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是我的未婚妻"

  真是邪門!連洗澡腦海中都不時浮現這句話,弄得我一點食慾也沒有,南瓜派原封不動放在桌上。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實行我的計畫吧!

  等不及擦乾頭髮,我拿起自己的滑蓋手機,撥了幾個熟悉的按鍵,電話彼端傳來了吵雜的來電答鈴。

  「喂!還沒睡呀?+_+」

  『莉莉亞?妳還會打給我呀?我還以為妳早就忘記我了。』

  哦~這酸不溜滴的語氣是怎麼回事啊?

  「接到我的電話是妳的榮幸,還敢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虧我還要幫妳牽紅線,啊啊~不要就算了吧!=o=好心沒好報。」

  『妳說什麼?有帥哥?』

  果然,雪衣的口氣變了,作戰計畫第一步成功!

  「是啊,就那個轉學生啊,要不要?」

  『哈哈哈,他的確是帥得會讓人流口水...可他不是說他是妳未婚夫嗎?』

  「他弄錯了,妳看我的樣子像是要和奇羅分手嗎?」

  『這倒也是。』

  我們倆沉默了一會兒,這丫頭竟然給我發出奇怪的聲音=_=^

  『呀~~~』

  見鬼啦妳?

  『我太高興了,那麼帥的男孩終究不是妳的,妳就乖乖的守著奇羅。說吧!妳要怎麼幫我?』

  雪衣這丫頭還是老樣子,標準外貌協會成員,之前被帥哥傷透心的事好像沒給她教訓。唉,希望這次可以讓宙斯喜歡上她,這樣對大家都好。

  「嗯~妳明天等我的消息吧!」

  『不要,透露一些細節給我...

  等不及她說完,我趕緊掛上了電話,在跟她講下去我書都不用看了,我想她一定在電話那一端氣得跳腳,因為我手腳俐落的關機了。

  我滿心歡喜的拿起英文課本邊看邊吃南瓜派,是啊,應該是這樣高興才對;可是我的心裡卻出現了一個聲音:

  "我這樣做對嗎?"

  剎那間吃到一半的南瓜派掉到桌上!

  「猶瑪阿姨,幫我把剩下的派清理一下。」

  這就是我,標準的大小姐脾氣。猶瑪是我們家請了多年的佣人,也是她幫我做南瓜派。對於她,我只有滿滿的感激。

  「來了來了~」

  因為她如鐵牛般任勞任怨的精神,我得以去做我想做的事,可是她今天看起來不太一樣;究竟是哪裡有異樣我也不太清楚,也說不定是我的心理作用。

  「阿姨妳今天是不是有化妝啊?^o^

  「哪,哪有?我都這把年紀了化什麼妝?倒是妳這年紀的小女生,隨便畫個淡妝就很美了。小姐好像有心事呀?」

  猶瑪對我就像親生女兒,但又沒有一般母親的嚴厲,她渾身散發的高貴氣質常常讓人忘了她是佣人,我小時候以為她會嫁給我爸爸,長大後才明白她根本不喜歡我爸;全都是爸爸自己在單戀人家。所以我的新媽媽夢也破碎,告訴自己在天國有一個媽媽就夠了。

  「我哪有心事?沒有啊!6_6」

  「這點瞞不了我的!-_-小姐我從小看到大,妳抬一下手、一個眼神,我就知道小姐在想什麼。」

  有這麼誇張嗎?-_-

  「是不是奇羅少爺的事?」

  「沒有,跟妳說沒有就沒有嘛!」

  我不喜歡這種感覺,像是透明紙一樣被看穿,好像她很了解我;好像沒有什麼事逃得過她的法眼,即使她是把我帶大的人,我也不喜歡這樣子。

  「唉呀,我們的小姐生氣了,我先出去,真是對不起啊!^_^

  知道就好!算妳懂得察言觀色。

  猶瑪俐落的收拾後,便匆匆的離開我的房間。

  唉!好煩呀,我有表現得這麼明顯?讓猶瑪一眼就看出我的內心?都怪我自己,當初喜歡上奇羅的時候,因為一直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整天纏著她講奇羅的事,聽到她耳朵都快镸繭了。時光如梭,這都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

  奇羅...^_^不知他下班了沒?明天我一定要延長和他相處的時光!

  一想到他我就精神百倍,把明天要考的科目全都拿出來讀,剛才睡得太多我現在一點睡意也沒有。

  這次第一名非我莫屬!

 

 聯合國高校

  今天早上我對著鏡子一遍又一遍的練習笑臉,務求看起來親切美麗自然又不做作,感覺就像瘋子,亂笑一通;完全不像平常的我。

  「小姐~快遲到了!」

  「好,馬上來。」

  翹鬍子叔叔在外面催促著我趕快上學,左手還拿著紅旗搖啊搖。

  就是等一下,我就要對那個臉皮厚厚的宙斯硬擠出笑容,還要向他問好,這是計畫的一部分。想到這我就覺得自己十分委屈,不過這都是爲了我和奇羅,也爲了雪衣,所以短暫的犧牲不算什麼。

  宙斯在他的座位靜靜的聽音樂,似乎沒察覺我已經來了,奇羅可能是工作太累,到現在還沒來。雪衣眼睛閃閃發亮的看著我*_*,她好像很在意我昨天對她說的話。

  作戰開始!^_^我對雪衣打了個PASS.

  「宙斯,宙斯同學~」

  我搖了搖他的肩膀,擺出我的完美笑容。

  「啊?莉莉亞?o_o」

  他好像很驚訝,明亮的眼神猶如夜空中的星星,迅速的拔掉掛在耳朵上的耳機,然後精神抖擻的對著我,看來我早上的練習很成功。

  「呃...昨天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不應該那樣對你的;請你原諒我T_T,我們從今天起當好同學,你說好不好?^_^」

  我偷偷的看了雪衣一眼,她對我做出快要嘔吐的動作=%=,不只是她,我自己也快受不了;镸這麼大以來,何時對人低聲下氣過?

  「妳不要這麼說,昨天的事我早忘了,妳是個很好的女孩。」

  「你是說真的嗎?我本來還擔心你會不接受我的道歉,爲了表達我的誠意,我想請你喝杯茶,放學後在對面巷子內的"LUCKY TEA"等我...好不好?」

  演戲當然要演真一點,我伸出我的右手,表現出一付很有禮貌的樣子要和他握手,他也很識相的握住我。

  「當然好啊!YA~我要和莉莉亞...唔!」

  這個笨蛋,竟然高興得準備大聲囔囔,這是秘密計畫讓人知道就泡湯了;我已顧不得淑女形象,伸手摀住他的嘴巴,一不小心竟然整個人貼到他背上...T///T

  完了完了,我現在是什麼姿勢啊?一定很曖昧,要不然全班怎麼都在笑?班長葉里一付要殺了我的表情;雪衣搖搖頭,手指向我身後,天啊OoO!該不會是...?

  奇羅!

  我非常非常不願意的緩緩回過頭,證實雪衣的暗示,果然,沒錯!

  奇羅呆呆的站在他的桌子旁看著我,看我和宙斯這種奇怪的姿勢,這種好像我抱住他的姿勢。

  「我...我,不是你想的那樣子T_T。」

  奇羅沒說什麼,只是嘆了口氣放下書包,輕輕的把我抱離宙斯身上。

  感覺好像有什麼事要發生了,我是不是闖了大禍?雪衣在她的座位雙手合時默默祈禱。

  「那傢伙是誰=^=?」

  我第一次看到奇羅這種表情o_o。

創作者介紹

熊兒綺思異想

cm2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