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業式,校長老師說著催眠調調的祝福,或是長篇大論訓話,有些學生已經會見周公,有的還公然流口水。

楊樂多什麼也沒做,但那眼神像是跑去雲遊四海,不知飄到哪邊去了。

笨蛋劉飛舞!她一定要突擊金色國度,看他有沒有和女孩子亂來。她是他女朋友耶,為什麼她總覺得她什麼也不知道?

她不能再承受男朋友背叛自己的那種痛,如果有一天他變心,她也要搶先他一步分手。

當然她希望他不要變心,她希望他一直愛著她。

半小時...一小時後,催眠結業式終於結束,同學們伸懶腰,劉飛舞打哈欠,楊樂多鬆了一口氣。

「結業式真是無聊啊,下次建議學校改成派對結業式,一定很有趣!」走出禮堂,劉飛舞搭住楊樂多的肩膀這麼說。

「是嗎?我想到時會有老派教授出面阻止,然後又對你說教!」

「咦...」劉飛舞突然停下腳步。

一個楊樂多年紀相仿,濃妝豔抹的女生擋住他們的去路,表情忿忿不平,好像人家欠了她錢。

「小飛,聽說你交了女朋友,原來是這種貨色!」她非常沒禮貌的手直指著還在狀況外的楊樂多。

「妳在說什麼?你這個瘋女人。」劉飛舞的表情好像不認識這個女生。

「她是誰?」楊樂多提出疑問。

「我不知道,我沒有印象。」

「你敢說你沒有印象?你忘了那天晚上我說我要當你的女朋友你跟我說什麼,你說只要我高興就好的呀!」濃妝女氣喘呼呼,說得煞有其事。

「那天晚上?」楊樂多開始起疑。

「和妳多說無益,多多我們走,我真不的認識她!」他牽著楊樂多越過濃妝女不理她。

「小飛,你和這女的是玩玩的對不對?你不可能對女孩子付出真心,你身邊有太多女生。」

劉飛舞聞言,轉過身來摟住楊樂多的纖腰,對濃妝女大聲說:「妳錯了!過去我可能不把人放在眼裡,但是現在,我對她是認真的,她是我的專屬戀人,任何人都不能把她搶走。」

話一說完,劉飛舞當著濃妝女的面吻了楊樂多。她不知道他會有此舉,震驚的表情好像生吞雞蛋,拚命掙扎卻徒勞無功,只能任憑他吻下去;看著濃妝女一付要殺了自己的表情,她覺得有夠委屈的。

「你...可惡!」濃妝女氣惱的叫囂。

濃妝女知道再怎麼說也用,吞下一口怨氣便匆匆離去,劉飛舞這時才放開楊樂多。

「飛舞,你很過份耶,在這麼多人面前超級丟臉的!」楊樂多羞得滿臉通紅,頭低低不敢看人。

她好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我不這樣她會死心嗎?」劉飛舞一臉無辜。

「你以為事情就這樣算了嗎?」楊樂多白他一眼。

「啊?」

為什麼,他總覺得心中升起一般不祥的預感?

楊樂多自顧自的往前走,完全沒有等他的意思,腳步走得特快,像是要比賽跑百米。

「多多,等一下。」他抓住楊樂多的手,周圍的人都在看著他們竊竊私語。

「聽我解釋好不好?」

「不要!」楊樂多撇過頭看往別處。

「我送妳回家。」

  楊樂多想了想覺得這裡不適合說話,於是沒再說什麼,任由劉飛舞牽著她去開車。

她幹嘛這麼生氣?她不是早就知道帥的男生不可靠,沒有安全感嗎?

她以為劉飛舞會前往她家,但他卻駛向一條她從未走過看過的道路,沿途的住宅不是一般民宅和公寓,而是一棟棟的別墅和豪宅。

劉飛舞將車開往一棟歐式建築的別墅前面,用搖控器打開隱藏式地下室,車繼續往下過了彎道,停在一個寬大的停車場。

「這裡是?」她有點被眾多的名車嚇到。

「是我家,很漂亮吧?」他挑眉,驕傲的語氣藏不住。

「嗯!」看到這麼美的藝術的建築,楊樂多心情緩和許多。

「跟我來。」他帶著楊樂多走向電梯。

電梯只到一樓,就是劉飛舞家裡的客廳。

第一次,楊樂多身處在這麼氣度華麗的客廳。螺旋式扶梯,水晶燈,進口真皮傢俱;裝潢和外頭一樣完全走歐式高雅風,搭配擺放的古董讓人不敢隨意觸碰,就算是外行人也看得出價值不菲。

但是...等一下,劉媽媽不是說他們家很窮嗎?為什麼,這怎麼可能是窮人住的地方呢?

想到這裡,她臉上的笑容消逝了。

「妳怎麼了?害怕嗎?害怕只有我們兩個?」劉飛舞摸摸她小巧的下巴。

他解釋著:「我爸媽常常在國外,我總是一個人。」

國外?當水電工需要到國外?

楊樂多迷惑了!到底是劉媽媽騙她,還是劉飛舞騙她?

反正其中有一個人對她說謊。

「隨便坐啊,不用覺得拘束,反正這裡遲早都是妳家。」劉飛舞一邊說一邊走進裡面。

出來以後,剛才手上的書包不見了。

楊樂多坐在進口白色沙發上,依然不太自在的東張西望;她默默觀察著劉飛舞。他的舉止,一切再自然不過,這真的是他家,還需要懷疑嗎?

所以劉媽媽騙她?

那她為什麼要騙她?

楊樂多無視劉飛舞的存在,自己思索這個問題,終於劉飛舞忍不住,過來坐在她旁邊,問她:「是不是還在為剛才的事生氣?好啦,是我不對,對不起,不要生氣了;我以後不會這樣子了。」他將手搭在她的肩上,搖搖她的身子。

楊樂多趁機吐槽他一番:「你還知道自己不對哦?在大庭廣眾下接吻我以後怎麼見人啦!」

  她站了起來,繼續說:「還有還有,那個女生到底是誰啊?為什麼亂罵我?是不是你有跟人家怎麼樣?」

「我對她根本沒有印象。」劉飛舞重覆沒有說服力的辯駁。

「是啊,身邊太多女生當然沒印象,你是不是對每個女生都很好很好,讓她們都認為自己有機會和你交往?」

她也只是平凡的女孩子,她也和大多數的女孩一樣,不願意看到男朋友周圍鶯鶯燕燕的。

所以當初才會徵求宅男當她的男友啊!

然而事與願違。

這個時候,劉飛舞也忍不住站了起來解釋道:「妳忘了我的工作是調酒師嗎?PUB這種地方常常會有失落的男女來買醉,那些女孩子心情不好,當然會跟調酒的我聊天,我哪知道剛才那女的是我們學校的,而且還會錯意。」

「她跟你聊到曖昧的字詞,你就應該聲明你有女朋友,你沒有對不對?」楊樂多似乎真的生氣,說話的音量比平常還要大。

劉飛舞好想現在抱住她,安撫她的情緒,但是不可以,她正氣頭上,這麼做也沒用。

「那時候我們還沒交往...對不起。」

不管怎麼樣,道歉就是了,為了避免她再繼續這個話題。

楊樂多無言了,他已經這麼低聲下氣,她如果還得理不饒人,那她就是鑽牛角尖的人了。其實是她自己心裡害怕。

  害怕曾經發生在她身上的事又再上演一遍,口口聲聲害說愛自己的人到後來卻背叛跟著別人走。

往事彷彿歷歷在目,過去似乎沒有真正過去。

劉飛舞看出了她眼中的哀傷,靠過來在她耳邊低語:「請妳相信我,我和別人不一樣;我只能夠愛一個人,不會隨便動搖,我會盡我的努力讓全世界知道我們相愛。我知道過去的事情讓妳很難過,我會陪妳一起走出來,只要妳相信我...再多,再多的考驗我都不怕...」

「你喜歡這個工作嗎?」

「嗯,而且這是我爸給我的店,如果我不經營很可能關門,畢竟現在有太多PUB墮落,我要維持PUB應有的優良文化。」

還是...沒辦法。楊樂多心裡這麼想著。

她的男朋本身就是發光體,待在那樣的聲色場所,今天的事很可能再上演,甚至是更大的事。她也不能可自私的要他扮成宅男的樣子。

「那個店,是你爸給你的?」

「嗯,我給妳看一樣東西。」他牽著楊樂多走上樓梯,進來一間淡藍色基調的房間,很明顯臥室的主人是他,劉飛舞。

牆上貼了一張他身著勁裝,駕著敞蓬車的海報。

東西的擺放井然有序,電視,電腦,遊戲應有盡有,大大的衣櫥似乎裝滿衣物,玻璃門書櫃藏書豐富,還放了精緻的模型。

楊樂多看了,不由得在書櫃前,佇立觀望,想知道他都看些什麼書。

<為什麼車子要保養要改裝?>,<為什麼男女大不同?>,<為什麼要這樣說話?>,<為什麼這樣理財,你會更有錢?>。<為什麼衣服不能亂穿?>。

她笑了,他好像對為什麼這類的書有高度興趣,除了美術和調酒知識的書除外。

這麼有趣的男生連自己都快要被他吸引了,何況是其他女生呢?

楊樂多閃過一絲苦笑。

「來,這個給妳看。」飛舞從書櫃下層,拿出一本厚厚的精裝相本給她。

楊樂多翻到第一頁,便呆住了。

「妳認識他?」

「當然,全台灣的人都認識他吧?」

這這這,照片上的年屆六十大關的大叔,和劉飛舞狀甚親密,仔細看有幾分相像,一猜便知是父子,而且這大叔來頭不小,是演藝圈具有公信力的大哥級人物,拍過無數知名電影的大導演:方正凱

「他,他是你爸爸?」

「我是他的私生子。」劉飛舞口氣平靜的像在說一件無關他的事。

私生子?要是媒體知可是會大肆渲染,這可不是小事耶!他居然覺得沒什麼?

所以劉媽媽才會騙說他爸爸是水電工?說家裡很窮很可能是怕楊樂多貪圖錢財?不是真心愛自己的兒子?

或許這是身為一個母親的苦心,楊樂多心裡暗暗決定要把劉媽媽找她的事當作彼此的秘密,不讓劉飛舞知道!

「包括我姊姊也是,我們是同父同母姊弟。」

天啊,不只一個,還生了兩個!楊樂多像聽什麼大新聞一般,雙眼張得老大的凝視著劉飛舞。

「不會吧!」她快要暈倒了。

「這秘密還請妳不要說出去,要不然我爸就完了!爸爸掩飾的很好,也很會安排,大家都以為我和姊姊是他的乾兒子、乾女兒呢!」劉飛舞一談到父親,嘴裡滿是笑意,他真的很愛自己的父親呀!

「可是你跟他不同姓,那也沒關係嗎?」楊樂多開始心疼劉飛舞,不能公開是親生父子關係,他小時候心裡一定受過委屈。

「沒差!反正哥哥跟他姓,畢竟他是元配的兒子嘛!我無所謂,反正哥哥有的我一樣也沒少。」劉飛舞的口氣多多少少隱藏一些無奈,一些心酸。

原來他是這樣子走過來的啊?

楊樂多放下相本,輕輕的從後面抱住他...

「多多?」

「你爸爸一定以你這個兒子為傲,雖然不能公開,但在心裡認定彼此也足夠啦!」

楊樂多轉而坐在米色大床的床緣,繼續翻看相本,越是看下去,嘴角上揚的幅度越大,漸漸張嘴大笑:「哈哈哈,原來你以前不是宅男呀?」

在玩模型的劉飛舞聽了回過頭來,微瞇眼,不服氣的說:「我本來就不是宅男了啊,有人跟妳說我是嗎?」

糟糕!楊樂多驚覺差點說溜了嘴,趕緊閉上嘴巴,裝作專心看相本。

於是她想到了一件事。

  那一天劉媽媽給她看的高一阿宅劉飛舞照片是合成修改過的!怪不得她總覺得怪怪,卻又看不出痕跡,只能怪移花接木的那個人功力太深厚啦!

她偷偷抬起頭看劉飛舞,發現他居然也在看她?他擺擺手示意她走過來。

楊樂多有點心不甘情不願的走了過去。

他一把摟住她的腰讓她跌在他身上,抬起她的下顎,逼她注視著他;他抵著她的前額,低聲道:「我看起來像是宅男嗎?」

「如果我一直讓妳不安,我再扮成宅男也沒關係。」

楊樂多心一驚,想起劉媽媽說的話,又看劉飛舞的表情好像是認真的,趕緊慌張的表示:「不不不,你要是敢再扮成宅男我就跟你分手喔!我是說真的,你保持現狀就好!」

「那妳就相信我,相信我不會像他那樣背叛妳,我把什麼都告訴妳,這些事就連小木也不知道。答應我好不好?忘掉過去,全心全意的相信我。」

「嗯!」楊樂多靠在劉飛舞寬闊的肩膀,笑了!

第一次,    她這麼確信自己可以忘記過去。

原來,每個人心裡都有難以言喻的秘密,劉飛舞也不例外。然而他卻把這麼重要的事告訴了她,嚴格說來他們交往還不到一個月不是嗎?

她真的...是他心裡重要的人,她不用再懷疑了!

楊樂多累了,竟然像隻貓一樣找到舒適的地方便睡。

她靠在劉飛舞的肩上睡著了。

劉飛舞不忍吵醒她,將她抱起平放在大床上,替她蓋上薄被,以免次冷氣著涼。

她的睡顏混合著童稚的純真和女人的魅力,他反射動作的輕吻了她的小嘴,不若往常吻得渾然忘我,劉飛舞很快的抽離她,逃也似的走出房間。

關上房門,他站在門外喃喃的說:

「再繼續下去我怕不只是接吻而已,我要的是妳清醒著心甘情願把自己交給我...」

剛才真是太刺激了,他差點就爬上床。他決定去沖個冷水澡,至於楊樂多,時間到了她自然會醒來。

楊樂多完全沒有認床習慣,已進入夢鄉。

與其說是好睡,不如說是她已經完全信任劉飛舞了。

一直到晚上七點,她才幽幽轉醒...

她看了自己的錶,差從床上跌下來,她氣呼呼的大步走出房門,如入無人之室般的自在行走,一邊走一邊大喊:「飛舞,你怎麼沒有叫我?害我睡得這麼晚!」

話才剛說完,一陣撲鼻的菜香傳進她的鼻子裡,她沿著香味來到了廚房,發現劉飛舞正忙著張羅碗筷,桌子上擺放了好幾道義式料理和幾瓶美酒。

「多多,要我叫妳起床的話,我可能會剝光妳的衣服喔!」

「你這個色狼!」

「謝謝稱讚!留下來吃晚飯吧!」

「不行啦!我媽在等我回家。」

「我剛才已經撥電話跟她說妳在我這裡,她笑得可開懷呢!妳可以放心了!」

劉飛舞坐下來,開始吃起義大利麵,見楊樂多還在狀況外,便催促她:

「可以吃了,還站著坐什麼?又不是別人家。」

楊樂多傻傻的坐下來,胡亂的盛了碗濃湯來喝,濃湯的溫潤口感更讓她的心裡亂七八糟,內心的情感濃得化不開了!

好像...是第一次有男生替她準備晚餐呢!

先不管是不是劉飛舞親自煮的,他這番貼心的舉動,已經能讓許多女生好感動,好感動!

很快的,碗底朝天,楊樂多把濃湯喝完,卻沒有下一步動作,呆坐在那裡。

劉飛舞覺到,熱切的對她說:

「還有焗烤麵,以及麵包、沙拉,儘量吃啊!反正妳吃不胖。」

「喔!好,好的。」

楊樂多突然恍然大悟...

被女生包圍又怎麼樣!

受歡迎又怎樣?

沒有安全感原來一直是自己內心在作祟,對自己沒信心的表現!劉飛舞確實是一個很好的男生呀,會受歡迎也是正常的,難不成她要為了有安全感,去挑選一個沒有魅力的男生?

因為劉飛舞太好了,所以她沒信心讓他只愛她一個人。

楊樂多在心裡推算出結論。

上段的感情失敗,讓她在潛意識沒有自信。

楊樂多眼睛看著劉飛舞,嘴裡吃著麵。

他察覺到,故意調侃她:「妳是不是...越來越喜歡我?不然為什麼連吃東西也在看我。」

「才不是呢!」楊樂多撇過頭,一瞬間一抹紅暈染上她的雙頰,非常可愛。

「謝謝你...」楊樂多在埋頭吃的空檔自言自語。

「嗯?」

「飛舞,謝謝你,東西真的很好吃!」

「那當然囉!」從店裡叫來的。他在心裡補上這一句。

「濃湯也很好喝吧?」這是他親手煮的。

「是啊,要把它喝光光!」

楊樂多笑得開懷,像個小孩子。

她在心裡確定一件事。

只要她把過去的一切不愉快丟棄,重拾自信,她便可以好好的愛劉飛舞。

到時候,他們都可以愛得很快樂。

她想守護劉飛舞愛著自己的心。

 

命運總是作弄人,它總喜歡讓你明白了一件事以後不能馬上身體力行,非得要你歷經考驗磨難之後才如願以償。

楊樂多從父母那聽到一個消息,她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如果是在和劉飛舞交往之前,她一定是百分之百雀躍不已,但是現在;她卻有一點難過了!

三天,她只有三天的時間可準備。

她約了劉飛舞一起去郊外踏青,將噹噹托給媽媽照顧,今天...她要把心裡話一股腦兒告訴他,世事難料,她害怕再不說,他永遠也不知道她的心意。

暑假已經過了五天,天氣燥熱的讓人無處可逃,如果能來到山上,空氣鮮甜,那份煩躁感也散去一些了。

吱~吱~吱。蟬鳴遍野宣告現在正值立夏時節,不做好防曬可是脫層皮的。

劉飛舞開著自最愛的紅色跑車,載楊樂多到郊外山上,車子停在民宿,他們用走的到達半山腰,看見大樹便停下來休息。

「哇!這裡好涼呀!」楊樂多一屁股坐在大樹下。

「剛才走了一段累死了~」劉飛舞跟著坐下來。

「你很久沒運動對不對?」她拿下頭上的鴨舌帽搧搧風。

劉飛舞後來整個人倒下去,呈大字型平躺,他仰頭問楊樂多:

「妳怎麼知道?」

「我看你很喘呀!」楊樂多專注的望著他。

「有這麼喘嗎?算了,沒運動也是沒辦法的事,最近店裡缺人手,我也必須常常過去幫忙,本來想要和妳出國去散散心,看來這個月也沒辦法了!」

「出國啊,我們兩個?」楊樂多一想到出國會一起過夜就臉紅。

「對呀,妳想到哪裡去了?」他伸手輕捏她的粉頰。

「我才沒有...亂想呢,既然你的店忙,我明晚過去幫忙吧!你不是說要教我調酒嗎?」

劉飛舞聞言,有些為難的說:「幫忙就不用了,我是希望妳來玩,那些工作我怕妳不能應付。」

「你教我不就好了?好啦!讓我幫忙~」楊樂多撒嬌的搖著劉飛舞的手臂。

「不行!我才不讓妳跟那些人跳舞聊天呢!妳如果要來可以,但是不能離開我的視線範圍!」劉飛舞故意擺出大男人的架子要女朋友聽他的話。

「這麼嚴格...」她不服氣咕噥著。

楊樂多意識到只有自己坐著很奇怪,於是也跟著躺在劉飛舞的身旁。

「多多...」劉飛舞愛憐的撫著她的秀髮。

「嗯?」

「我覺得妳...最近好像變得不太一樣呢!」

「哪裡不一樣?」楊樂多心虛的回應著,她有露出破綻嗎?

「就是...妳好像比以前還要關心我,還要在乎我...我真的很高興,妳終究是喜歡我的!」

劉飛舞的手指繞到了她的粉紅嘴唇。

楊樂多心顫,她對他的用心,他感受到了?昨天父母告訴她的消息她該如何說出來呢?

她可能要離開他一段時間,甚至更久。

楊樂多不適應躺著,再度坐了起來,眺望遠方;從這個角度可以鳥瞰整個城市。

她拉拉劉飛舞的衣角:「你看你看,從這裡可以看到我們住的地方耶!原來我們那麼渺小。」

劉飛舞坐起來,也和楊樂多看往同一個方向。他只是笑著,任由微風吹亂他的紅髮,看了看楊樂多開心的側臉,又繼續眺望山下的城市。

多麼希望時間就保留在這一刻,他和他愛的人一直這樣在一起,什麼紛擾都與他們無關。

他抱住楊樂多的肩頭,楊樂多順勢將頭靠著他。

「我一直想問你一個問題...」她的視線依然直視著前方。

「...。」

「為什麼你會喜歡我呢?你喜歡我什麼?那麼多女生喜歡你為什麼你只喜歡我?」

「這麼多問題我要先回答哪個啊?」劉飛舞頑皮的用手指數問題。

「回答我嘛~」

她害怕現在不聽,以後便聽不到。她聽說不管再怎麼相愛的人,一旦分隔兩地,心也就分離了。他會愛上別的女孩,他不會像現在這麼愛護她。

「那我就說了哦!」劉飛舞清了清喉嚨。

楊樂多從背包掏出兩瓶檸檬水。

「嗯...該從何說起呢?第一次見到妳,覺得妳很可愛,和別的女生不太一樣,又不太愛講話,但我那時候並沒有想刻意接近妳...我沒有很想和誰交往...」

楊樂多和劉飛舞不約而同的打開檸檬水喝了一口,劉飛舞喝得比較多。

「但是,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我會去注意妳的行動。我記得最清楚的一次,就是我在妳畫上加上鬍子,妳跑來責問我!」

「哈哈哈!」想到那時,楊樂多忍不住笑了出來。

「也許是那時候,也許更早,我的心裡開始有了聲音:讓我接近妳,讓我接近妳!可是別的女生都不能讓我有這種聲音,我想我是喜歡上妳了,而且只能是妳,別人不行!」

「多多...妳有很多別的女生沒有的優點,雖然妳自己沒有注意到,我也一時說不完,但是我希望妳能以此自豪;妳是個很棒的女孩。」

楊樂多聽了,激動的用雙勾住他的脖子。

「飛舞!」現在的姿勢他看不到她的表情。

「啊?」他一時不知如何反應。

「飛舞,謝謝你,謝謝你愛我!是你讓我複習被愛的滋味和愛人的酸甜。」

「如果不是你,我現在不知道會變得怎麼樣,我是不是會一直自怨自艾呢?」

她流下了真誠的眼淚,他看不到。

「是你,讓我知道我還有愛人的能力...」

她放開手面對著劉飛舞,深情的望著他的臉龐...

「妳哭了?」他用指腹擦擦她的眼淚。

楊樂多笑著搖頭,湊近他...

在這一瞬間,劉飛舞感到一陣天旋地轉。

她...竟然主動吻了他?

劉飛舞閉上雙眼,感受她的美好。彷彿過了三天三夜那麼久,兩人終於停止糾纏。

「我...因為對自己不夠信心,一直沒有好好的對你,對不起!」

「妳今天很奇怪哦!不要跟我說對不起,我們還有很多時間在一起,就怕妳嫌我煩呢!」

「妳對我很好,再也沒有別的女生比妳對我更好了!」

「肉麻!」

「妳還不是一樣?說了那麼多奇怪的話,讓我差點認不出妳!」

「是嗎?我還有更奇怪的話哦!」

「是什麼話?」

「不告訴你!」楊樂多抓起飲料,拔腿快跑。

「別跑!」

劉飛舞人高腳長,沒幾步就追到楊樂多,他從後面抓住,搔她戈肢窩。

「啊,不要,哈哈哈,好癢;哈哈呵...」楊樂多被他搔得受不了,發出銀鈴似的笑聲。

「告訴我是什麼,不然不停下來!」

「好啦好啦!」

她踮起腳尖,湊近他的耳朵,用手掩住說了一串悄悄話。

劉飛舞聞言臉紅。

「是...真的?」

楊樂多嬌羞的點點頭。

他興奮的抱起她大喊:

「YA!太好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妳是愛我的,只是一直沒有說出來~」

只是抱起來還不夠,劉飛舞還抱著楊樂多轉了兩圈。

「放我下來啦!」

「不要,誰叫妳這麼輕!」他在她額頭啾了一下。

「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他對著懸崖那邊喊,一股回音跟著傳了回來。

楊樂多在心裡暗暗數著:兩天,只剩兩天兩個人就要相隔兩地。看著這麼快樂的劉飛舞她說不出口。

到了馬來西亞以後,他會不會想她?

她好後悔在之前能夠天天見面的日子裡沒能好好愛他,她一直活在過去,忽略了現在。

等到兩人要真正開始的時候卻要分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m2234 的頭像
cm2234

熊兒綺思異想

cm223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