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確定要這麼做嗎?Q_Q」

  「當然了,我什麼時候做事扭扭捏捏?倒是妳,妳是不是真的喜歡他啊?」

  「廢話,他那麼帥,我巴不得他趕快成為我的男朋友,讓我們班那幫女生羨慕死。>_<」

  「那就對了,妳趕快過去看他在不在,奇羅還在等我,祝妳好運!記住一定要發揮妳女性最有利的武器:溫柔!我走了啊!」

  考試完後我就迫不及待把雪衣拉到廁所外面的角落,跟她說明我約宙斯出來全都是為了她,沒想到她竟感動得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真是敗給她了!還說什麼她若是能和宙斯交往,我對她就有如再造之恩

  我的計畫是讓雪衣去和宙斯見面,一開始宙斯沒看到我一定會失望,接著雪衣就可以趁機安慰他,讓他覺得雪衣真是個善解人易的女孩(雖然實際上不是如此),漸漸的兩個人就在一起了!^_^

  雪衣還誇我聰明呢!她說這樣一來簡直是兩全其美。

  太好了,這下終於可以和奇羅兩個人獨處啦!^o^

  奇羅在教室正門那邊慵懶的靠著牆壁,江炫(奇羅的隊友)站在他旁邊不知在滴咕什麼,翹得高高的火雞頭像是用了整瓶髮膠朔造的,嘴裡嚼著口香糖卻跟吃檳榔的動作沒兩樣,他該不會又是來找雪衣抬槓的吧?可惜他父母把他生得還算好看的,但是淨學些壞的,也不多跟奇羅學學。

  以前他幾乎每節下課就跑來找奇羅哈啦,我還以為他是個同性戀,要奇羅多多提防他,後來才知道他是來看雪衣,只可惜郎有情妹無意;每次都被雪衣冷落,要不就是和雪衣吵架,他根本不知道如何討女孩子歡心,不要惹人家生氣就謝天謝地了。

  「什麼時候多了一個電燈泡啊?@_@奇羅,不是只有我們兩個嗎?」

  「他...」

  等不及奇羅開口,江炫這個大嘴巴就搶先一歩說話:「妳說我是電燈泡?我可沒說要和你們一起走啊!自大狂,有情人就了不起啊?-a-明天我就交個正妹給妳看。」

  超級大嗓門!不用擴音器就達到全校聽到的目的,他還得意的搖搖擺擺靠過來,不可一世的樣子!

  「好啊,-_-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奇羅,我們走!」

  我快快的拉著奇羅的手,遠離這痞子。

  「喂~等等我呀!」

  「你不是說沒有要和我們一起走嗎?你還跟來做什麼?去去去,去找你的正妹!」

  「我要和奇羅討論球賽的事啦!」

  「是真的嗎?o_o」我用手戳了奇羅的肩膀幾下。

  一直不說話的木頭人奇羅看看我,再看看江炫,終於開他的金口:「球賽的事明天再討論就好了啊。」

  「你說什麼?>A<到底是女朋友重要還是球賽重要啊?別忘了這次的對手是北聯高耶!居然還有心情跟莉莉亞逍遙去,別忘了我們只剩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耶~」

  「對我來說兩個都重要,今天回家先想想策略明天再拿出來研究不就得了?瞧你緊張兮兮的=o=,一個月就夠了好不好?」

  奇羅沒好氣的搭著我的肩,遠離這嘮叨的男子,臨走之前江炫又叫住我。

  「莉莉亞!」

  「又有什麼事啊?-_-」

  「怎麼沒有看見妳家那隻小麻雀?」

  「她喔,去和她的王子約會了。」

  「怎麼可能>_<~~!別的女生我還相信,她?她身邊的男生會有多好?妳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笑。」

  「難怪雪衣這麼討厭你,誰跟你講笑話了?啊?你意思是雪衣很差沒人喜歡囉?我明天就跟她說,看她怎麼對付你。」

  「妳妳妳妳........>A<」

  江炫被我氣得說不出話來,手直指著我。

  「好了你們不要像小孩一樣在大家面前吵架啦。=_=^」

  「誰像小孩子了?」這句話是我和江炫同時喊出來的。

  「你們就不能好好相處嗎?」奇羅像個大人般訓誡我們。

  「誰叫他惹我生氣?我就是看不慣他總是用這種態度對雪衣。」

  「我對雪衣怎麼了啊?@口@」

  「你自己最清楚,去找你的正妹吧!記得來找奇羅順便帶過來哦,我們先走了,Bye Bye!」

  「好啊,誰怕誰?-o-我明天就帶過來,看妳還有什麼話說?」

  「要是你能帶來並且證明那個女孩要和你交往,我就請你吃大餐!」

  我恨不得馬上消失在他的視線範圍內,拉著奇羅的衣角衝到校門口。嗚嗚,我的耳朵呀,終於可以落個清靜了。」

  「YA~我有大餐可以吃了>_<!」

  不過我還是聽到了他在原地得意洋洋,果然是個大聲公。

 

 霜淇淋店

  「妳今天不讓妳們家司機載?」

  「是啊,老是讓他載,好像被監視似的,你就像往常一樣送我到家門口嘛!^__^你知道嗎?今天是你第一次沒有為了比賽忽略我,我真的好高興喔,這個霜淇淋我請。」

  「不要,我請妳。」

  奇羅又開始展現出他大男人的一面,不過我喜歡!

  「好啊你請就請,讓我吃吃看你的口味。」

  他的是綜合口味的,看起來鮮艷欲滴,好想舔一口哦!我在他吃一半的霜淇淋吃了幾口,他也吃我的草莓口味。我們常常這樣子玩,就算對方感冒也不怕被傳染,身上穿著制服也不在乎別人看見。

  「我問你喔,江炫他真的有女朋友了?o_o」

  「他的話妳也相信?他只是輸不起還在那邊裝神氣,不過打球就不一樣了。啊對了,萬一他明天真的帶女朋友來,妳就要請他吃大餐?」

  「是啊,前提必須是正妹,不可以比雪衣差,不然他就完蛋了!-_-雪衣一定會生氣的。」

  「妳不是說雪衣約會去了?那正好可以擺脫掉江炫啊。」

  「啊?^o^是啊是啊,我的意思是江炫在喜歡雪衣是明眼人都知道的事,如果他因為雪衣對他比較兇而降低標準的話,那豈不代表他是個沒品味的人?更何況雪衣是個完美主義者,以前被她拒絕的男生如果後來和不漂亮的女生交往,她都會氣上好幾天耶!」

  「真搞不懂她的想法。=_=」

  「哈哈!」

  呼!好緊張啊,人果然不能作虧心事,千萬不能讓他知道雪衣今天約會的對象是宙斯,更不能讓他發現這件事是我計劃的啊~~@o@

  「莉莉亞,我今天不用打工,我們去LUCKY TEA坐坐吧。」

  「千萬不可以>o<!」

  奇羅用看稀有動物的表情對我上下左右瞧了一遍,然後摸摸我的頭,弄亂我的頭髮,他很喜歡對我做這個動作。

  「妳怎麼了?o.o不久前妳還說這家的茶很好喝,很特別耶。妳該不會看到什麼東西?」

  「老鼠。」

  「老鼠?老鼠很可愛啊,而且我和妳在一起這些日子從來沒看過妳怕老鼠;還是那隻老鼠不一樣?是隻巨大老鼠?」

  你也未免想像力太豐富了吧?你都不會懷疑我?你真是太可愛了!

  「呃......我想還是不要說好了!^_^我們去別家店還不是一樣?去沒有去過的店家。」

  「該不會是老鼠去舔茶杯吧?=_=」

  「咦?好像是這樣耶,被你猜對了;最近忙準備考試一些事都不太記得,我想我今天應該早點睡覺,免得影響記憶力。」

  嗚T_T~~,可愛的老鼠不好意思把你抹黑了,你要原諒我喔,我也是千萬個不得已呀!

  「那在老闆把茶杯換過之前不能去了!-.,-」

  奇羅好像有些失望,對不起,讓你委屈了T_T,不能讓你看見呀,萬一你和宙斯吵起來怎麼辦?我絕對不允許這種事發生!我會這麼做也是因為想和你安安穩穩走下去,絕對沒有傷害誰的意思。

  奇羅興高采烈牽著我走出霜淇淋店,剛好他的一群隊友向我們迎面而來,上半身穿著紅白相間的球衣,下半身穿著學校西裝褲;身上還微微傳來一陣汗味,很不好聞,奇羅就不會了,他打完球一定會沖個冷水再換上乾淨衣裳。他們大約有五、六個男生吧,個個都長得好高大挺拔,不愧是打籃球出身的。

  「咦,十號的奇羅學長?」

  中間最矮的男生先起頭說話。

  「學長,好好喔和女孩子逛街,難怪今天考試完沒留下來打球,有女朋友真好;我也想要一個。」

  「忌妒死了!>_<」

  左邊數來第二個190公分和最右邊那個古銅肌男生最聒噪,像個小學生,跑過來湊近奇羅,似乎平常就很熟的樣子,奇羅也不排斥他們這樣開玩笑。

  「是很好啊,要不要也交一個?我現在很忙,沒空理你們,Bye Bye!」

  在我還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的時候,他就俐落的帶我穿越過他們,然後頭也不回的繼續往前走,手也越握越緊;好像怕一鬆我就會和他分散似的。

  「啊?~~奇羅學長,不把你的女朋友介紹一下啊?喂~~」

  不遠的後方傳來190尖尖的喊叫聲,若他不是打籃球的,真想建議他去唱平劇。

  「你不和他們聊聊?」

  「就照妳說的,去新開幕的店,看看有沒有新奇的玩意!^_^現在不把他們擺脫掉,他們可是會跟來的喔!這樣我們就不能單獨相處了。」

  「說得也是。^__^」

  從我們交往開始,他一直都不願意讓我和他的隊友太靠近(除了江炫以外),但是幾乎每場練習他都會留下來,今天是例外,他不太搭理他的隊友。

  奇羅是受了什麼刺激嗎?跟平常時都不一樣,完全換了一套做事方法,難道是因為宙斯的關係?OoO他真的認為宙斯很認真的喜歡我?如果是這樣,那我反而要感謝宙斯讓奇羅更在意我,因為他讓我們的距離更靠近了。

  時鐘搖搖擺擺的走到七點鐘,不知雪衣和宙斯聊得如何?

  天色已經蒙上一層暗藍的色彩,街上的店家紛紛點起了燈,在陸地上點亮另一片星光;我和我的男朋友,幸福的走在這條溫馨明亮的大道上,接受大家的祝福。

  我們走進了吉他聲環繞整個空間,全店以實木裝潢的精緻料理小餐廳,裡頭的客人清一色全是學生,一臉夢遊仙境的跟著吉他旋律在自己的位子哼哼唱唱,好不熱鬧。

  我的視線,不知不覺隨著眾女孩們的目光飄往吉他音源處,我才知道大家陶醉的不只是清新的音色,還有那個人。

  那個人......

創作者介紹

熊兒綺思異想

cm2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