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噹噹妳說我該怎麼辦啊?」一回到家,楊樂多便迫不及待親密的抱著愛貓講話。

「喵,喵喵...」噹噹只是舔她的手背。

「郭彥祥人很老實,長得不帥,和他交往很安全,不用擔心會有別的女生來跟我搶...但是,一想到他之前不告而別留言都不回我就生氣,我現在不想對他太好!」

「喵~」噹噹漲在床上四腳朝天。

「劉飛舞是公認的帥哥,魅力非凡,如果和他交往一定很快樂,要是他吻我我一定會被電到!可是相對風險也很高,會有很多女生跟我搶,我好害怕他會像那個人一樣無法對我專情。」

噹噹站起來搖頭,鑽進楊樂多懷裡。

「可是...他為了我改變自己,現在看起來好土,因為他知道我受過感情創傷,他真是個傻瓜對不對?他好像真的很喜歡我耶!」

「喵!」噹噹似乎深表贊同。

「好,就這樣子,我會再請他作一件事,如果他聽我的話,我就和他交往!」

「睡覺吧!」楊樂多把日光燈關掉。

 

同一時間,有人正面對一場家庭風暴。

劉飛舞剛洗完澡出來,便給眼前的人驚嚇到。

「哇,要死啦你,幹嘛把自己糟踏成這樣?虧你娘把你生得這麼俊,你想存心氣死我嗎?」一名美豔貴婦正坐在沙發翹著二郎腿,氣得七竅生煙的罵著劉飛舞。

「媽,妳在說什麼啦?」為什麼媽會突然回國?

「還說,你看你現在是什麼樣子?鄉巴佬一個。」

他雙手摀住耳朵裝作沒聽見,逕自往房間走去。

「媽咪,他是為了一個女生才這樣子的,不要生氣了嘛!」路路(劉慶凡)撒嬌的幫母親搥背。

「是女朋友嗎?小飛你過來。」

「幹嘛?我要睡了。」劉飛舞顯得很不耐煩。

「我問你,你有女朋友為什麼不帶來給我看看?」

「哦!那個啊,她還不是我女朋友...」提到楊樂多他就精神來了。

「意思是你還沒追到她?那你還把自己搞得這麼醜,你的腦袋瓜是用來做什麼的?」

劉飛舞的媽媽似乎是個毒舌派,生氣時面對自己的兒子也絲毫不客氣。

「哎呀,跟妳說妳也不懂,我要去睡了,呵~」

他打了一個長長的呵欠。

他總不能把楊樂多的過去全都抖出來給怒火中燒的媽媽聽吧?

「小凡妳看妳看,才一段時間不見就這麼沒禮貌,氣死我了!」

「別氣別氣,生氣可是會老的哦!」

「小凡,妳知道那女生長得如何嗎?」經過女兒的安撫,劉媽媽表情和緩許多。

「長得很可愛,一副討人喜歡的嘴臉,不過很安靜不多話,像個鄰家女孩。」路路回想著第一次見到楊樂多的情形。

「叫什麼名字啊?」

「楊樂多。」

「養樂多?」劉媽媽彷彿聽到什麼怪名字。

「不是,她姓楊,小飛都叫她多多。」

「這個名字沒聽過,我應該不認識她父母。」被女兒搥背搥得很舒服,劉媽媽快要睡著,眼睛快要瞇成一條線。

「當然,她只是出自一般家庭。」

「嗯,平凡百姓的女兒呀?有趣,有趣!」

奇怪,難道劉飛舞的父母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居然會在意女孩子的家世。不過也難怪啦,有幾個父親能開PUB讓兒子經營又有自己的事業?

當然現在還無法知道劉飛舞父母真實身份,只好等待線索一點一滴浮出檯面。

其實劉飛舞還沒睡,母親和姊姊的對話他全聽到了。

他面露一種很少出現在他臉上的憂慮。事情會如何發展呢?

 

早晨的天空穿上一件蔚藍,陽光是和煦的。

楊樂多經過昨晚的思考,看起來有精神多了。

「早,妳今天好可愛哦。」同學跟她打招呼。

「謝謝,早安。」

今天她作了一個小改變,她將長捲髮綁成兩束,看起來像個高中生。

話音剛落,張君芳剛好經過她身邊。

「芳芳...」楊樂多呼喚她。

但是張君芳只是看了她一眼,表情好像有些尷尬,連句招呼也沒打便自顧自向前了。

楊樂多有些失望,她和她不應該變成這樣的啊!

為什麼?

幸好她們選的課不完全一樣,但是在班級的教室張君芳的位置和楊樂多隔一個座位,楊樂多向右看還是會看見她。

一切和往常一樣,上課,下課,吃飯。只是張君芳不會來找她,一個人獨來獨往的行動。

她不像楊樂多有劉飛舞或小木來關心。

「她真的不理妳了?」劉飛舞問楊樂多。

「是啊。」楊樂多愁眉苦臉

「那乾脆和她絕交好了,反正她之前害得妳誤會我,差點不理我。」

「飛舞!可是她說的有一部份也是事實唷!」小木突然出現揶揄他。

「什麼,我哪裡跟女生單獨在一起了?」

「可能她看到的是路路吧!」小木好像認識路路。

「那也不能亂說話啊。」

此時,楊樂多抬起水汪汪的眼睛看著小木,問他說:

「小木,路路是誰啊?」是名片寫著公關的那一個嗎?

「哈,她是飛舞的姊姊,我和她很熟。」

「她長得很漂亮。」

「妳真的這麼認為?」小木認真的問楊樂多。

她用力的點頭。

「我想我還是趕緊找個時間跟芳芳談談好了。」她望向張君芳空空的座位。

「再談也沒用,妳看不出她嫉妒妳嗎?」

楊樂多傻愣愣的看著劉飛舞。

「明明錯的不是妳,她卻擺臉色給妳看,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不要理她了!」

劉飛舞心裡很是不平才會說出這些話,就算再怎麼喜歡他,也不能這樣對待自己的朋友啊!

小木無奈的點點頭。

「對了...」劉飛舞突然想到什麼,走到自己的座位翻書包,拿出一包紙袋遞給楊樂多。

「這是我們之前在動物園拍的照片,我一直忘記拿給妳。」

楊樂多看了那看照片,不自覺笑顏逐開。

「哈哈,你現在和那時候差好多哦...」

「楊樂多同學,校長室有來賓找妳!」教室門口傳來一道宏亮的聲音,打斷楊樂多看照片的動作。

楊樂多莫名其妙的看了看門口的傳話同學,又看看小木和劉飛舞,他們 表情也呆了。

她上前問傳話同學:「請問那個人有說他是誰嗎?」

「沒有耶,好像是學生的家長。」

楊樂多心中的問號無限放大中。

她懷著一顆搖擺不定的心情前往校長室,她不自覺的加快腳步,只希望能快快看到那個人。

當她推開校長室重重的木門,映入她眼簾的是...

空間的正中央放著以高級檜木製作的會客桌椅組,右側木椅那邊坐著一位年約四十出頭的婦女,她正望著落地窗那邊出神,手上拎著香奈兒山茶花包。

她的樣子雍容華貴,不若一般婦人。

似乎是聽到木門推開的細微聲音,她轉向門口這邊,望著楊樂多開口說:「妳就是楊樂多?」

「嗯,請問妳認識我嗎?」

呼,好緊張,她到底是誰?

「我本來不認識,卻因為我兒子才認識妳。坐下來喝茶吧!」她啜了一口高山茶,面帶微笑的幫楊樂多倒了一杯。

「謝謝。」剛才的緊張似乎和緩許多。

「妳知道嗎?妳害得我兒子又回到宅男的日子,妳說妳要怎麼負責?」

突然聽到貴婦這麼說,她腦袋像壞掉的齒輪一時轉不過來,停頓一會兒才問道:「妳說的是飛舞?所以妳是飛舞的母親?我要稱呼妳伯母?」

「我還沒那麼老,叫我阿姨。」劉媽媽眼睛轉了一下。

天啊!劉飛舞的母親為什麼會找上自己?

該不會是...該不會是?

楊樂多腦海中浮現出電視上播出的肥皂劇,男主角的母親反對女主角和她兒子在一塊,於是拿出支票或現金要女主角和男主角斷絕來往,這樣的無聊劇情畫面。

於是楊樂多戒慎恐懼的等著劉媽媽要說的話,雖然她也沒有一定要和劉飛舞交往。

「其實我們家很窮的,全都靠小飛他...唉!」

窮?她越聽愈糊塗,那麼那一天的進口車是怎麼一回事?郭彥祥又為什麼說劉飛舞是溫室花朵?而且劉飛舞的姊姊還是金色國度的公關。

楊樂多一直自認為和劉飛舞沒有特別的關係,所以也沒去問他的家庭,經濟狀況。劉飛舞也沒有跟她提及家人和作過的工作,包括同學老師。

有很多關於劉飛舞的事也是聽來的,畢竟自己是這一學期才轉來的。

「妳看,這是他高一的照片。」劉媽媽把照片放桌上。

「噗哧!哈哈哈!」楊樂多看了顧不得形象大笑。

「笑什麼,沒禮貌!」總覺得劉媽媽的兇是裝出來的。

「是是,不好意思!」要不笑真的很難啊。

高一的劉飛舞竟然是這副德行。

鳥巢頭上面髒髒的,好像隨時有蒼蠅棲息,身上的衣服簡直是路邊撿來的抹布縫一縫穿上的,臉上的笑容很痴呆,不過也很青澀,戴的眼鏡也不知是不是偷曾祖父的遺物來著的?

令人不敢置信,但那張臉的確是他啊!

楊樂多拿起照片瞇起眼,仔細端詳了一會兒。

沒有合成的痕跡!

「他爸是做水電的,根支付不起他的學費。起初小飛也像其他宅男一樣,放假不是打電動就是在家看影片,房間還擺了模型,整天不出門;連我都看不過去想毒打他一頓。」

這麼說來同學,老師都誤會他很有錢?其實劉飛舞也是很辛苦的在生活著?

楊樂多把高山茶乾掉,茶香的回甘讓她唇齒留香,她繼續專注的聽劉媽媽講下去。

「後來高中畢業小飛考上這間學校,他也知道學費要靠自己,於是找到現在的工作。」

「他是作什麼工作?」楊樂多開始進入狀況了。

「妳不知道?他沒有告訴妳?」劉媽媽不知在生什麼氣。

「我沒問他,他也沒有提起。」

劉媽媽點點頭,像是明白了,替自己再添一杯茶,繼續講下去:

「為了現在PUB的工作,他改頭換面,把自己打扮成迷死人的帥哥,連我這母親都差點認不出他。說真的我比轉喜歡他時髦的樣子,他只是不打扮不然外表哪會輸給人家呢?」劉媽媽言談中不掩驕傲的神情。

「小飛高中三年從沒交過女朋友,但是自從變成型男,不管是在PUB;還是在大學,都很受女孩子歡迎,但是他都不甩人家,連我都一度懷疑他的性向有問題。但是當我偷看他的電腦日記,知道他有喜歡的女生,妳知道我這做媽媽的有多高興嗎?」

劉媽媽真是太適合演戲了,她的表情簡直比發現新大陸還要高興,劉飛舞一家人都是演藝圈的料。

楊樂多心中這麼想。

劉媽媽喝口茶,吞了口水,又繼續滔滔不絕:「可是啊,居然聽他姊姊說一直沒進展,最近又給我變成宅男,真是存心氣死我!這都是妳害的!」

楊樂多被劉媽媽的變臉給嚇到,現在她馬上換上一張責怪的表情。

「對不起,我不知道他會這樣子,我也承認他紅頭髮比較好看。」

的確自己也有不對,要不是劉飛舞為了給她安全感,他也不會犧牲這麼大。

「現在他如果再繼續這副土樣,工作很可能就要丟了,我相信妳也不願意看見這種事吧?」

楊樂多搖搖頭。

「可是我怎麼說他也說不聽,我真是想破頭也想不明白他這麼做有什麼意義?女孩子不是都喜歡帥氣的男人嗎?還是妳比較奇怪?喜歡宅男?」

這句話如雷貫進楊樂多心中。

好像都是她那個一時興起的徵男友廣告害的,這下怎麼辦才好?

「總之一定是因為妳啦,他在日記上寫了很多喜歡妳的字句,妳要讓他恢復成型男的模樣,否則我不放過妳。」

「我會跟他說說看。」這句話真是超沒說服力的。

「說沒有用,妳要用一些方法!我給妳三天的時間,他這個調酒師的位子隨時都有人想要,妳要是也有喜歡他,就趕快想想辦法不讓他丟了工作。」

劉媽媽要再倒一杯茶來喝,卻只是滴滴滴的倒出幾滴茶水,高山茶已經被喝光了。

「好了,我也該回去啦!不要跟小飛說我有來,只要小飛保持帥帥的,你們要交往或怎樣我都不管。」她拎起山茶花包,臉上的表情終於和緩多了。

「真的很抱歉,我一定會讓他恢復成型男!」楊樂多把自己的茶喝掉,也跟著起身。

「我就相信妳了,給我妳的手機號碼。」

劉媽媽拿起自己的手機,準備輸入。

 

心裡還是覺得很奇怪!

楊樂多回教室途中一直想著劉飛舞的媽媽。

她說她們家很窮,可是她散發出來的氣質一點也不像,她眼中流露出高傲的神色。

還是相信吧!她對劉飛舞的家庭狀況也不甚了解,畢竟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啊。看見同學們的桌上都放著一張完成或未完成的素描畫,她想起剛剛是自最喜歡的素描課,因為劉媽媽的關係而錯過。

她才剛拉開椅子要坐下,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便由遠而近,是劉飛舞,他應該是想問剛才的事。

「多多,是誰找妳?怎麼這麼久?」

「呃...是以前同學的媽媽,他失蹤了,所以來找我打聽消息。」楊樂多回答得有點緩慢。

呼,剛剛沒有先想好台詞,差點答不出來,幸好她還算臨場反應佳。

「那妳知道嗎?」劉飛舞好像不疑有它。

「我當然不知道啊!但是聽伯母這麼一說,我也很擔心他,於是跟伯母提供幾個他以前常去的地方,希望幫得上忙。」楊樂多說得煞有其事,原來她也有演戲天份。

「我想她找妳是找對了!剛才的課妳沒有上到,老師說妳只要把作品交出來就可以,如果有哪裡不懂我再跟妳說。」

話畢,劉飛舞便抬腳回到自己的坐位,楊樂多卻突然從後面叫住他...

「飛舞!」

「嗯?」黑眶眼鏡下的眼神亮燦燦的。

「這個星期日你有空嗎?」

「啊...有什麼事嗎?」他有點受寵若驚的樣子。

「沒什麼特別的事,只是想請你陪我聊聊,隨便逛逛,我們好像沒久沒有一起出去了。」

楊樂多笑容嬌美得如春天花開,看得劉飛舞心花怒放。

「好啊好啊!我看我有沒有空,就算沒有空我也會抽空,是我去妳家接妳還是在哪裡碰面?」

「我們下午兩點在梅杜莎酒館碰面好了,不見不散哦!」

「是!」這一字回答得非常有精神

劉飛舞感覺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楊樂多開始喜歡他了嗎?如果是的話,他的改變就值得了。

這是她第一次主動約他出去,那是不是代表兩人的曖昧期快要結束?他好希望成為情人的那一天快點到來。

他腳步輕盈的轉身離開,卻沒有看到楊樂多眼中複雜的神色。

她又開始在課本上塗鴉。

他發現今天過得特別快,放學後,她想尋找劉飛舞,卻只看到他空盪盪的座位。不得已她只好咬咬牙,背起書包一個人回家。

小木應該是和劉飛舞一起走的吧?她心中這麼想。其實從以前開始,他們都是比其他同學還要早離開,但是為什麼她現在才意識到呢?

楊樂多掃了一眼張君芳充滿寂寞色彩的座位,她想起她總是和這個外表前衛的女孩在一起。

自然沒有去關心劉飛舞在忙什麼,做什麼工作。

自然也沒有注意到這個女孩其實暗暗喜歡劉飛舞好久好久。

其實多少也聽過劉飛舞從事的工作性質,他的工作好像常常會認識不同的女孩。可是不知是不關心他還是怎樣,她就是不會問他關於工作的事。

若不是劉媽媽,她也不會知道劉飛舞戲劇性的秘密。

楊樂多輕嘆一口氣,繼續往前行,在教室角落似乎有雙眼睛炯炯的看著她瘦小的背影。

她想,如果自己現在還在慈音大學唸書,就不會遇到劉飛舞,郭彥祥,張君芳還有小木。

她將持續浸淫在過去的沈痛中,所有的一景一物都和“那個人”有關。因為來到綠洲大學,她才能夠把過去阻擋在遠遠的地方,不讓它傷害她。

過去真的能煙消雲散嗎?還是她依然活在自己的世界。

心中閃過這個唸頭時,校門口一抹熟悉的身影佇立在她面前。

從這個角度,她只能看見他的側臉。第一次看見他的側臉她心底便升起一股奇異的感覺,這感覺促使她主動跟他打招呼。

但是她也說不出那是什麼樣的感覺!

「放學了?」

「你才剛才班?」她注意到他的手沾到了黑油,還未完全洗乾淨。

「這個給你。」她掏出一張溼紙巾給郭彥祥。

「謝謝。」

「今天怎麼有空?」

「我們提早下班。」他擦乾淨手,緊張的將紙巾握在手心裡。

「為什麼?是不是很累?」

「沒有,只是想問妳很重要的事。」

「重要的事?」楊樂多像忍者般機警的看看四周。

「我們去別的地方講。」

            

史萊姆茶館。

又是這裡?

楊樂多不知道哪裡有平價又舒適的地方,所以又帶著郭彥祥來到此處。

她依稀還記得她對劉飛舞說的那些話,只是當天的人們都不一樣了。

茶館迴繞著由小提琴演奏的巴哈名曲,和店內的景物很不協調。

郭彥祥聽不懂,傻愣愣的專注點飲料。

楊樂多點了水蜜桃紅酒冰沙。

郭彥祥拿不定主意,最後隨便點了茉香綠茶。

「你知道嗎?看一個人點的飲料也能夠看出他的個性哦!」楊樂多吸了一口冰沙。

「真的,那我是什麼樣的個性?」

「呆板,樸實,善良。」

「好像真的是那麼回事耶!」郭彥祥不好意思的絞著手,意思意思的喝口茶。

「你想問我什麼事?」過沒多久,冰沙只剩一半了。
  「啊!對了,我就是為了這個找妳的。」經楊樂多這麼說,他才想起來;一副大夢初醒的樣子,他第一次來這樣的店,難免有些緊張。

他吞了口水,便脫口而出:「妳...有和劉飛舞交往嗎?」

楊樂多像是聽到什麼驚世話題,到口的冰沙差點嗆到:「咳咳...咳,你說什麼?飛舞?我哪有和他交往。」

「可他不是為了妳變成宅男嗎?妳有沒有感動?」

楊樂多順了順喉嚨,正色道:「我的確是說過太帥的男生我不要,我要宅男當我的男朋友,但是我不希望誰為了我而改變!」

「那...」郭彥祥手指輕彈著桌面。

「既然這樣,妳願意和我交往嗎?如果那個傳言是真的,我長得不算帥;絕對不會讓妳不安,妳不用再經歷男朋友被搶走的痛苦。」

郭彥祥天外飛來一筆的表白,讓楊樂多不知所措,迅速把剩下的冰沙快速解決。

突然間,郭彥祥握住她放在桌上的左手,對她說:「我想我喜歡妳...」

楊樂多嚇得右手拿的杯子差點掉下來,她從來沒想過郭彥祥會有向她表白的一天。

她感覺全身都在微微的顫抖,面對眼神如此執著的郭彥祥,她該如何是好?要怎麼做才不會傷害他?

「對不起...」除了這三個字,楊樂多找不到其他的字詞來表達自己的心情。

「呃?對不起...意思是?」他的手依然沒放開。

喀喀...楊樂多放下手上的玻璃杯,杯子和玻璃桌輕撞出聲響。

巴哈名曲演奏到這裡結束,停了下來。

茶館瞬時很安靜,只剩下客人細微的談話聲,幽暗燈光更顯得這家店陰森森的特色。天花板的鬼魂似乎要隨時把人吞蝕掉。

楊樂多深呼了一口氣,說出她的回答:「我...不能夠和你交往,對不起.對不起。」

此時此刻,郭彥祥才終於放開她的手,那臉上的表情淒楚無比。楊樂多心想,他應該是第一次對女孩子表白吧?

「妳喜歡...劉飛舞對不對?」

  楊樂多料想不到,這句她曾對張君芳說過的話,如今會從郭彥祥口中說出。

「這跟我喜不喜歡他沒有關係吧?你很好,可是我們不適合。我比你想像的複雜很多很多,你值得更單純的女孩子!」楊樂多的眼神有著不若平常的堅定。

原來,這就是阿輝說的被發好人卡啊?如今他總算是嚐到箇中滋味了。他不是早就知道正妹不會愛上宅男嗎?為什麼還被她深深吸引?

「妳終究不會喜歡宅男的是不是?」郭彥祥起身,背對楊樂多,他不想讓她看見他的表情,他深怕等一下自己會情不自禁掉下男人的眼淚。

  「不!我在網誌登的廣告是真的。那個時候,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我覺得你會成為我的男朋友,所以我才一直希望你報名...」

  楊樂多也忍不住站了起來,引來大家注目。店裡面此時卻放了不協調的吵雜音樂,她必須大聲一點說話。

  「但是...後來你卻消失在我的世界,我一直找你找不到,等到我放棄了你才出現,可是那份熟悉的感覺卻不見了...你說我能怎麼辦?我不想欺騙任何人,這跟你是不是宅男沒有關係。」

郭彥祥依然沒有轉過頭來看她,她也不想走到他面前給他難堪。

「阿祥,希望你記得,愛情是不容許一點點自卑的。你在意的對方不一定在意。好好珍惜每個相聚的時刻,感覺一旦消失便再也要不回來。」

雖然音樂很吵,但郭彥祥離開的腳步聲她卻聽得一清二楚。

他一語不發的走了!沒有道別,他的背影好寂寥。

  她想以後應該很難見到他吧?他會刻意避開她,她會故意不去“好運來”機車行。

  郭彥祥已經正式消失在她生命中!

楊樂多坐了下來,喚了服務生,點了檸檬汁。

她要把這杯喝完再走。

然後回家吃晚餐,洗澡,睡個大頭覺。

氣象說明天是個好天氣。

是啊!明天一定是全新的一天!

一定!

創作者介紹

熊兒綺思異想

cm2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