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早晨,郭彥祥比約定時間早到十分鐘,楊樂多遠遠就看到他坐在閃亮亮銀色一二五機車上面。

「嗨,等很久了嗎?」

「沒有...我也才剛到。」郭彥祥搔搔頭。

為了坐機車,楊樂多穿上牛仔褲以免穿幫,她的心情有些緊張;她發現郭彥祥身上少了一樣以往讓她安心的元素。

是黑眶眼鏡嗎?

機車行進的路上,楊樂多打破沉默:「你現在好像不戴眼鏡了?為什麼?」

「呃...這個嘛...覺得戴眼鏡的自己很拙。」

「不會啊,你怎麼這麼想?」

她說的是真心話,他不想當宅男了?

郭彥祥沒回答,繼續往綠洲大學方向行進。

他覺得楊樂多很會安慰人心,明明就很土的樣子她也不會直接說破。

善良的女孩子!

大約二十分鐘後,他們在校門口停下來,楊樂多例落的脫下安全帽,便注意到大家的眼光。

校門旁有一個吸睛物體。

那是一輛高級進口紅色轎車;帥氣逼人,楊樂多不懂車,但也多看了幾眼,驚訝之餘發現了更令她震驚的人。

從副駕駛座出來的人。

說了讓她無言以對的話:「原來多多妳今天讓他載啊?妳還和他在聯絡?怪不得...嘿嘿...」

他冷笑了幾聲。

這時候駕駛座那邊的門開了走出來的是名身材火辣,棕色長髮及腰,穿露肚裝的性感美女,這位正妹好像在劉飛舞家出現過。

她走到劉飛舞身邊,他一手握住她的細腰。

「如果妳今天和我交往,妳就能像她一樣坐在舒適的車裡吹冷氣,而不是忍受大太陽底下還穿著厚外套。妳為什麼這麼傻?」

性感美女抬起下巴對著楊樂多笑,楊樂多只是看著劉飛舞,她該如何回話呢?

她只聽表面的話,卻沒有仔細看劉飛舞的眼睛,聽他的語氣。

他的眼神寫滿了心痛。

他的語氣和不忍孩子吃苦的父母如出一轍。

不知為了什麼,她看他的手停在那水蛇腰上,她的眼眶便一點一滴的濕潤。

真是不爭氣,竟然就這樣子哭了!

「喂,你!」

郭彥祥看不過去,推了劉飛舞一把。握住細腰的手因而放開,劉飛舞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你幹什麼?你以為你這樣很神勇?」

「你太過份了!」

「過份?我不是聖人,我看見喜歡的女孩子和你這種人在一起當然會生氣,明明她也有喜歡我的,偏偏你來搞破壞!」

「什麼叫這種人?講話放尊重一點!」

「尊重?你隨便推人就是尊重嗎?」說著,劉飛舞送給郭彥祥重重的一拳。

郭彥祥臉上掛了彩,卻還是逞強說:「你似乎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其實那都是你爸的關係不是嗎?」

他在說什麼?楊樂多糊塗了。

「哼,你又懂什麼?總比你在機車行做黑手又尾巴蹺得高高的好多了吧?」

「至少我靠自己努力。」

「哈哈,那又怎樣?你還是很窮啊,你根本不能給多多什麼!」

「你這個溫室花朵!」

「你說什麼?搞不清楚狀況的青蛙男!」

劉飛舞眼神陰鬱,擺出要打架的架勢。

眼看情況不對,楊樂多上前抱住劉飛舞的腰。

「不要打架好不好?飛舞,上課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阿祥他沒有惡意,他只是...」

 楊樂多話都還沒說完,劉飛舞便牽著她的手往校裡頭跑,郭彥祥一時愣住只能站在原地。性感美女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開著進口車跑了,眾人也是這時才發現她早已不在現場。

劉飛舞並不是帶楊樂多到他們的教室,他帶她到校園西邊的涼亭一角,那附近還有一棟傳說中鬧鬼的廢棄宿舍。

他的手依然沒有放開的意思,楊樂多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暴躁的劉飛舞,她不知道怎麼面對這樣的他;是自己讓他變這樣的嗎?

這也是第一次,面對他心情緊張得一顆心都快掉出來了。

「妳想和他交往?」劉飛舞頭抵著楊樂多的前額。

「我沒有。」

「那他怎麼又和妳聯絡上?」

「你放手好不好?」你去找你的女朋友,你沒有資格阻止我交朋友的權利。」

「妳還是為了那個謠言生氣?」劉飛舞似乎有平靜的跡象。

「說要為我改變,結果帶女朋友來我面前,這就是你說的不一樣?」

楊樂多喃喃自語的抱怨著。

「我又沒說她是我女朋友。」

「你摟著她的腰!」她這話幾乎是喊出來的。

劉飛舞緊緊的環抱住楊樂多,讓她不再繼續掙扎,他心裡感到一絲絲的安慰,至少這女孩多少是在乎他的。

如果不在乎就不會生氣,不會傷心,亦不會為對方的一言一行敏感。

「真的,她不是我女朋友,她是我姊姊。妳不信可以去問她,我可以給妳她工作的位址。」

「我沒有時間。」她轉過頭去不看他。

張君芳跟她說的果然沒錯,剛才那女生一定是和他很親密的人,聽的時候沒有覺得什麼,但親眼見到又是另一回事。

「多多,真的對不起。當我看見妳和那個男的在一起,心裡就好像有一把火在燒,希望他不幸,不停的詛咒他;妳看到我摟著我姊的腰難道沒有這種感覺嗎?」

「當妳聽見我的傳言以後,會不會睡不著覺?會不會一直想著我的事?如果會的話,代表妳是有點喜歡我的。」

楊樂多睜著圓圓的眼聽他說話。

「我也聽過關於妳的傳言。」

「我?是誰說的。」

「是妳的高中同學。他說妳曾經很愛妳的男朋友。」

「不要說了。」

「但是他身邊有了別人,不小心被妳發現...」

「我叫你不要再說了!」此時,她的淚水已經決了堤般洶湧而出,低下頭不讓他看見她的樣子。

劉飛舞用手背輕輕拭去她的淚滴。

「不要再逃避了好嗎?妳越是逃避,妳心裡的傷便越是無法平復。」

「聽說他是個很帥的男生。」他繼續說下去。

「因此妳在部落格半惡作劇的征男友?」

「嗚...我...我只是...覺得好玩...」

楊樂多已經泣不成聲了。

劉飛舞的心也很痛。

他知道,她曾經對那個男生用情很深。才會一提到他便無法壓抑的哭泣。

他相信自己就是那個讓她忘記情傷的出口。

時間就像是停止了,不知過了多久...

「好了,我沒有怪妳。哭一哭心情好多了吧?」

她抬起淚眼汪汪的眼眸。

「我想回去上課。」她看起來眼神很不一樣。

「好啊,幫我跟班導說我要請假。」

劉飛舞拍拍楊樂多的肩膀 獨自揚長而去。

她盯著他線條優雅的背影,視線沒有移開的意思。眼睛餘光瞄到自己的外套口袋,發現靜靜躺著一張名片。

上面寫著一排住址。

他是什麼時候放的啊?

 

「劉飛舞請假?」

「嗯!」

「是因為早上那件事嗎?」張君芳又開始雞婆。

「不知道耶,算是吧?」楊樂多有一搭沒一搭的答著。

「聽說是一個正妹載他來學校,那是他女朋友嗎?」

「我怎麼知道啦?反正和我無關。」

「哈哈,妳真無情。」

劉飛舞對自己說的那些話,句句都像光線一樣照射她心裡每個角落。

教授中文的聖誕樹老師無聲無息的走了進來,站上講臺打開課本便自言自語的念起課文。

她頭上總是別著一朵大杜鵑花,身上能戴飾品的地方全都戴了。

楊樂多無聊得在課本上塗鴉。

「做人要有原則,要光明正大,不然必自誤誤人;同學要銘記在心啊。」

聖誕樹老師習慣講課到一半便突然說起人生大道理,然後便滔滔不絕直到下課,可憐的學生便得自己吸收課文。

“原則,我是有原則的人嗎?”楊樂多捫心自問。

本來自己的原則是絕不和帥哥交往,可現在這個原則似乎一點一滴的瓦解中。

一整天感覺怪怪的,也不想和張君芳多說什麼。

放學後她放張君芳鴿子,一個人先開溜。

時間下午四點半,她在不遠處看見一個人。

郭彥祥。

老天,今天是犯太歲嗎?為什麼許多麻煩事都累積在今天呢?

自己做的事要自己負責。

她笑著走向他。

「你在等我?」依然是她先開口。

「嗯...我載妳回家。」

「不用了,現在應該還有公車,我想一個人。」

「是因為他嗎?」郭彥祥直覺想到劉飛舞。

「你臉上的傷還好嗎?」她刻意轉移話題。

「不礙事,沒想到他真的給我一拳。」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劉飛舞,衝動,暴躁,平常他都是從容優雅。」

「那...他帶女朋友出現在妳面前妳還會考慮和他交往嗎?」

類似的問題劉飛舞似乎也有問過。

「這個你就不要管了,而且那也不是他女朋友。」話一說出口,楊樂多自己也嚇一跳。原來自己在潛意識已經選擇相信他了。

「妳相信他的話?」郭彥祥瞪大眼睛。

「我要去坐車了,今天的事真的很對不起你,都是因為載我才會...」

「這不是妳的錯,是那傢伙太自以為是了。」

「我先走了,再見。」楊樂多轉身,準備離去。

「我會再來找妳的!」

楊樂多裝作沒聽見。

不管楊樂多是怎麼想,劉飛舞還會做什麼事,他郭彥祥已經決定不輕易放棄楊樂多,現在他不會像當初樣跑開,讓步了!

希望一切還來得及。

 

晚上八點,明月高掛,燈火通透,某些人的精采才正要開始;他們是白天休息的動物,或者是有用不完的活力等待宣洩。

~金色國度PUB~

它的營業時間現在才開始,卻已經人滿為患,一群飲食男女隨著魔魅迷幻的音樂扭腰擺臀,甚至有的還忘情擁抱,互相挑逗。

一名充滿性感魅力的美女,身穿迷你裙,腳踩金色高跟鞋,在店裡忙進忙出,穿梭自如;臉上總是掛著笑容。

「路路,妳今天好漂亮喔!」二十出頭的黃毛小子跟她很熟的樣子,拿著酒杯在她面前晃啊晃。

「討厭,人家每天都嘛很漂亮!」

路路,她正是今天和劉飛舞一起去學校的女生。

「小飛,來一份特製雞尾酒~」

「OK!馬上好!」

被喚作小飛的,當然便是劉飛舞。

他的樣十和在學校判若兩人,頭髮用髮膠抓得翹翹,淩亂又有型。調酒的姿勢十足,儼然是職業級水準。

手腳俐落的將雞尾酒裝飾完後,他單手託盤,腳踩直排輪溜到客人桌邊。

「您要的雞尾酒!」

「小飛好帥哦,有女朋友嗎?」

不知從哪冒出的辣妹搭著他穿無袖背心露出的手臂。

「不好意思,我已經被訂走了,下次請早!」劉飛舞露出迷人的笑靨。

「啊~好可惜哦~」

這種情形幾乎天天上演。

他回到吧台,清洗酒杯。

「小飛,後來那個女生有打你耳光嗎?」路路不知何時已經靠過來。

「她才不會這麼粗魯呢!」

「哎喲,還沒在一起就這麼死忠,以後可怎麼辦呀?不過我看她還滿可愛的,不如叫她來店裡幫忙;這樣你們可以朝夕相處,又能招攬客人,一舉兩得。」

「這怎麼可以?我們生意已經夠好了!」

「好啦,好啦,跟你說笑。可是等爹地回來以後,我一定要過去爹地那邊,這裡就少一個人了。」

「那個到時候再說啦!」他開始把今天進的酒排到櫃子上。

「我是說真的,我可都是為你設想耶!」路路拿起一瓶龍舌蘭當飲料喝。

「是是是,謝謝老姊!」

路路用手肘頂他的背。

「哦!好痛,妳想謀殺親弟呀?」

「在工作場所不准叫我姊姊!」

「好,遵命!誰叫妳是店長?」

「我只是代理,真正店長是你耶,你懂不懂啊?」

劉飛舞繼續調客人要的酒,路路已經把龍舌蘭喝到一滴不剩了。

「我說小飛呀,暑假不是不快到了?」

「是啊!」有什麼奇怪的?

「你跟那個女孩什麼時候認識?」

「就三月啊!」

「三月?你到現在還沒搞定?你到底不是不男人啊?被爹地知道我看他八成把這家店收回去,不敢讓你經營了!」

「這個跟我喜歡多多有何關係啊?」劉飛舞額頭已經出現三條斜線。

「多多?這是狗的名字嗎?」她拍了一下吧台桌。

「什麼狗的名字?妳太過份了,這是比較親密的稱呼!」

「親密?人家又不是你的誰!」路路就愛吐劉飛舞的槽。

「她也有喜歡我!」

「是哦?那她怎麼不和你在一起?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遜?」路路頑皮的吐吐舌頭裝鬼臉。

「妳等著瞧,我一定在暑假之前讓她接受我!」幸虧DJ放的音樂夠大聲蓋過他的音量,要不然他一定成為全場注目的焦點。

「呼~音樂好吵我去叫小木放點別的。」

小木?路路口中的小是楊樂多和劉飛舞的同學嗎?或者只是同名?

「劉慶凡,敢不敢賭賭看啊?」劉飛舞對著路路遠走的背影叫囂,路路回頭白他一眼。

「你敢再叫這三個字我殺了你!」路路對自己的本名“劉慶凡”超級敏感,聽說劉飛舞這個名字本來是她的,卻被戶政事務所的人搞烏龍,長女的名字變成劉慶凡。

那時候他們父母都很忙,於是放著變成今天這種局面,劉飛舞正式變成弟弟的名字。

「妳要是不高興我把名字還給妳~」劉飛舞竟吹起口哨。

「誰要那個被你用爛的名字?」說完便去找她口中的“小木”,不再理劉飛舞。

劉飛舞無奈的聳聳肩,繼續他的工作。

 

楊樂多再見到劉飛舞已經是兩天后的事了。

她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來!

他他他...這麼做出這種打扮呀?要不是他開口說話,她還以為是別人呢!

「飛舞,真的是你嗎?」眾人不可置信。

「飛舞,你怎麼了?」還有人以為他發燒。

「嗚~我的夢碎了~」仰慕者甚至哭了。

他的位置前面擠得水泄不通,楊樂多懶得跟人擠,獨自留在自己的座位冷眼旁觀。

為什麼呢?他為什麼要把自己變成這樣呢?

染黑髮,剪土瀏海,戴粗黑框方型眼鏡;汗衫短褲球鞋。

太離譜了!這根本就是宅男裝扮嘛!

應該不是為了自己吧?

因為心裡有鬼,楊樂多耐住性子不去問他。

每到下課時間,一定有人會過去關心他,其中也包括了張君芳。

「唉,好可惜唷,這樣喜歡的你的女生不會減少嗎?」

張君芳從不主動找劉飛舞講話,但現在竟一反常態上前關心,楊樂多不禁感到好奇,猛盯著他們瞧,就是不願意過去。

「減少最好,反正我又不喜歡她們!」

呵呵,好狂的口氣啊。楊樂多在心裡分析著,外表已經十足的宅男樣,可是那眼神、態度哪裡像宅男了?

假扮的宅男!

這時張君芳又開口了:「不過我想在這個時候喜歡你的才是真心的。」

「哦?」劉飛舞顯然不太想理她。

但張君芳好像心情頗佳,連走回座位的步伐都像跳舞。

楊樂多開始感覺到什麼,但是說不上來。

「喂,妳怎麼不去關心人家呀?」張君芳過來了。

「他又不是生病,他只是換了新鮮的造型,有什麼好關心的?我剪了頭髮也不希望有人來問我!」

楊樂多故意音量放大,就是要劉飛舞聽見,但他卻裝作沒聽到,悠哉悠哉的走出教室。

看他跟之前反差兩極、品味糟到不行的服裝風格,楊樂多好想大笑三聲並且丟他板擦,他是不是放棄自己的人生?

但楊樂多也忘了,她刊的徵求宅男男友也被認為她心裡已經放棄自己的人生了。

「啊,我受不了啦!」張君芳突然用課本拍桌子。

楊樂多被嚇得目瞪口呆。

同學們把目光掃向張君芳。

「妳一定要這樣作弄他妳才高興嗎?」

「我沒有作弄他啊!」楊樂多一頭霧水。

「沒有,那為什麼妳在部落格說要徵求宅男當男友,飛舞他現在就刻意打扮成宅男,他本來不是宅男的。妳不覺得太巧了嗎?」

教室突然一片靜默。

她說的...好像也有道理耶!楊樂多獨自推敲著,但是張君芳也不需要這麼生氣吧?

瞧她現在都氣得呼吸變得急促了。

「妳今天是怎麼了呀?」也許她身體不舒服,楊樂多能猜到的也只有這樣而已。

「我只是看不過去...為什麼妳不懂得把握?」

楊樂多想起張君芳說過她希望有個像劉飛舞這麼優的男生追她,為什麼自己沒有留心聽呢?

該不會是...?

「妳喜歡他對不對?」楊樂多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子問,她無辜的微嘟嫩唇。

張君芳的表情如遭雷擊。

答案是什麼楊樂多已經很清楚了。

突然間一隻手輕碰楊樂多右肩。

「這個請妳喝。」原來是小木。

他遞上一瓶水果酒。

「Thank you!這個外面好像很難買到,你去哪裡買的?」

「從我打工的地方拿的,極品哦!」

「呵~」小木望向看著他們的張君芳,對她說:「不好意思啊,我只A到一瓶;下次有多的再請妳。」

「沒關係。」她臉上沒什麼表情。

楊樂多嘴巴正幹,立刻打開冰冰涼涼的水果酒喝。

「怎麼樣?」

「嗯!」楊樂多笑得眼睛瞇成一條線。

小木隨意的撥撥頭上的直豎短髮。

不知是有意無意,小木的出現適時的讓楊樂多避開和張君芳的僵局。

其實楊樂多心裡很感謝小木。

 

沒有否認是否就是承認?

楊樂多覺得非常沮喪。她和張君芳是好朋友,但她竟連好朋友喜歡上誰也不知道,真是遲鈍到極點了。

那麼,當張君芳看見自己常常和劉飛舞在一起心裡也是煎熬的?

怪不得張君芳要跟她說劉飛舞和一個女生很親密,其實就是要她和劉飛舞疏遠?

而實際上也是自從那一次,和劉飛舞開始保持距離。

為什麼不明說呢?難道朋友是這樣當的?

楊樂多有種被背叛的感覺。

放學後,楊樂多想找張君芳把話說清楚,但張君芳卻一看到楊樂多便別過臉去,頭也不回的加快腳步回家。

「芳芳,我有做錯什麼嗎?我不懂,妳應該早點跟我說的呀!」

楊樂多用靈全身的力氣大喊,但張君芳卻像耳聾似的,漸行漸遠。

「早點說什麼?」

咦...這聲音是?

楊樂多抬頭一看,差點笑出來。

「想笑就笑吧!」

「我印象中好像沒這麼高的宅男...」

「妳這是在稱讚我嗎?我是另類的宅男!」

「哦,你夠宅嗎?對了,芳芳她,好像喜歡你呢...」楊樂多眼神黯了下來。

「妳要把我讓給她嗎?妳跟我說這個做什麼?我和她不可能的啦!」劉飛舞雖然戴著黑框眼鏡,但嚇到和警戒的表情還是表露無疑。

「你可不可以把眼鏡拔下來呀?一點也不適合你,還有明天去把頭髮重新剪過啦!」

老實說,現在的劉飛舞讓她覺的好陌生哦,她比較習慣他之前的模樣。

那才是他呀!

「妳關心我呀?」

「才不是!」

劉飛舞跟著楊樂多走出教室,他喜歡這種和她並排走在一起的感覺,好像回到兩人很有默契的時候。

「飛舞,你知道嗎?」楊樂多低著頭走路沒看前方。

「嗯?」

「當我知道芳芳在喜歡你時,我的心裡很難過。」

「為什麼?」快快快,快向他表白!

「我和她是好朋友,她應該早點告訴我呀!」

好令人失望的答案呀,他已經為她犧牲化身宅男了,她怎麼還能如此不在意呢?

「早點告訴妳?她如果真的那麼做,妳是不是就不理我?」他的眼神很受傷。

「我沒有這麼說呀!」

「那到底是怎麼樣?」他心急了。

「我是說如果...我早點知道的話,我就不會她問什麼我就說什麼,也不會相信她的話。是我太遲鈍,我應該早點知道的!」

楊樂多握緊自己的拳頭。

「也就是說我和妳的事她都知道?」

她點點頭。

劉飛舞走到楊樂多面前,擋住她的去路,握緊她的雙肩。

「妳聽好了,我會作這麼大的改變完全是因為妳,不要再逃避我對妳的感情了,妳要是再逃避我可是會綁架妳的哦!」

「我已經報名宅男男友,接下來就看妳的決定,我是真的想當妳的男朋友。妳要考慮清楚,不用去管別人的看法,千萬別做出讓自己後悔的決定。」

「傻瓜,要是我不選你,你不就白費工夫?」楊樂多苦笑。

「才不會,說不定會有像妳的女孩喜歡我哦!」

他們的對話被等在校門的郭彥祥聽到。

劉飛舞也看到了他。

「你叫阿祥對吧?」

「你怎麼這身打扮?」簡直比他還要土。

「我要當多多的宅男男友,我改變是為了她。」

「你只是外表改變,花心的內在改了嗎?」郭彥祥口氣有濃濃的挑釁味道。

「我這副土樣怎麼花心?再說我本來就是個專情的人。」

「你敢說我不敢聽。」

「你說什麼?」劉飛舞眼神變了。

這時,楊樂多把雙手各自搭在劉飛舞和郭彥祥的肩上。

「你們繼續聊,我先回家。記得不要打架啊!」看這種戰火彌漫的情形,她還是開溜大吉。

「我載妳!」劉飛舞和郭彥祥異口同聲。

「謝謝,不用了!」她快步走去停機車的地方。事情真是太混亂了,劉飛舞為她改變,就是不讓她有拒絕的藉口。

創作者介紹

熊兒綺思異想

cm2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