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樂多不記得這是自己第幾次發好人卡了,她也一直想不透當初郭彥祥給她是什麼樣的感覺?

她覺得好累,等一下還要見劉飛舞。

她躺下繼續睡,又昏沈沈的醒來。臉上有微微溼濡的觸感,睜開眼發現噹噹舔在她的臉,她摸噹噹光滑的頭。

以前她不是喜歡狗嗎?為什麼現在會養起貓呢?

「喵喵...」

「喵~迷人的小東西!」她學牠吐舌頭。

「之前他不告而別,現在是我讓他離開我...這種感覺,好複雜。」她喃喃自語的說著。

  而在這個時候已經早上九點了,劉飛舞居然還賴在自家的床上。

他的睡顏如十四、五歲的少年般天真,嘴角上揚笑得很開心,應該是作了好夢。

他從前一天晚上就期待今天快快到來,巴不得自己家裡有時間快轉的道具,但等到要入睡時卻興奮得睡不著,翻來覆去直到凌晨三點才睡著。

直到中午十二點,他才懶洋洋的起床。

他走到鏡子前,被裡面的自己嚇得退了一大步。

然後他才想起自己已經改造成宅男的樣子了,而這一切都是為了心儀的楊樂多。只要她能卸下心中的芥蒂和他交往,他這丁點改變不算什麼。

「唉!不過還真是難以適應啊!希望有一天妳能夠接受我正常的樣子,我可不想一輩子當個阿宅。」

劉飛舞皺著眉頭自言自語。怪了,他這些話好像和他媽媽跟楊樂多說的有些出入,但是那張高中的阿宅的確是他沒錯呀!

他站在衣櫃前脫個精光,健美的身材表露無遺,他翻找著自己成堆的衣物,每一件都是名牌中的精品,要搭配成宅男的樣子的確不容易。他看見適合的便拿在身上比對攬鏡自照,簡直比女孩子還細心。

「有身材像我這樣的宅男嗎?真想讓妳看看。」

沒幾分鐘,宅男的標準裝扮就這麼成形了。

他走到地下室的車庫,一百秤的空間讓人顯得渺小。

他站在牆壁鑰匙架前,猶豫著開哪一台才好。

「算了,低調一點,開小紅就可以了。」

劉飛舞在去梅杜莎酒館途中先去吃了一頓義式料理,然後精神百倍的準備等一下和楊樂多會面的細節。他要藉機牽她的手,帶她去沒去過的地方玩一整天。

或許說出來別人不相信,他劉飛舞沒交過女朋友!

高中時大家都在談戀愛,他卻在那時醉心於調酒技術,女孩子對他的明示或暗示他都視而不見。

一直到楊樂多出現,他的戀愛本能才被喚醒。

他坐在梅杜莎店外的休息藤椅,閉著眼睛等待楊樂多的到來。

大約過了十分鐘,他感到一隻手輕拍他的肩膀。他張開眼睛看到了他今天最想見的人...

「哈囉!等很久嗎?」

楊樂多臉上畫了點淡妝,頭上戴著髮圈,身著迷你裙,巧笑倩兮。她現在全身都散發著青春少女的魔力,要身邊的男人為她著迷是輕而易舉的事。

劉飛舞看見這樣的楊樂多,眼睛也忘了要眨一眨的,他的視線無法從她身上移開。

他好想現在就玌吻她粉嫰的小嘴。

「走吧!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想不到楊樂多竟會主動勾住劉飛舞健壯的手臂,他不禁心顫了一下,為什麼她今天轉變這麼大?一改往常保守作風,身上的小可愛讓她的酥胸呼之欲出。

若不是他在身邊,她這副打扮早就被跟蹤了。

而且換作別的男生,一定會想盡辦法帶她到汽車旅館為所欲為。像他這樣尊重女孩子的男人已經不多見,他要的是心甘情願。

以往她都是處於被動狀態,難得她今這麼主動,不錯!很新鮮,他很喜歡。

「我們要去哪裡?」

「你儘管開車,該轉彎我會跟你說。」坐在副駕駛座的楊樂多一雙美腿表露無遺,似乎在誘人犯罪。

劉飛舞全身的細胞都很興奮,她約他出來為的就是裝神秘給他驚喜。

他有預感,成為戀人的日子不遠矣。

二十分鐘後,來到百貨公司的停車場停下來,楊樂多掏出一條絲巾。

「飛舞,你信任我嗎?」她的聲音如絲綢般細滑。

劉飛舞點點頭,表情非常肯定。

「那麼,我現在要矇住你的眼睛,帶你去一個地方,你不可以反抗哦!」

「那有什麼問題。」他微挑眉。

「好的,現在背對著我。」

這女孩在玩什麼把戲呢?算了,是男人就沒什麼好怕的。

剎那間,眼前一片黑暗,楊樂多將他綁得扎實緊密,不見一絲光明。

「來,小心哦。」楊樂多攙扶著他下車,他聽見鑰匙拔下的聲音,車門關上鎖起來的碰撞聲。

她緊緊的勾住他的右手臂,深怕他跌倒的樣子,這個舉動讓他很窩心也更放心。

每走一段路,她便帶他停下來一下子再繼續走,他聽到熙來攘往的人車聲,他猜想她是帶他等紅綠燈。

然後他感到一陣冷氣的涼意,她該不會是帶他到...

不不不,多多不是那麼隨便的女孩,他無意識的搖搖頭。

「哈,你在想什麼?」

「沒,沒有。」

「是不是以為我要帶你到情人旅館?」楊樂多的口吻帶點俏皮。

「我可沒這麼說哦!」經楊樂多這麼一說,劉飛舞緊張的情緒緩和不少,又恢復平常的氣度。

「耐心點,等一下答案就揭曉了!」

“叮咚,五樓到了,電梯向上。”

很明顯他們在坐電梯,到了十一樓,楊樂多扶著他走出了電梯的空間。

然後他聽到很細微的自動門聲音。

「到了到了,你可以坐下來,小心點坐哦。」

楊樂多貼心的輕扶他的腰讓他坐下,柔軟的觸感可猜到是高級的沙發按摩椅。

「我可以拆下絲巾了嗎?」

楊樂多壓著他的頭說:「不行,現在還不可以!」

「我真是被妳打敗了。」他無奈的嘆了口氣。

接著他聽到利剪的聲音,國語流行樂的播放聲。換作是別人早就以為要被謀殺,但是他不會,因為他相信楊樂多不會害他,更何況她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不會有被指使的可能。

利剪的聲音,慢慢的在他耳邊響起,有時是左耳,有時是右耳,就是不見楊樂多的聲音。

「多多,妳在嗎?」在這黑暗之中,她是他唯一的依靠。

「我一直都在啊,你放心,我不會丟下你不管。」

「嗯!」衝著楊樂多的話,他完全放鬆的靠在椅背上。等待再見到她笑顏展開的那一刻。

不知道過了多久,利剪的聲音不見了,有人在撫摸他的頭髮,解開頭上的絲巾。

瞬間楊樂多的面容在他眼前放大。奇怪,明明沒有多久,為什麼他感覺好似一輩子沒見她了?

劉飛舞情不自禁的將楊樂多擁入懷中。

「咳咳咳,這裡是公共場合,麻煩要親熱請忍耐一下待會兒自便。」

劉飛舞轉頭一看,說話的是年約十八歲的髮型前衛,髮色漂淡的時髦小子。

「你是?」

「啊,我來介紹一下,他叫阿安,是我的專屬設計師。」

楊樂多奪力掙脫劉飛舞的懷抱,跑到叫阿安的男生旁邊。

劉飛舞看看周遭的一景一物,再分析楊樂多的話,又看到前面的鏡子映照出的自己。

他非常的肯定一件事。

楊樂多帶他來髮型沙龍!

「小多,他是妳的男朋友嗎?」阿安撇撇嘴。

「啊,現在還不是。」

「飛舞,現在的髮型很適合你呢!」接著楊樂多來到他身後幫他抓抓頭髮。

之前刻意的土樣全不見了,現在的劉飛舞再次散發屬於他的光采。短短的瀏海往上抓,非常的年輕有型,阿安把他整體的頭髮削短。

「多多,這是為什麼?」

楊樂多不回答他的問題,牽著他的手站起來,對阿安說:「阿安,今天真是謝謝你哦。」

「不用謝,妳只要常常來找我就好啦!」

「那也要看我荷包允不允許呀!」

「慢走囉!」阿安很有禮貌的走到門口送她走。

「再見!」

楊樂多走出門外,直直的往前走沒有回頭。但是劉飛舞卻轉頭看了一下,他和阿安四目相交,阿安尷尬的別過臉便徑自往裡頭走去了。

是不是,楊樂多走到哪都是那麼吸引男生?包括年紀比較小的?

她永遠不會知道,她轉身後,阿安還在遠遠看著她。

 

回到車上,劉飛舞打開宇多田的音樂,楊樂多沒再說什麼,應該做的她已經做了,她心中的大石也總算落下。

「多多,告訴我,妳不讓我當宅男,那我還有追求妳的權利嗎?」他大掌覆蓋在她靠在扶手上的小手。

「我說過我希望宅男當我的男朋友,但是並沒說要誰為我改變,你知道嗎?每次看見你土土的樣子我就很有罪惡感,我還是習慣剛轉學來你帥氣自信的模樣。」

「妳說的好複雜,我聽不懂。既然如此,那時候妳為什麼要拒絕我?妳說妳只要宅男當妳的男朋友,太帥的男生妳沒安全感,我為了妳改變妳又說不喜歡...多多,妳心裡要的是什麼?難道一次的感情創傷妳便不敢放開心嘗試?」

楊樂多表情呆住,是嗎?她一直被過去絆住腳。

她要的是什麼?

因為不知道,所以傷害很多人?

「妳什麼都不要想,我只問妳一個問題...妳喜歡我嗎?妳對我有心動的感覺嗎?」

劉飛舞溫柔的用雙手扶住她小巧的腦袋,讓她面對著他,她想逃避他的灼熱眼神,但是現在這樣子她再也逃不了了。

「飛舞?」她看見他眼裡的自己,眼淚便這樣流下來。

劉飛舞這次不再用手,他以自己性感的薄唇輕輕吻去她臉上的淚珠,也希望吻去她心中的傷。

楊樂多再也無法假裝堅強,此刻的她脆弱的連坐著都有問題,她伸出自己的手,勾住劉飛舞的脖子;四片嘴唇便這麼撞在一起,然後糾纏,周旋不休...

喜歡?不喜歡?現在她不想思考這個問題。

曾幾何時,這麼簡單的問題變得如此複雜?

「再問一次,妳喜歡我嗎?」劉飛舞大膽的將手移到她的腰上。

「我不會和不喜歡的人接吻。」她害羞的要拿開他的大手。

劉飛舞滿意的笑了,再次進攻她的櫻桃小嘴。

這次楊樂多不再反抗。

「多多,從今天起妳是我的女朋友。」

話畢,劉飛舞將楊樂多整個人壓倒在身下。

「不要!」她嚇得推開他,雙手抱胸保護自己。

「對不起。」劉飛舞擦擦額頭上的汗。

真的不能怪他呀,在心愛的女孩面前他就只能是個男人,一個正常男人的反應。而且她又是那麼誘人。

劉飛舞撫弄著楊樂多的髮絲,湊到她耳邊對她說:「今天回去,把那則廣告刪了,告訴大家妳有男朋友了。」

「嗯。」楊樂多乖巧的點點頭。

不管怎麼樣,總算是卸下她的心防了,他相信在他的陪伴下,她情傷的復原指日可待。

他緊緊的抱住楊樂多,覺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她現在是這麼安靜的靠在他胸膛聽著他的心跳,他好希望可以一直這樣抱著她。

送楊樂多回家,已經是晚上十一點。

「早點休息啊!」他像之前那樣,下來和她走到家門口。

「你也是哦!」

從今以後,自己的人生再也不一樣。再也不能隨便任性。有些事也是要慢慢告訴楊樂多。他淺淺一笑,兩人互相道別之後,劉飛舞開著緩慢的車離去了。

他期待的看看後照鏡,希望楊樂多有目送他離去。但她沒有,她的家門是緊閉的。

她的個性就是這樣!劉飛舞告訴自己,既然愛上她,便也要愛上她瀟灑的個性。

月光,路燈,車潮伴他一路回家。

 

楊樂多照著劉飛舞的意思,將徵男的廣告刪掉,在部落格貼上他們在動物園的親密合照,並且寫上一段話表示抱歉:

各位報名的朋友你們好:

突然作這樣的決定真是抱歉。我有男朋友了,他以前是宅男,後來變帥,卻又為了我恢復宅男的樣子。所以嚴格說來他也是宅男,只不過很多人以為他是假冒。

我曾經被很帥的男生背叛,所以我才希望能和宅男交往,那背叛的機率或許能降低一點。

但是我錯了!

愛情是不能訂標準的!也不能保持這種怕吃虧的心態,我因此傷害一個男生,也差點錯過真愛。

幸好,他及時抓住了我。

在此祝福每個宅男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真愛,也能夠早日進化成型男,為了自己也為了心愛的她!

今天我要和我的他還有愛貓去兜風,先不聊了,拜拜!

要幸福每一天哦!

                  多多六月二十三日寫於家中

相信她這些話能夠被諒解,剛開始想批評的應該也批評不下去了。

楊樂多笑容滿面的關掉電腦,一身勁裝早就準備好,接著她聽到按門鈴的聲音。

「噹噹,我們今天要去兜風唷。」

「喵~」

她抱起噹噹去開門,出現在她眼前的是她現在男朋友:劉飛舞。

「多多,是誰來了呀?」廚房傳來媽媽的聲音,接著她便走了出來,一看到劉飛舞就笑得合不攏嘴。

「哎呀,是你呀,我們多多的班長!怎麼這麼久沒來?」

「班長?」劉飛舞一頭霧水。

他將楊樂多帶到一邊去,小聲對她說:「妳還沒告訴伯母我們的關系?」

楊樂多微吐舌頭道:「哎喲人家忘了嘛,改天再說還不是一樣?」

劉飛舞寵溺的摸摸楊樂多的頭,把藏在身後的高級茶葉禮盒遞給楊媽媽。

「伯母這是要送您的。」他非常有禮貌的微微鞠躬。

「人來就好,何必這麼客氣?坐啦坐啦,當作自己的家。」收到禮物,楊媽媽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我現在要帶多多出去逛逛,等我們回來再坐,我一直很希望能和伯母聊聊呢!」

「你們儘管去晚一點沒關係,不用管我這老人家!」

「媽!」楊樂多對媽媽使了一個眼色。

什麼叫做晚一點沒關係呀?就算再怎麼喜歡劉飛舞也不用一付要把女兒賣了的樣子吧?

「那我們先走囉!」劉飛舞搭著楊樂多的肩,表示親密。

「開慢一點哦~」

「嗯!」

到了車上,楊樂多忙著替噹噹整理項圈,劉飛舞的笑容絲毫未減。

「伯母人很有趣呢!」

「那是她喜歡你,她不是對任何人都這樣的。」

「是嗎?」楊樂多還沒意會過來,劉飛舞已經偷襲她的嘴唇,圓圓的雙眼睜得大大的。

然後她才慢慢的閉上眼睛,享受他的深情,享受他的寵愛。老實說現在她還不太能適應他的熱情,但是遲早也是要習慣的。

劉飛舞一路吻到她的耳垂,眼睛微瞇輕聲說:「我好愛妳,很愛很愛,妳也是愛我的,對不對?」

楊樂多沒有回答,任由他吻下去。

有些話她答不出來,就讓時間証明吧!

不知過了多久,劉飛舞才願意放開她,發動車子。

楊樂多頸上多了幾道愛的印記,噹噹已經跳到她的腳下,她重新把牠抱回懷中。

為什麼?這麼被愛,如此幸福,心裡還是感到不安呢?

「我們要去哪裡呢?」

「等一下妳就知道了。」

「哼,學我裝神秘!」

「對了...飛舞,你晚上在作什麼工作?」她想再確認一下。

漸漸的,她發覺自己想多了解他一點,她好希望他們能夠擁有很多很多的幸福。宇多田現在正在唱的:讓我們幸福吧!就是她心情寫照呀!

未說出口的話,才是她想說的話,他聽到了嗎?

「調酒師呀,暑假來我這邊玩吧,我教妳調酒。」

「好像很好玩。」

「那當然。」

看來劉媽媽沒有虛言,調酒師的外表確實很重要啊!幸好,工作是保住了,她所作的一切也值得了。

「之前你給我你姊姊的名片,她是公關?」

「哦,她只是偶爾來幫忙。」家裡還有其他的店需要她幫忙。劉飛舞在心中補上這一句。

將來再慢慢的告訴她應該沒關係吧?

 

時間一晃眼來到結業式當天,要放暑假了!

楊樂多和劉飛舞交往的事,已經傳得全系皆知了。喜歡他們的男生女生縱然心碎也無可奈何,有些人還看衰的說俊男美女不會長久,很快就會分手。

但是他們兩人不予理會。

楊樂多則是覺得只要能一直這麼幸福就好了。可是她心中還是有些東西,她無法形容,她總覺得劉飛舞好像有什麼事沒告訴她;讓她不能擁抱他的一切。

「多多!」呼喚她的,是久違的聲音。

「芳芳~」楊樂多的喜悅不言而喻,她開心的上前握住張君芳的手。

「對不起,之前一直冷落妳,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別說了,我沒關係的,典禮等一下才開始,我們出去一下。」她牽著張君芳往門外走。

她們並肩坐在草地上,就好像回到以前感情超好的狀態。一隻粉黃蝴蝶停在楊樂多肩上,她作勢捉牠,牠便拍拍蝶翼逃走。鳳凰樹的花瓣翩翩落在她們身上,張君芳接了幾片小花瓣。

「多多,我一直覺得妳和我見過的女生不太一樣,所以在妳轉來我們班...我就常常接近妳...」張君芳開始喃喃自言。

楊樂多曲膝,將頭靠在膝蓋,靜靜聽她說...

「後來我們變成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什麼都可以聊...可是,當我發現劉飛舞喜歡妳,妳也漸漸對他有好感,我就感到很難過。我不敢跟妳說,我知道劉飛舞對我沒有感覺,所以...我告訴妳,他和一個女生很親密...」

君芳終於承認喜歡劉飛舞,楊樂多在等,等著她繼續說下去。

「其實那是他們店裡的員工,她喝醉他送她回家,那個女人抓著他不放。」「你怎麼知道這麼多?」楊樂多有點不服氣。

「我常去他們店裡玩,為了看不一樣的他。」

「芳芳,妳有這麼多心事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她受不了了,激動的站起質問張君芳。

但張君芳不問答她的疑問,繼續說:「我為了讓妳對劉飛舞死心,故意把事情渲染。」

話說到一半,張君芳將整個臉埋入雙掌。

看到張君芳這樣子,楊樂多有些心軟,蹲下來拍拍她的肩頭,輕聲說:「這些都是過去,我早就忘記了,妳不要自責了嘛!」

君芳抬起滿是眼淚的臉,激動的說:「我很壞對不對?害妳誤會他...」

「我們現在不是好好的?芳芳,從今天起忘記以前的不愉快,妳依然是我的好朋友;妳一定會遇到妳的幸福,相信我,一定會的!其實妳是個很善良的女孩,要不然我怎麼會和妳做朋友呢?」

楊樂多此刻笑得好溫暖,彷彿擁有天使光環圍繞。她握起張君芳的雙手和她十指交握,表示兩人和好如初,恢復以往的友情。

「多多,謝謝,謝謝妳!」

就在這一刻,一道聲音打斷她們...

「多多,原來妳在這裡呀?難怪找妳找不到,走吧,典禮要開始了!」

劉飛舞又把頭髮染回紅色了。

劉飛舞握住楊樂多的手臂,她順勢站起來,劉飛舞看了張君芳一眼,便帶著楊樂多離開了。

那一眼沒有任何感情,情緒,張君芳明白都是自己一廂情願,該清醒了吧!

楊樂多走到一半,回頭對張君芳說:「我會打電話給妳的,我們找一天出去走走!」

「好啊我等妳哦!」

看著劉飛舞牽著好友的手,她了悟一件事...

她對他不過是仰慕,崇拜,和其他女生一樣!

愛情不是這些東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m2234 的頭像
cm2234

熊兒綺思異想

cm223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