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傻傻的倒退幾步,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事實,雙手微微顫抖;身體反射性的就是想逃往大門。
  「莉莉亞,莉莉亞!」
  非常不幸的,這大聲呼喊的聲音並不是奇羅,是另有其人;奇羅剛才就走到裡面去找位置,此刻他聽到那個呼喚我的聲音也望向我這邊來,他的表情應該和我差不了多少。@o@
  怎麼會這樣子呢?一切都脫離我的掌控了!
  「莉莉亞,我們真是太有緣了,^_^居然在這裡也會碰到妳,一個人還是和朋友來?」
  是啊!居然會在這碰到你,-_-這到底是有緣還是孽緣?為什麼你會這裡啊?雪衣呢?你怎麼沒有和雪衣在LUDKY TEA?
  當然這些疑問我只能藏在心裡。
  宙斯穿著一身便服,和制服的風格截然不同,沒有變的是臉上的笑容。他匆促拿著電吉他跳下台攔住我,一付不讓我走的樣子看了就生氣,所以我對他的口氣也差了些。
  「你怎麼會在這裡?-_-」
  「我?我在這裡唱歌賺錢啊!這裡的老闆人很好。」
  「我不是說這個。」
  他是真的不知道我在說什麼還是假不知道?要不是他長得很有特色,我還可能以為他和學校那一個是不同的人。
  「我們走吧,不要待在這了!」
  幸好奇羅及時出現要帶我走,不然我真不知要如何應付才好。我巴不得趕快離開,時間拖越久越是容易露餡,到時真的有理也說不清了。
  「等一下。奇羅,你在怕什麼啊!=_=」
   我第一次看見宙斯收起笑容這樣正色對著奇羅,老天啊!千萬別有什麼事情發生。>"<希望他們別在大庭廣眾面前打架,拜託,阿們!
「你說我怕?我只是不想看見你。」
「喔,那你一個人走就好,幹嘛拉著莉莉亞?她又沒有說不想看見我。」
「那是她比較客氣,你難道不會察言觀色?-_-^」
   聽他這麼說,宙斯滿心期待的看著我,就像一個小孩想得到糖吃的表情。他想從我口中得到什麼?而我又應該說些什麼才好?我又要像今天在學校那樣子傷害他?奇羅想必也是希望我跟他走吧,不要在乎宙斯的想法。我好像是夾心餅乾,怎麼做都不對。
   真想什麼也不做,讓別人去決定我現在該怎麼辦才好。
   「有啊,我看到了,莉莉亞好像很為難;不想跟你走,但是又不知怎麼拒絕你,我說得沒錯吧?」
  又來了!-_-宙斯這種自以為是的自戀毛病又犯了!我會為難可是因為你耶,你有事沒事幹嘛剛好出現在這裡?沒辦法,面對你這種人,我還是乾脆一點比較好,免得你以為自己還有希望。就算你真的是我爸承認的未婚夫又怎麼樣?我現在喜歡的是站在我身邊的奇羅,而不是在我面前的你;對不起。
   「好吧,我們走!」
  這句話是我說的。我拉著奇羅的手,拉開步伐走向大門。
  我不用回頭看也大概知道宙斯現在是什麼表情。唉!感覺好像是做了壞事的人,心裡良知的部份在默默譴責我,好想知道雪衣為什麼沒和宙斯在一起,這件事太奇怪了。
  「莉莉亞,妳不是說要和我當好同學嗎?我想要唱首歌給妳聽,妳留下來幾分鐘,幾分鐘就好;這個要求不過分吧?不會耽誤妳太久時間。」
  本來緊握奇羅的手不知不覺變鬆了。這代表?我還不夠堅定?我看看奇羅,想裝作聽不見宙斯的話再次握緊的時候,奇羅卻開口了。
  「聽聽看吧!我想知道這傢伙要唱什麼。」
  「算你有種!」
  宙斯挑眉,一貫的嘴角輕輕上揚,單手抄起電吉他跳到舞台上,他看看我,再看看台下目不轉睛盯著他的觀眾;然後他的笑容不見了。
  「真的很抱歉啊,在這裡唱自己寫的拙作。可是她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一個女孩,非常謝謝大家給我這個舞台發揮,謝謝你們~~!」
  託他這句話的福,我成為注目焦點;大家紛紛轉過來看我長什麼樣子,然後彼此在那邊品頭論足。這種感覺很不好,是他自己要纏著我,又不是我叫他唱歌給我聽,幹嘛那種眼光啊?
  在他最後大聲的感謝之後,吉他悅耳的前奏於焉展開,我終於明白為什麼這裡會聚集這麼多人了,嗯!就是這麼一回事。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一個人,在窗前 想著妳的模樣
  一顆心,在等著 千年戀人的相逢
  呼~ 寂寞與我作伴
  尋尋覓覓找到了妳 妳卻愛著他 哦~~
  要到什麼時候妳才會懂?
  多希望妳能看我一眼 一眼就好
  我要的不過如此簡單 簡簡單單
  卻好像永遠盼不到 也到不了
  我天天天天懷抱妳的笑
    我夜夜夜夜描繪我們的夢境
  愛妳 最美麗的病
  
  一直到了這一刻 我還是傻傻的等
  等著 等著~
  妳的心重新記憶了我
  擁抱我。"
  
  抒情的主旋律搭配輕搖滾的編曲,完全不突凸反而相輔相成;雖然歌詞稍嫌生澀,可是...那是他自己寫的呀?我總覺得這首歌還沒寫完,才一分鐘左右的長度。沒有寫完是沒有靈感還是他在隱藏什麼?這首demo似乎在告訴我一些事情卻沒有說完。
  宙斯唱完後輕輕的放下吉他,蠶絲線般的柔細目光投向我這邊來,伸出他的左手。這個動作是什麼意思?要我接受他?
  下意識的輕撫了自己的臉,指尖觸及的全是晶瑩的淚水,我哭了?為了他?抑或是為了情感真摯的歌曲?第一次,奇羅的眼神透露出這麼多的不安,欲言又止的樣子是我前所未見的,也是第一次我猶豫了;沒有馬上抓著奇羅衝出去,我應該也必須這麼做的不是嗎?
  「接受他,接受他!」
  「說不定他真的等了妳一千年哦!」
  店裡多事的客人無端在那邊瞎起鬨,而宙斯的左手絲毫沒有伸回去的意思,依然伸在半空,等著我。
  如果我去牽他的手,那就代表奇羅被我背叛、遺棄。宙斯不明白我對奇羅的感情,是那種寧願他拋棄我,也不要我傷害他的類型。
  「對不起!」
  我不知道我這句話是對誰說的,只知道我說完這三個字後就衝出去這家我不知名字的店,而且我沒有拉著奇羅,沒有!

  跑到大街上像一個女瘋子瘋狂揮舞著雙手招攬計程車,這才躲過他們兩人的追逐。
  「小姐,妳是在逃亡喔?跑的這麼喘。」
  「才不是耶!唉,不過也差不多了。」
  「要去哪兒啊?」
  司機先生頂著一頭雷鬼頭,車上放的也不知是那一國的歌曲,他的身體還隨著音樂搖擺,年紀看來也不過三十出頭就滿嘴檳榔;不過幸好不是色老頭,這點讓我放心多了。
  「第二高級住宅區!-_-」
  一路上這個雷鬼頭大哥不斷的跟我聊天,剛剛想哭的情緒都不知飛哪兒去了,我很少坐計程車,這還是第一次坐的這麼輕鬆。
  「到了到了~~」
  下車的時候,他還先下來幫我開門,哈哈~服務會不會太週到一點?
  「妳是有錢人家的小姐對不對?」
  「嗯!o_o你怎麼知道?」
  想綁架嗎?為什麼這樣問?我竟然還乖乖的承認。
  「我載過的客人多得幾條馬路也排不完,怎麼看不出來?我只是想叮嚀妳,不要太晚了還一個人在外面,這樣很危險耶!知不知道?這是我的名片,需要我載的話,call一下就到。」
  在我還搞不清楚狀況他就把名片塞給我,我也傻傻的付了錢就下車,一口氣才終於鬆了下來,幸好,沒有要綁我;剛才的擔心是多餘的,呼~!我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m2234 的頭像
cm2234

熊兒綺思異想

cm223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丫頭
  • 你的小說寫得很精彩喔~~
  • 憑著妳這句話,我要繼續寫下去>__<

    cm2234 於 2014/08/21 19: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