悶熱潮溼的夏夜,楊樂多怎麼也睡不著,看看時鐘已經十二點了。這個時候他們家大門竟然有人在按門鈴?

叮咚叮咚!!

楊樂多小心翼翼的走出房門,怕吵醒已熟睡的父母。

她從貓眼鏡片看看是誰,看了以後差點大聲尖叫...

「妳怎麼現在來?」

她趕緊打開門,來者竟然是張君芳?

「妳怎麼了?心情不好嗎?」楊樂多看張君芳這個時間來,心裡直覺一定有什麼事。

「對啊,被妳看出來了,有些事我認為必須跟妳說。」張君芳很慎重的模樣,楊樂多很少看到她有這種表情。

   「是什麼事?她拿了室內拖鞋給張君芳換。」

  「不要在這裡說。」張君芳好像怕被別人聽到。

「好。」楊樂多帶著張君芳到自己的房間,輕輕的關上房門

一進房間還沒坐著,張君芳便迫不及待的開口:「我跟妳說哦,劉飛舞他...」

「嗯,他怎麼了?」

「我昨天在一間PUB外面看到他和一名女生很親密的樣子。」

「很親密的樣子?是他女朋友嗎?」

「我不知道耶,妳要不要向他問清楚?趁妳還沒和他交往之前,有些事情還是趕快釐清比較好。」她好像很擔心楊樂多被劉飛舞玩弄感情。

楊樂多聽到了這些事情,臉上沒有多少驚訝,反而覺得心裡有些鬆懈,似乎有什麼可以放下了。

芳芳,謝謝妳告訴我這些。這下子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隔天晚上七點半,楊樂多來到史萊姆小茶館。

這家店的裝潢很奇特,天花板佈滿了栩栩如生的鬼魂,室內幽暗的場景彷彿置身鬼屋,往窗外望去還看得到鬼影飄來飄去。

就連服務生也是一副鬼樣,鬼面具鬼裝扮。

剛進來的女生都會被嚇到,但楊樂多一點也不覺得可怕。

她點了一杯檸檬冰沙,含了一口以後吞下去,一口接著一口不停的喝著。

眼精不斷的望著門口又收回視線。

大約過了十分鐘吧?她沒有刻意去記算時間,也沒有顯得不煩煩。反正她就是知道,劉飛舞一定會來。。

他不會讓她失望!除了她等一下要說的事情以外。

「我來了。」是劉飛舞的聲音,他神采奕奕的走過來,在楊樂多的對面空位拉出椅子很自然的坐下。

「給我一杯卡布奇諾。」他對吸血鬼服務生說著。

楊樂多給劉飛舞一個淡淡的笑容。

「真難得妳會主動約我,而且還是這麼特別的店。」

「總是會有第一次嘛!」她攪拌杯裡的冰沙。

「對啊,我也是第一次來這裡。」劉飛舞雙眼亮燦燦的,他一定不知道等一下會有等著他的考驗。

「妳今天穿得好漂亮,我很喜歡妳這樣子。」

楊樂多身著白色小洋裝,非常甜美動人。

「如果你喜歡,我可以常常這樣穿。」

「真的嗎?」劉飛舞喜出望外。

「但是現在不可能了。」她笑容突然降到冰點。

「為什麼?」

「你叫你女朋友穿給你看」

「什麼女朋友?我又沒有女朋友!」見鬼了,她怎麼會認為他有女朋友?

「你就承認吧!我不會生氣,也不會吃醋,也會把你對我說過的話忘光光,這樣我們在學校見面也比較不尷尬。」

她沒有發現自己的口氣酸得彷彿才剛喝下整瓶醋,也不知道眼淚已經快要掉來了。

卡布奇諾送來了,劉飛舞卻沒心情喝下一口。

到底是誰向楊樂多亂說話呢?

「沒有。我說沒有就是沒有。而且,多多,妳有親眼看見嗎?就算親眼看見也不一定是真的,更何況是道聽塗說,這對我不公平。」

楊樂多將檸檬冰沙一飲而盡,並且把劉飛舞的卡布奇諾挪過來,笑著說:「你怎麼還不喝?你不喝我可是要喝掉了哦!」

然後她把卡布奇諾喝光。

「事情就是這樣子,我沒有女朋友,夠簡單了吧!」他攤開雙手,一貫往常泰然自若的樣子。

「妳該不會在吃醋吧?」

「才不是呢!」她紅了臉。

「那妳何必這麼在意?妳又還沒答應當我女朋就問我這種問題,代表妳在乎我不是嗎?」

他說的也有道理啦,但是張君芳不會騙她的,一定是真的有看到她才會這樣說。

「不是不是,我沒有在乎!好吧!就算那不是你的女朋友,但我也聽說你身邊常常有不同的女孩子不是嗎?既然如此,你為什麼要說你喜歡我?又為什麼要我和你交往?」她眼淚流了下來。

反正劉飛舞花名在外不是嗎?和他經歷過一些事她也開始對他有些好感,可是她還是不能和他在一起,她害怕有一天他不再喜歡她;他會像以前那個人一樣處處留情,就算不是刻意卻也把她傷得很深。

受女孩子歡迎的男生很難只對一個人付出珍貴的感情,她早該想到的啊!

所以她要趁還沒深陷泥沼之前,趕緊和他切斷所有連繫。

他慌張的拿面紙拭去她的眼淚,引來茶館一些人的側目,劉飛舞狠狠的掃過他們一遍,那些人便不敢再看他和楊樂多了。

「對不起,沒想到我讓妳這麼難過,原來我早就臭名遠播,難怪妳遲遲不肯接受我。」剛才的笑容已經消失無蹤,留下臉上的輕愁。

「再給我一次機會...不,再給我一些時間好不好?我會讓妳看見不一樣的我。」他扶著她細瘦的臂膀,信誓旦旦的說著。

她仔仔細細的將他的臉掃過一遍,深深的望進他的眼底,一時語塞說不出話。

其實她才應該說對不起,她早就應該說明她不會和他交往不是嗎?

現在可怎麼辦才好?他好像已經對她放感情。

「不要...這樣子好不好?真的,我現在的心情很亂,什麼也無法想。」她起身往門口走去,劉飛舞僵坐在原位。

為什麼一開始可以很鎮定,一見到他就哭了呢?

楊樂多的心有著一道厚厚的冰牆,那是她架起來保護自己的措施。要怎麼樣才可以把那道牆打破呢?他愛她,很愛很愛,更想保護她。

曾經聽說她受過感情創傷,如今他更加肯定傳言不假。

「多多,多多!」劉飛舞呼喚已經走出門口的楊樂多。

她回頭,眼神凄美濛矓。

那樣的楊樂多他還是第一次看見。

「妳的包包。」

「謝謝。」她接過包包,頭也不回的往東街走去。

這一次是真的放手了吧?他不會追來了,也不會對她百般呵護;不會,再也不會了。

是她自己還不能從以前的回憶裡跳脫,飛舞真的很好,是她見過最特別的一個男孩。

時間已經是晚上八點,肚子咕嚕咕嚕叫,她才發現自己忘了吃晚餐。

然後她發現腳有毛絨絨東西抓著她。

是一隻小花貓。

「喵!喵,喵。」

她蹲下身子,從包包掏出手帕包住小花貓的小身軀,牠張著圓溜溜的大眼猛盯著她瞧,伸出舌頭舔她的手掌。

「喵,你好可愛哦!你沒有家所以要我帶你回家嗎?反正我也缺一個伴,我就帶你回家,你要乖乖的哦!」

她溫柔的撫摸小花貓圓滑的頭,拉拉牠的耳朵,檢查牠的身體。

「原來是小女孩呀!那我以後叫你噹噹好不好!」 

「噹噹!」

「喵~」牠似乎很喜歡這名字笑瞇了眼。

楊樂多心滿意足的抱起噹噹,繼續往前走。

 

八點鐘的街道行人漸少,一個女孩子落單似乎很危險,但是楊樂多不在意,今天是她甩了人家,本就該如此。

果然,一道腳步聲一步步向她逼近...

她警覺性的回過頭。

「是你?為什麼?」她無法掩飾自己驚訝的神色。

「妳一個人一定很寂寞,很孤單吧?而且也太過危險了,所我剛才就遠遠的注意妳。」

傻瓜,真是傻瓜,他跟來做什麼呢?

「還有,妳應該還沒吃晚餐,這是雞腿堡。」

心裡面,為什麼有一股暖暖的熱氣在吹著呢?

「這隻小貓跟以前養的好像,牠叫什麼?」

「噹噹。」

「好可愛,很像妳。」

「有嗎?」

「有啊,眼睛圓,懶洋洋,張牙舞爪!」他裝出有利爪的樣子。

「哈哈哈。」

「妳終於笑了。」

「我是因為噹噹開心。」

「趁熱吃吧,涼了就不好吃。」

「嗯!」她分了青菜給噹噹。

「讓我載妳回家吧!這麼晚一個女孩坐計程車也很危險。」

「我剛才說那些話你不生氣嗎?」她抬頭看著足足高她兩個頭的劉飛舞。

「如果一個男人只是聽了喜歡的女孩心裡話就生氣,那就不是真的喜歡她,也不夠資格做真正的男人。」

「你今年多大了?」怎麼講話如此成熟?

「二十三歲。」

「啊?大我四歲?」她驚訝的舉起四根手指。

「看不出來嗎?」他得意洋洋。

「是啊。」

「好啦,讓我護送妳,不然我會整晚睡不著覺。」

「你真的很肉麻耶!」

「我就是喜歡對妳肉麻。」劉飛舞微吐舌頭。

「喵~」噹噹含情脈脈看著他。

「居然連貓也喜歡你?」

「哈哈!」

楊樂多覺得劉飛舞說的也有道理,於是便和他一道牽車。

“我一定會讓妳看到我的改變”。劉飛舞心裡對自己這麼說。

然而楊樂多想的是:就今天這一次,以後我不會再坐你的車,以後你的車載的是其他女生。

她選擇忽略自己微微抽痛的心。

 

有些人很容易被你遺忘,但他往往會再出現在在你眼前,也許他不是刻意的,可是命運就是如此安排。

楊樂多帶回去的噹噹很受爸媽歡迎,他們可樂的很,媽媽還替牠製作鈴噹項圈。

爸爸則是晚上都會抱著噹噹出去逛逛。

甚至還買了全新的復古型機車給楊樂多。

「要讓我騎的?」拿到鑰匙,她有些愕然,爸爸在鄉公所收入也不豐厚啊!

「是啊,這樣載噹噹出去也比較方便,妳好好練習,騎的時候小心一點。」

「謝謝爸爸!」

「呵呵。」

這是楊樂多的第一部機車,她顯得非常珍惜,小心翼翼的使用。

而噹噹也一天一天長大。

她也不再和劉飛舞一起出去。

他應該和哪個美麗女生在一塊吧?

當他的樣閃過她腦海時,她這麼告訴自己。

星期六早晨,她將噹噹綁上繩子,讓牠坐在腳踏墊上面。

「喵喵喵~」牠一如往常喵喵叫。

「要出發了哦!」她戴上安全帽,發動機車。

其實也沒有去多遠,只是在市區逛一逛,然而她今天心血來潮去遠一點的地方晃。

她會帶著相機拍下噹噹和自己最美的一面。

相機?對了,劉飛舞還沒把照片洗給她。

騎著摩托車,和噹噹吹著涼涼的風,是她現在最歡樂的時刻。

但是天有不測風雲,她在十字路口看見紅燈停下來之後,綠燈亮起時,機車卻自己熄火了!

怎麼會這樣?她試著發動,但機車不聽使喚。

她下車檢查,查覺不出有何異樣。

這下怎麼辦?附近哪裡有機車行?她問了幾個好心的人,終於知道哪裡比較近了。

「請幫我看看怎麼了。」她來到一間“好運來”機車行,接待她的是一名矮胖老闆。

「我現在正忙,我叫我徒弟來。」老闆扭著腰跳起舞。

「阿祥啊~」他往裡頭喊,身體繼續擺動。

「來了!」好耳熟的聲音啊。

咦,這不是...

從裡面出來的人正是郭彥祥,他沒有戴黑眶眼鏡,但確實是他。

他看到楊樂多,眼底閃過一絲驚訝。

「你在這裡工作?」

「機車發不動?我幫妳看一下。」

不知是沒聽到還是裝作聽不見,他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他很專業的檢查車的剎車,輪胎,火星塞,試試發動的聲音,很快的便發現問題。

「妳是不是忘了加油。」

「呃?不是還有嗎?」

「裡面已經沒油了,可能妳油表看錯。」

楊樂多再次作確認,原來啊,油表指到第一格就代表沒油。

「那現在怎麼辦?」

「我...載妳去加油好了。」

他的口氣怎麼如此陌生?算了,其實他們本來也不是很熟啊,現在這段時間沒見,會這樣也很正常。

店裡播放古老的那卡西音樂,老闆持續挺著肚子扭著舞。

郭彥祥跑進裡面拿鑰匙。

「美眉啊,妳跟阮阿祥認識?」

「是啊,你怎麼猜的?」看老闆跳舞的樣子她好想笑。

「看妳的眼神啊!」

「但他好像不認得我。」

「哪有可能?我看他是呷意妳,才故意不聽妳講的話。平常時人客問啥他就回答啥,很憨直。」

所以郭彥祥是裝傻?幹嘛這樣呢?

「喵~喵~」噹噹呼喚著楊樂多。

「噹噹乖,我們很快就回家 」

她撫摸噹噹的頭,郭彥祥也在這個時候出來。

「我先把妳的機車移到貨車上,再載去加油,妳可以先在這裡等;我很快回來。」

「不,我和你去。」要她在這裡等?他是要她看老闆的舞步看到笑死嗎?

看!老闆現在正抬起肥短的腿旋轉呢!

「呃,好吧,不過妳要把小貓抱好哦!」

這隻小花貓該不會是她和那個紅髮男孩一起養的吧?

聽阿輝說那男孩好像叫...劉飛舞?對,劉飛舞。

他早就猜到劉飛舞對楊樂多而言是個特別的人不是嗎?

 

楊樂多坐上小貨車,小心翼翼的繫好安全帶,抱緊噹噹。

車子發動了,但是車上沒有播放任何音樂。

「聽說你休學了?」她不能忍受奇異的安靜。

「是啊。」

「為什麼呢?」

「像我這麼窮的人,當然要先想辦法賺錢啊!」

所以說,上次劉飛舞的事還是對他造成打擊?

那時候,她和劉飛舞一起在他面前離開。

「所以你才來這裡工作?」

他點頭。

「很辛苦吧?要修理機車。」

楊樂多會愧疚是因為,當初她多少有利用郭彥祥的成份存在,沒想到郭彥祥不但沒發揮被利用的價值還跑去休學。

怪只能怪自己有眼無珠選錯人,如果郭彥祥夠勇敢,今天的局面將全部改寫。

她承認利用人家的心態要不得,不過要是自己選到一個勇敢的人來利用就好了。

也許劉飛舞就不會對她窮追不捨。

「還好,有學到一些東西。」

他說學到東西應該說的也是排除機車故障的技能吧?

車上有一股不知名的氣味,她也說不上什麼感覺,但就令她不舒服。像劉飛舞的車子就有薰衣草的芳香,聞著聞著心情也就放鬆了!

劉飛舞?她幹什麼又想到他?

不消幾分鐘,就到了加油站,郭彥祥把她的機車從車上放下來準備加油。

「九五加滿。」郭彥祥對加油員說。

「好的!」加油員動作很純熟。

「一共是兩百元。」

楊樂多正要掏出錢包,郭彥祥卻搶先幫她付了。

「謝謝光臨!」

郭彥祥把機車發動,確定沒問題便把機車交還給楊樂多,臉上顯出很淺的笑容。

「這兩百元你還是拿去吧!」

「不...算是我替朋友服務。」

「朋友?如果你當我是朋友為什麼刻意迴避我?」她還是對他無聲無息失蹤的事感到介意。

「我希望變得更好。」他丟下這句話便上車,擺明逃避這個問題。

他總不能說他是為了想贏過劉飛舞,消失在她面前一段時間吧?

楊樂多不服氣的把機車停好,阻止郭彥祥離去。

「變得更好也不需要休學吧?你想要買車?還是想要變得很有錢?」

他點點頭,關上車門。

「我會再打電話給妳,妳站旁邊一點。」

楊樂多愣住。事情原來是這樣,她從不知自己可以帶給人如此大的影響力;郭彥祥真的是因為那一天她帶劉飛舞一起來感到自卑衝動休學找工作。

所以阿輝看到她態度三百六十度轉變。

她真的錯了!她不該天真的以為可以和劉飛舞,郭顏祥三人成為好朋友,他們要的只是一對一的關係。

她只能選其中一人,或者是都不選。

 

劉飛舞連續好幾天都沒跟楊樂多講話,郭彥祥說要打電話給她也一直沒消息。

男人果然不可靠!她不是早就知道嗎?

這下她總算清閒,沒有什麼掛礙。不講話就不要講,不打電話就失聯!

「多多,妳真的跟劉飛舞問清楚了?」下課時間,張君芳便拉著楊樂多到處走走。 

「是啊。」

「那他說什麼?」

「當然是和每個男人一樣死不認帳。」

「也許那女生真的和他沒有特別關係吧?」

「妳怎麼現在反而替他說話?」楊樂多將長卷髮束成馬尾,甩了一下。

「多多,妳誤會我的意思了。我只是把我看到的跟妳說,並沒有希望妳和他翻臉啊,我是不想妳什麼都不知道。喔,我快變成千古罪人了。」

「沒那麼離譜啦!」結果反而是楊樂多反過來安慰垂喪氣的張君芳。

她怎麼有種想哭的感覺?難怪大家都說知道真相不一定就會快樂!

「不過話說回來,也是因為劉飛舞有獨特的魅力,身邊才會圍繞著女生啊!」

「我不想思考這些了。」

不過她們的對話卻被一個偷偷跟蹤她們的人聽見了。

女生的友誼真恐怖,大嘴巴害多多對我鬧彆扭。

那個人心裡這麼叫罵著。

他有一頭紅髮。

果然是劉飛舞!

但遲鈍的楊樂多哪會發現?

 

時序進入六月中旬,再兩個禮拜就是暑假了,當然有些人是沒有暑假的!

比如社會人士。

比如休學的人。

郭彥祥居然真的打電話來了!

「是你?」楊樂多一聽到他的聲音,嚇得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

   「嗯...我買了新機車。」

「那很好啊!」她真心為他感到開心。

「妳現在上學是騎機車嗎?」

「是啊,但最近我爸的機車壞了,把我的騎走,所以我又開始坐公車了。」

坐公車?也就是說她沒有和劉飛舞交往?那這是不是代表他還有機會?而且楊樂多的部落格現在把徵求宅男男友的期限延後,這代表她沒有男友。

「那麼...明天,我剛好休假,讓我載妳好不好?」

「這怎麼好意思呢?」

「不會,反正順路。」他的口氣乾澀又緊張。

「嗯,那就謝謝你哦,你真是個好人。我們明天九點在公車站牌見。」

郭彥祥人真好,她最近剛好沒錢,他載她正好可以省下一趟公車錢,她實在太幸運了。

兩人互道再見,掛上電話以後,楊樂多的媽媽圍著圍裙從廚房走到客廳探探她。

「多多啊,剛才是誰打來?」

「以前的同學打來問候我的。」

「啊?不是常常載妳回家的那個班長啊?」楊媽媽明顯失望,微皺眉頭。

「不是。」楊樂多很沒規矩的把腳抬到沙發上。

「他不是在追妳嗎?」

「沒有沒有,他身邊一大堆女生哪會追我?我最討厭這種以為自己是情聖的男生了!」

「哎呀真可惜,我還在想這麼有教養的男生能當我的女婿就好啦。他身邊很多女生?那妳還不快加把勁?慢了搶不到妳可別後悔!啊...我的湯滾了。」

楊媽媽一時高興說太多話,連煮的湯都給忘記,她好像真的很喜歡劉飛舞!

居然...連媽媽都被劉飛舞吸引?他不走演藝圈實在太可惜了 說不定會成為下一個裴帥呢!

「媽,我也來幫忙。」

也許她應該找個時間跟媽媽說她不敢和太帥的男生交往。因為他們不會只愛一個人。

冀望一個人只愛一個人的想法會不會太天真?太童話?哪個女孩不曾夢想自己愛的人也只愛自己?

如果有人說她不介意愛的人不只愛自己,那她一定不夠愛那個人!

愛情是很自私很殘酷的一件事。

創作者介紹

熊兒綺思異想

cm2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