樣子清秀又帥氣,實在不像一個瘋子,假設今天我沒有男朋友,說不定我會相信他是我的未婚夫吧!

  「不可以=︿=,要是這麼做岳父會很傷心。」

  他微皺眉,一付很無辜的樣子,他有沒有搞清楚狀況?委屈的人是我耶,但不知道的人一定以為是我和他有婚約卻拋棄他,走過我們身旁的人都會回頭看好幾遍,然後交頭接耳不知道在說些什麼;這一切都是拜他所賜,明天不知又要被傳成什麼樣子了,只希望不要傳到奇羅那裡去。

  對了,奇羅...會不會是?

  「不要再演戲了,你這個做作男-O!

  「啊?O_O」

  「我可以不追究是誰給你好處,叫你來挑撥我和奇羅的感情,我希望你到此為止!」

  因為生氣,我講話變得大聲,有一些正要回家的人因此跑過來。

  「妳還是不相信我?認為我在演戲?」

  「難道不是嗎?」

  我應該看著他,然後理直氣壯的對他說,但是我卻心虛的轉過頭不敢看他的眼神,我到底是在做什麼?

  「我沒有騙妳,妳真的是我心愛的未婚妻,這輩子除了妳我誰也不要>︿<,

請妳把我放在妳心裡,就算只是小角落也好...

  他走到我面前,用十分懇切的眼神盯著我瞧,這種眼神,我在奇羅眼中也見過,難道他真的不是在演戲,他真的是我未婚夫?老天爺啊,請你告訴我該怎麼辦?

  「好感人的告白哦,這樣的男生不多了。」

  「我也好想有帥哥這樣對我~」

  「妳別作夢了。」

  似乎是一年級的學妹,她們圍過來直勾勾的看著宙斯,亮亮的眼睛裡寫滿了崇拜。

  「學姊,接受他啦,妳看他這麼可憐>_<。」

  不知什麼時候,一個多事,留著俏麗短髮的學妹湊到我身旁。

  「我有男朋友了-_-!

  「好可惜呀,這麼好的男生,妳為什麼不會想說是你家人訂的婚約?他的樣子不像在說謊。」

  「求求妳不要再說了,我已經夠煩了>O<!」

  我摀住耳朵,胡亂的搖了搖頭,只希望今天的事從沒發生。

  好想逃離這裏呀!

  就在這個時候,救星來了,校門口停了一量熟悉的轎車;是翹鬍子叔叔,我們家的司機,YA^_^!幸好我夠瘦,才能夠在圍觀的人群之中東擠西擠,擠出一條路,然後頭也不回的坐上車子,看著他們錯愕的表情。至於宙斯,我以為他會追過來,但他竟反常的楞在那裡,呆呆的看著我,任由那群女孩子在他身旁吱吱喳喳。

  「小姐跑得很喘呀,是不是發生什麼事?」

  司機叔叔是一個五十出頭,有著慈祥笑容的中年人,他從年輕的時候就跟著我爸爸了,所以我小時候也都是讓他接送,他就像是我另一個爸爸。

  「沒事,遇到奇怪的人。」

  「這樣啊?我還以為是有人對小姐窮追不捨,嚇到小姐您了^O^!」

  「沒有的事,叔叔你別亂講T///T!

  「哈哈哈,都臉紅還說沒有。今天小姐怎麼沒和奇羅少爺在一塊?」

  「他今天要打工。」

  翹鬍子叔叔開車很溫和,不像我爸,像在趕什麼似的,鑽來鑽去,我還記得八歲那一年被他嚇哭,心臟都差點停止;所以除非萬不得已,我絕對不坐爸開的車。

  「好一個上進的孩子呀。」

  「真的,o_o叔叔你真的這麼想?」

  「當然是真的呀,叔叔什麼時候騙過妳?」

  好開心啊,原來奇羅在長輩心目中是這麼好的孩子。不過我爸爸可不這麼想,他說我必須和家世背景顯赫的人交往,所以我和奇羅的事一直是我和叔叔之間的秘密。

  「對了,老爺下禮拜就要回國,他會帶禮物給妳哦~」

  聽到爸爸要回來,我的心居然會沉重的像塊石頭,不是我討厭他,而是我必須偷偷的和奇羅見面,這樣子的感情說實在有點累,可是我從沒想過要放棄;也許我可以說服爸爸,但現在不是時候。

  奇羅並不知道我爸爸是這麼勢利眼的人。

  「哦,這樣子啊,我記得他好像是去英國賭城。」

  「聽說贏了不少錢^o^!

  有錢人總喜歡去找些樂子,我爸也不例外。有錢很好,但是我不喜歡我爸那不可一世的樣子。

  「剛才站在校門口的男孩子很俊秀呀,他在喜歡小姐?」

  「才沒有耶!>︿<...

  很快的,車子開到家門口,大門旁的侍衛過來幫我開門,真奇怪呀,在今天之前這都是再自然不過的事,為什麼在遇到宙斯之後;我感覺這一切都是那麼不真實,好像這些不是我應有的禮遇。

  「小姐您回來了?我做了您最喜歡的南瓜派喲!」

  我們家請了很多家管,所以食衣住行都有人打點,這樣的生活是人人羨慕的,但是我卻覺得我是關在華麗鳥籠裡的鳥兒,一旦飛離這座牢籠便沒有生存的能力。

  「我累了,等一下再吃。」

  回到自己的房間,我連制服也沒換就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然後我做了一個夢...

  夢境很真實,我的一切都不見了,原來我的漂亮衣裳,我住的豪宅都是南瓜變來的。夢中的爸爸嚴厲的指責我,都是我執意要和奇羅在一起才會發生這樣的事,接著爸爸被一個惡魔抓走!

  「啊~不要呀!>o<」

  呼~還好只是夢,還好...

  房間的擺飾,娃娃原封不動靜靜的看著我,而我卻被夢境嚇得一身冷汗,洗個澡再打電話給雪衣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m2234 的頭像
cm2234

熊兒綺思異想

cm223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