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會不會認為我水性楊花、見異思遷?然後賭氣去找他們的球隊經理?不行!我不可以讓他誤會!

  「他叫宙斯,是我們的新同學。」

  我緊張得滴下一滴斗大的汗在裙子上。

  「這樣啊!」

  奇羅只是看了宙斯一眼,也沒和他打招呼,反而是宙斯;很親切的點頭微笑。我知道奇羅本來就不太搭理別人,但是剛才那樣子,我真的很難保證他不會生氣啊!

  「我和妳換座位-_-。」

  「啊?你說什麼?o_o」

  奇羅頭低低的,也沒有看著我,小小聲的說了一句話,可能是我自己做了虧心事吧,沒有注意聽他說話。

  「我說我要和妳換座位!」

  他這次加重了音量。

  糟糕,他真的吃醋了,誰來告訴我該怎麼辦?T_T

  見我呆呆的站在那哩,平常總是等待我意見的奇羅一反常態,把他的書包放到我的位子上,我的東西移到他那邊去。

  「你為什麼要這樣子做?等一下就要考試了耶!」

  「我不想妳坐他旁邊,這理由夠明白吧!=o=」

  他的表情很理所當然。

  也對啦!我是他的女朋友,他會生氣也是正常的,可是我總覺得不對勁,好像哪裡奇怪也說不上來...我覺得自己有點委屈,甚至...甚至不想換位子,但我又不敢拒絕,都怪我自己啦!沒事幹嘛跌到宙斯身上去?

  終於有個人開口了,他站起來擋在我和奇羅之間,眼睛火紅得似乎要噴出火來,定定的看著奇羅,嘴角上揚似笑非笑。

  「你是莉莉亞的男朋友?你真的很小家子氣耶,她只不過是不小心跌在我身上,有必要這麼生氣嗎?難道你就這麼不信任她?枉費她還對你這麼忠誠,如果你還要繼續背著一大罐醋和人家交往...那她就讓我來愛吧!我一定比你更懂得怎麼愛她。」

  「你這小子...」

  沒想到替我說話的竟然會是宙斯,只是我怎麼覺得有很濃的火藥味在他們之間飄散開來?;他後來那句話明顯是在向奇羅挑釁;但是我不可能為了他有任何改變,即使奇羅的行為有些無理取鬧,不過那代表他在意我不是嗎?

  是的,我這樣安慰自己,然後乖乖的坐到奇羅原本的位子。很沒個性是不是?對呀,一點都不像我,一點都不像昨天那個對宙斯高傲的大小姐。

  宙斯,這下你總該相信我真的很愛奇羅,也該死心了吧?

  為了奇羅我可以不像我自己,當然也可以把你的好意踩在腳底下,這是我和奇羅情侶之間的彆扭,希望你不要管。

  看著我靜靜的坐下來,宙斯眼神錯愕得像吃到不該吃的東西。

  他好像不相信我會這麼做。

  「為什麼?」

  他問我。

  我沒有回答他,對奇羅發出求救的眼神O_O

  「事實就像你看到的一樣,我和莉莉亞在交往,關於昨天的事我多少也聽別人在說。你膽子的確不小啊!」

  奇羅搭住我的肩,動作親密,宙斯只是看著我沒再說什麼,默默的坐回自己的座位。

  他這樣子代表要放棄我了是不是?他不會再糾纏我了是不是?我應該高興得想要尖叫,想要放鞭炮才是啊,可是為什麼...為什麼看到他落寞的背影我的心會莫名的揪痛?

  「宙斯同學你看到了吧?我們沒有騙你,莉莉亞和她男朋友恩愛的很哪,你就別再自己找罪受。」

  班長葉里大聲的說,但宙斯彷彿沒聽見,靈魂不知飄到哪裡去了。我盯著宙斯的背影,傻傻的眼睛再也轉不開了,直到奇羅提醒我考試開始我才回過神來。

  同學們顧不得看書,紛紛把注意力轉向我們這邊來,投以好奇加同情宙斯的目光。他身上彷彿有魔力呀,什麼也不做就輕易的吸引人家。

  考試噹噹噹噹的鐘聲將我和奇羅、宙斯他們拉離到好遠的地方,我剩下自己一個人...孤孤單單。

 

  很幸運的就像往常一樣,我寫題目猶如闖天關,見到問題我腦海中馬上就出現一連串的答案,一道接著一道,一題接著一題;完全難不倒我,試卷上密密麻麻的字反應著我輝煌的戰績。

  有些事若也能像考試般有依據可循就好了,這樣我也不用想破頭去想那不一定有答案的問題。

  我站起身準備交卷,我以為這次也是我第一個交卷,但偏偏有人打破這規則。

  一頭銀白色頭髮的男孩,帥氣卻未脫稚氣,搶先我一步交卷,頭低低的走出教室,身子有些搖晃,隨便一個老太婆都能推倒他的樣子。

  我是不是應該跟他說聲"對不起"?看著宙斯那種深受打擊的模樣,我覺得自己好壞,要不要去跟他坦承?說我要請他喝茶是另有目的,我其實是要把他推給雪衣。

  「莉莉亞妳怎麼還站在這?交完就出去自修-o-」

  監考條碼頭老師裝出一付兇神惡煞的樣子把我趕了出去。

  「是~馬上走!」

  宙斯該不會是亂寫答案吧?要不然怎麼速度如此神速?趕過了我。現在他正坐在教室後門的空地,出神的望著對面的小蓮花池,好像那邊是他的故鄉。

  「蓮花池有那麼迷人嗎?」

  等我自己發現時,我已經站在他旁邊望著他圓圓的頭頂跟他說話。

  他緊張的彈跳了起來,瞬間我們之間的角度轉換過來,我必須仰著頭看他,就像和奇羅站在一起一樣。他有高大的身材,只是他幾乎都彎著腰跟我講話我才忽略了!

  「妳終究還是不忍心傷害我是不是?o_o我就知道妳是個心地善良的女孩,放學後我一定會去喝妳請的茶。」

  「我...那個....」

  膽小鬼!我在心理罵我自己,明明只是簡單坦白自己的過錯就好了,為什麼我就是開不了口?在接觸到他的眼神以後。難道我真的要讓他心裡有所期待嗎?然後再狠狠的從雲端處掉下來?這樣也對他太殘忍了吧!

  「你還是不要去好了。」

  此刻我是真的想放棄撮合他和雪衣的計畫。

  「為什麼?妳是不是怕被奇羅看見?難道跟同學喝茶也不行嗎?」

  「和同學喝茶當然可以,他不是不講道理的人,問題是你能不能打從心裡把我當成你的同學?沒有其他的。」

  他沉默了,轉過頭不看我,似乎在壓抑什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重新面對著我。他有一雙銳利的眼神,但釋放在他那張臉上竟是那麼協調,一點也不顯得老成。

  「我辦不到。」

  他只留下這句話離去,給不知該怎麼回應的我;而我只能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我看見了他的眼框有晶瑩的淚滴在打轉。是剛才就有了嗎?還是他一直忍著不讓它掉下來?

  看著他漸漸遠去的背影愈縮愈小,我不會也沒有勇氣追上去,因為在教室裡還有一雙灼灼的眼睛在看著我們,那是我最初的選擇,怎麼可以輕易的放棄呢?沒多久,奇羅就出來找我了。

  「他剛才跟妳說什麼?」

  「沒有什麼重要的事,為什你會這樣問呢?從我認識你到現在你不曾這樣子的!-_-」

  「他不一樣!=o=」

  「啊?o_o」

  「跟以往那些要追妳的完全不一樣,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又好像不是玩玩的;很認真。他這種氣魄在籃球場上沒有幾個人勝得了他,他的眼神有一種堅定的信念。」

  聽到這裡我不禁又開始擔心,這樣的話,這件事情就有得拖了。還是等爸爸回來再問個清楚吧!

  「這陣子不要離我太遠啊,放學後一定要跟我一起回家。」

  「是滴!^_^」

  只要奇羅相信我,保護著我,沒有什麼好怕。

  我再一次肯定自己的選擇,沒有聽爸爸的話和奇羅分手,我想我的計畫還是繼續好了;說不定宙斯真的會去"LUCKY TEA。

創作者介紹

熊兒綺思異想

cm2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