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了好一陣子,他們都不約而同把午餐吃乾抹淨,劉飛舞顯得很心滿意足的樣子。

  「好吃嗎?」

  「嗯,味道蠻特別的。」麵香還留在楊樂多的嘴裡。

  「已經一點了,啊,妳有把畫具帶出來嗎?」

「沒有耶,不然我們現在去拿。」經他這麼提醒她才想到,看動物看得太高興都把畫圖的事拋到外太空了。

「妳在這裡等著,我去拿就好了,記得不要亂跑喔!」

「記得喔!」他走路走到一半還頻頻回頭叮嚀,深怕她會不見似的。

「好啦,你也快點回來。」

原來,劉飛舞是這樣體貼的人,難怪那麼多人喜歡他,是自己一直沒有好好了解他才不知道。

「你們知道嗎?最近新來的那隻獅子曾經咬死牠的主人呢!」坐在楊樂多隔壁桌的六十出頭老伯對他的同桌這麼說。

「好可怕啊,他這麼兇殘,那些馴獸師是如何把牠帶來這裡的?」

「當然是用大量麻醉劑啊,可是麻醉劑一退可就不得了了!」

「這怎麼說呢?」

「那隻獅子一旦發瘋,可是會把鐵籠子弄歪呢,聽說他主人就是因為這樣才會沒有防備被牠咬死。」

「哦~還是小心為妙啊。」

楊樂多感到好奇,那隻獅子長得怎麼樣呢?發瘋的獅子應該跟其他同類不太一樣吧?

她想畫那隻獅子!

很快的,劉飛舞便拿著畫板和紙筆來了。

「應該沒有等很久吧?」他額頭上留下一行汗水。

「沒有,你來得很快。」

「妳有想要畫什麼嗎?」

「獅子。」她理所當然的說出這兩個字。

「蝨子?獅子?我有沒有聽錯?這兩種動物好像都不怎麼可愛。」

「才不是那種蝨子呢!我要畫萬獸之王,大獅子!」

「不行,太危險了」。

「你又知道啊?」他有聽到傳聞嗎?

「不是常常有獅子破籠而出的紀錄嗎?」

「站遠一點就好了嘛!」楊樂多態度很堅持。

「還是我先用相機拍下來,妳再回去畫?」

「不行這樣子,少年仔你這樣只會讓獅子又發瘋。」剛才的七十歲老伯聽到忍不住出面阻止。

「是啊,而且<圖像的思考藝術>裡面也有寫:凡是非親眼看見立刻畫下來的,便有失真實,便不叫素描,也不叫繪畫藝術。你是不是看看就忘了?」

幹嘛如此認真啊?生命重要還是藝術重要?劉飛舞一副被她打敗的表情。

「我是忘了,我沒有妳的認真。但是妳也要考慮自己的安危,妳難道不能畫別的?」

「不要,反正我就是要畫,我就是要突破!」

「查某茵仔,少年仔說得也沒有錯,妳不要聽他的?」

「阿伯,謝謝你,我自己會小心的。」

楊樂多沒再理劉飛舞,轉身就要前往"叢林動物區"。

「我跟妳去。」他怎麼放心讓她一個人呢?

「查某茵仔,妳男朋友對妳有夠好的。」老伯豎起大拇指。

 

果然...

身上流著瘋狂血液的獅子就是不一樣,這下總讓她見識到了!

冷漠又帶著兇狠的眼神,威猛魁梧的身材,金黃色的毛髮,張牙五爪的血盆大口,彷彿要把週遭的一切生吞活剝。

楊樂多席地而坐,跟獅子保持五百公尺的距離,金毛獅王像是知道什麼對她吼了一兩聲,轉了一圈以後就趴下來眼睛灼灼的看著她。

「你看,我說沒問題的嘛!」

劉飛舞也跟著坐下來。

楊樂多熟練的構圖,描摹,力求速度與美感兼具。

劉飛舞坐在她身邊不敢吵她,但眼神迷離,好像快要睡著了。

當她畫到獅子的肚子時...

「吼~」金毛獅王突然站了起來,看著楊樂多,不知道在生氣什麼。

楊樂多因為這一聲心臟猛烈跳了一下。

打瞌睡的劉飛舞也被驚醒,他拉著楊樂多的手臂:「好了,可以收工了,牠好像又要發作,萬一等一下跑出來怎麼辦?」

他可不想成為獅子的下午茶啊!

沒想到楊樂多卻說:「你如果怕你可以先走,牠沒有這麼快就跑出來啦!」

但是獅子似乎聽懂她說的話,以為她在對牠挑釁,竟然開始用牠鋼鐵般的手臂扯起鐵籠子來了。

「妳看,牠真的生氣了!」

「呀~獅子發瘋了快逃~」遊客看到此情此景,紛紛嚇得屁滾尿流。

楊樂多不知是被嚇傻還是不想走,竟然還呆呆的待在原地,沒有拔腿逃命的意思。

劉飛舞看情況不對,趕緊把楊樂多抱起來扛在肩頭上,一時太混亂,她的畫板和畫筆都掉在地上,只留下緊緊握在手上的畫紙。

「啊,你幹什麼啦?我的東西掉了。」

「逃命要緊,大不了我買來賠妳。」劉飛舞已經開始奮力邁開步伐快跑,他才管不了什麼畫具呢。

劉飛舞抱著楊樂多逃出了動物園,那些獅子有沒有跑出來他也不去追究了,至少他搶在第一時間逃走,不然等到牠出來就來不及了。

「呼呼呼呼....」

他們暫時在公車等候區坐下來。

「你很喘哦?」她知道自己闖了大禍。

「還好啦,幸好我們都逃出來。」

「謝謝你沒有丟下我,要是別人,說不定就自己先跑了。」

「我又不是別人。」

「啊!」楊樂多突然想到什麼。

「怎麼了?」

「我的畫具...」她好像想折回去。

「不行,現在很危險!那隻獅子說不定已經跑出來了,工作人員也可能還沒捉到牠,畫具再買不就可以了?」

「你不懂,那組畫具是...是很重要的一個人送我的,再買,也不會一模一樣了。」楊樂多哽咽著說,一雙眼睛就快要流出眼淚了。

劉飛舞冷眼看著楊樂多為了丟失的畫具傷心,他心裡猜測著那重要的人會不會是...?就在這個時候,楊樂多真的要折返,劉飛舞看不過去;抓住她的手。

「妳鬧夠了沒?要是獅子已經出來了怎麼辦?」劉飛舞大聲吼叫。

楊樂多嚇傻了,目瞪口呆愣愣的看著他。好像,這是第一次看他那麼生氣。

「妳在這裡等著,我開車過去幫妳找。」

說完,他頭也不回的往停車方向走。

看見楊樂多哭喪著一張臉,他無法坐視不管。雖然心裡很確定她說的重要的人可能是她以前的男朋友。

但是他無法就這樣帶她回家,他明白畫具沒有找回來她一定會恨他一輩子。她的態度是那樣堅決。

  下午四點鐘,楊樂多一個人孤孤單單的站在馬路旁邊。真是越想越氣,她的畫具掉了也不讓她撿,現在才說要去幫她找回來。可是她一想到獅子可能已經跑出來了就很擔心,想打電話叫他回來才發現她不知道他的手機號碼。

  她的心跳得很快,轉身往動物園方向走去。太陽的熱度依然很強烈,幸好她今天穿的是球鞋,不然腳就燙死了。

可能是心情不好的關係,楊樂多走路不小心撞到一個人。

「喂,妳走路是不長眼嗎?」

好死不死撞到的不是一般人,而且還竟然是一個癟三,檳榔嘴,看起來很粗俗的模樣。

「我不是故意的。」她微微點一下頭賠不是。

「妳剛才撞的那一下讓我覺得好痛哦,妳說妳要怎麼賠我。」癟三表情猥褻越靠越近,看起來很噁心;楊樂多嚇的都快哭了!

怎麼辦?她在心裡抱怨著,今天是怎麼了?犯太歲嗎?怎麼不想遇到的事全都遇到了?

   叭叭~,一輛熟悉的藍色轎車停在楊樂多旁邊,她看了車子裡面的駕駛座一眼。

   太好了,還好在這個時候遇到他。

她不暇思索,俐落的坐上副駕駛座!

「喂!等等別跑啊,妳還沒有賠給我醫藥費耶!」

劉飛舞怎麼會理那個人的話,楊樂多一坐上車子,他就馬上踩油門揚長而去了。

楊樂多嘟著嘴不發一語,劉飛舞也識相的不開口。

大約沉默了一分鐘之久,她才開口:「你怎麼去那麼久?」

「我一直找不到妳的東西,後來仔細找總算是找到了。」

「應該...沒有碰到獅子吧?」她心虛的問他。

「我很幸運,工作人員和訓獸師已經給牠注射麻醉劑了。」他的表情輕鬆,好像剛才所發生的只是小事。

「謝謝你...不,對不起,對不起!」

「妳不用抱歉,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

楊樂多愧疚得低下頭,不敢再看劉飛舞。要是發生什麼意外,她一輩子都會良心不安的

兩人再度陷入沈默之中。楊樂多偷瞄了他一眼,他正專心的開車。

劉飛舞這個時候終於開口了:「妳家怎麼走?」

「呃?」

「我載妳回家,已經傍晚了。」

「謝謝,過兩個紅綠燈後我再告訴你怎麼走。」

依照楊樂多的指示,劉飛舞的車停在一棟普通紅色洋房前面。楊樂多在這裡下車。

劉飛舞也跟著下車把畫具交給她。

「我先進去了,今天非常謝謝你。」

就在這個時候,劉飛舞從她背後抱住她,楊樂多嚇了一跳,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你做什麼啊!」她有點害羞,有點生氣。

他在她耳邊喃喃說了幾個字,那幾個字只有她才聽得到。

她回答他:「我只要宅男當我的男朋友,你忘了嗎?」

這個時候,洋房的大門打開了,劉飛舞正好鬆開他的手,開門的是一位四十幾歲,身材纖瘦的婦人。

「媽,我回來了!」原來是楊樂多的媽媽。

「多多,這是妳的同學?一起進來呀!」楊媽媽對劉飛舞微笑,他也禮貌的點頭。

  「伯母不用了,我正好要回家,先走囉!」

  「這樣啊,那下次記得進來坐一下喔!」楊媽媽的笑容一直掛在臉上。

  「嗯,一定的。多多,我不會放棄的。」

  和楊樂多她們到別之後,劉飛舞便開著車回家了。

  進入家門後,楊媽媽一臉好奇的問楊樂多:「妳的同學長得真清秀,有女朋友嗎?他說他不要放棄什麼?」

  「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女朋友,他好像是說他不會放棄畫畫這件事吧?」楊樂多敷衍著回答媽媽的話以後就像遊魂般重心不穩的走進房間。

  剛才劉飛舞對她說的悄悄話好像造成她心裡不小的衝擊!

  楊樂多回房第一件事,不是睡覺,也不是開電腦,而是把今天畫的獅子作修飾和上色。一直畫到餓了去吃飯,完成後去睡覺,她都沒有再開電腦,因此她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她已經把她帶有惡作劇意味的徵宅男男友的廣告給忘了。

入睡前,她想起劉飛舞對她說的話:我喜歡妳。

劉飛舞對她說了這三個字,那她是不是不需要郭彥祥了呢?這種想法在她腦海一閃而過,只是幾秒鐘的時間,她就沈沈睡去了。

 

星期日早晨,郭彥祥翻開了報紙。很難得他今天不是看副刊的遊戲介紹版面,也不是看漫畫、動漫報紙,他是看分類廣告。

他母親沒有注意他在看什麼報紙,以為他又在看那些和漫畫有關的報紙。經過他旁邊,看也不看他一眼,拿著掃把,就在那邊搖頭。

「再不看書就要重修了。你老爸沒有那麼多錢供你重修啊!」

郭彥祥不理媽媽的碎碎念,繼續的看報紙,拿著紅筆,在上面某一些格子上圈起來。

「現在工作真難找啊!」

郭彥祥這麼告訴自己,可是也只有拚了。

往窗外一看,望著自己停在外面的那一台腳踏車。

人家是四個輪子,自己是兩個輪子,而且這兩個輪子都是這種細細的輪子,要放棄嗎?可是有個聲音告訴他:放棄?你一輩子就完蛋了!

他要再繼續看看格子上面有什麼可以圈的。

能圈就圈吧,至少一天要找三個。

這是他給自己訂的目標,他又頂了頂自己的黑框眼鏡。

悶熱的六月熱得很,沒有一絲涼意。郭彥祥家的客廳,只有一台電風扇在那邊轉啊轉的,沒有冷氣。

"有風扇吹就不錯了。"

這是媽媽常告訴郭彥祥的一句話。

從小到大家裡好像都沒有裝過冷氣。

結果媽媽又替爸爸找藉口說:「安捺卡省電啦!!」

所以真的不能怪他喜歡去漫畫出租店、網咖吹冷氣,家裡真的太熱了。熱到讓人隨時都想逃,逃到遠遠的地方。

 

學校的生活永遠比外面的社會美好,郭彥祥在找工作的時候,就深深地體會了這一句話。

他在前一天晚上就把用紅筆圈起來的那些公司需要的人才條件看過一遍,然後把履歷表通通寫好,在放學後馬上衝去應徵面試。但是一切不如想像中的那麼順利。

"對不起,我們希望能夠全職在這裡工作,工讀生我們比較不考慮。

"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們會再通知你!"

"我們要有時尚感外表的男生。"服飾店的老闆這麼說著。

他非常努力不間斷的找,但還是碰壁的居多。

下課的時候,他沒有再和阿輝哈啦,一個人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阿輝搖搖他的肩膀說:「你最近在忙什麼啊,想要找你聊天,想要約你去網咖,也都找不到人。」

「網咖你自己去吧,我現在很忙。」

「你到底在忙什麼啊?」

「這不用你管,反正我現在很忙,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接著倒頭繼續趴著睡覺。呼嚕呼嚕,沒多久馬上出現打呼的聲音。

連阿輝也兩手攤開,一副很無可奈何的模樣。

「笨阿祥,有重要的事要告訴你,算了算了,好心沒好報,不理你了。」

後來他又去找其他同學哈啦。

上學的時候,郭彥祥經過之前和楊樂多等公車的那個站牌,但是他刻意騎快一點,又或者是故意繞過去,不經過那裡。

如果看到楊樂多也在那裡的話,他一定會繞過別條路,為什麼他現在不想再讓她看到他騎腳踏車的樣子呢?沒錯,應該是自卑心作祟吧。

雖然遠遠地看著她,但是他還是可以清楚的看見她的打扮不若以往。她很少再穿牛仔裙了,打扮得很有淑女的味道。

是因為受到劉飛舞的影響嗎?

他不願意多想,反正現在不是時候啊。現在在學校的時候,好像只有自己選的課有興趣聽,其他的便沒有興趣了。

 

   今天的中午,下了一點點雨,比較沒有那麼悶熱,也非常的好睡。

郭彥祥像一隻習慣在夏天睡覺的貓,沈沈的趴在桌子上睡著。

呼~...,睡到一半的時候,桌子震動起來把他驚醒,他一度搖搖頭還以為是地震,然後看他自己的手機,才發現有人打電話給他。

「喂,找誰?」

電話那頭傳來一陣粗操、低沈的中年男性聲音。

「請問是郭彥祥嗎?」

「我是啊,請問有什麼事?」

「你昨天有來應徵機車學徒對不對?」

「嗯,我是有去應徵。」

「那好,你明天下午三點方便過來上班嗎?」

「好啊好啊!那我明天過去。」

「你要準時哦。」

「好。」

郭彥祥興奮地站了起來,跑出教室外面,興奮的大叫:「我出運了!」

阿輝看到這一幕,以為他是瘋子,投以鄙視的眼光。

第二天,郭彥祥依約到機車行報到,展開了他的打工生涯。

 

而在這個時候,楊樂多戴著一頂草帽,嘴唇塗上淡淡的口紅,如往常時間等公車。

至於劉飛舞,他已經不會把車停在路邊觀察楊樂多,那時候會繼續下去是因為郭彥祥偷偷看著楊樂多。

當然劉飛舞永遠不會告訴楊樂多這件事。

一個男孩騎腳踏車從她面前經過,她一度以為是郭彥祥,結果一看才知道不是,只是長得有點像而已。

楊樂多在心理猜測,是不是那天劉飛舞的出現讓他自卑呢?

這個想法才剛出現,公車已經停在她前面等著她上車。

找個時間去他們教室找他吧!這時候楊樂多人已經在教室了。

第一堂課結束後,張君芳就跑來問她:「妳打算跟劉飛舞交往嗎?」

「沒有啊?哪有。」

「是嗎?可是你們不是一起去約會嗎?」

楊樂多狡辯著:「那不是約會,我們一起去畫畫。」

「哎呀都一樣啦都一樣!」。張君芳大聲的囔囔。

這下怎麼辦才好,大家都知道她和劉飛舞單獨去動物園的事了啦!該答應他的追求嗎?她覺得她和郭彥祥的距離已經愈來愈遙遠了。

   走到兩條平行線的兩人,還會有交集的可能嗎?

劉飛舞對她非常好,中午的時候帶她去吃午餐,下課的時候問她功課哪裡有不會的地方,反正就是藉故親近她就是了。

她想過自己喜歡劉飛舞嗎?

其實並沒有很喜歡,對吧?她在心裡已經有了答案!

雖然他對她很好,雖然他一直獻殷勤,可是如果就這樣子跟他交往不是太沒有原則了嗎?

不可以再這樣下去了,不可以。還是找個時間再跟他談談吧。

 

郭彥祥到底去哪裡了?留言給他沒有回應,手機也打不通。終於她受不了,決定立刻去他的教室找他。

「請問郭彥祥在嗎?」

這時裡面一個矮胖的同學走出來對她說:「沒有看到耶。」

她不相信,繼續看著教室裡面搜尋郭彥祥的身影。

還是,沒有看到他。

她要離開的時候,忽然有人從背後拍拍她的肩膀。是阿輝,他的臉臭臭的像吃了辣椒一般。

「你有看到郭彥祥嗎?」

「妳找他做什麼啊?」

「我是想要來跟他說,那個我貼的廣告的活動我想要取消,我現在不想交男朋友。」

「不想交男朋友?是因為你現在有了男朋友了,對不對?」

「我現在沒有男朋友啊,就是不想要和誰交往。而且之前那樣好像太對不起阿祥了,我想要跟他道歉。」

「為了取消這活動的事道歉,妳留言給他就好了啊。」

「可是留言給他都不回啊,他今天怎麼沒有來學校?」

「我也不知道哦。他最近都在裝神秘,也不跟我們聯絡,問他也不說他去哪裡,怪怪的。」

「他幾天沒有來學校了?」

「今天是第二天了,好啦,我再幫妳去他家跟他說吧。」

阿輝看楊樂多快哭出來的樣子,於是心軟幫她去跟郭彥祥說問個清楚。

「謝謝你。」

這是最後一次了,去教室找不到他,留言沒有回,手機打不通,公車站牌看不到人找不到人,不用再追究了吧。

郭彥祥是真的不理她了,他這個人很善良心很軟,有些事他是不會講明的,應該是這樣子吧。

這個活動取消,其實也蠻簡單的,只要在每個報名的人留一封道歉信,說以後還是好朋友,事情就好解決了。

但是獨獨郭彥祥,她覺得有點不放心。不,與其說是不放心,不如說是在意吧。早在那天,他拔下眼鏡,以真面目出現在她眼前的時候,她就很難忘記他的側臉。

雖然劉飛舞一直陪在她身邊,而且帥氣又幽默,但是他也可能很花心啊。

郭彥祥失蹤,她也無法接受劉飛舞。

也許她得了戀愛不適應症。

 

大約一個月後,正值盛夏時期,楊樂多和張君芳在公園散步,張君芳拉著楊樂多的手說:「多多,我想我戀愛了。」

「妳戀愛了?」楊樂多眼睛瞪大,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

雖然說戀愛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是這種事發生在張君芳身上還真是難得啊,她最不把男生放在眼裡,而且好像也沒有聽她說過想談戀愛。到底是哪個男生那麼厲害,竟能讓張君芳心花怒放。

「是怎麼樣的男生啊。」

「很清秀的男生,而且還蠻陽光的。」張君芳得意的嘴角上揚。

「他是在哪間學校讀書呢?」

「哈哈,是我們學校的!」

「可以告訴我是誰嗎?」楊樂多孩子氣的搖著張君芳的肩膀。

「等我真的和他交往再告訴妳吧!他好像有喜歡的人。」

「那,那,妳打算怎麼樣?」這會是一場苦戀吧!

「打算怎麼樣?當然是努力讓他喜歡我囉!

「那我就在此先恭喜妳啦。」楊樂多感到很高興,畢竟自己的朋友已經很久沒有戀愛。

她現在有了喜歡的人,說不定連生活也會改變,總不能一直對男人有偏見吧?

至於楊樂多自己呢?她有沒有和郭彥祥聯絡?沒有。

她和他失聯了,失聯了也好,她和劉飛舞雖然還不是正式的男女朋友,不過兩個人倒也處的蠻和平的,與其說不是男女朋友;不如說是楊樂多自己認為他們不是男女朋友,但劉飛舞已經不是這麼想了。

劉飛舞甚至有時還會去她家,面對劉飛舞一直以來她都是很被動的,他生日時也是邀她一起度過,她也沒有想太多。

她想也許應該結束這樣的關係吧,這樣下去劉飛舞會受到傷害。

所以她又跑去找郭彥祥,但還是沒有看到他。

阿輝見到她靠過來說:「妳已經是有男朋友的人了,還找阿祥做什麼?回去回去。」

「男朋友?我才沒有男朋友呢!」

「還說沒有,妳和那個誰?對了!我想起來了,就是劉飛舞嘛,那個響叮噹的人物。妳都和他出雙入對了還說沒有?」

「真的沒有啊!她生氣了。」

「沒有?算了算了,妳還是趕快回去吧!」阿輝不耐煩的推推楊樂多的肩膀。

「為什麼都沒有看到阿祥,可以告訴我他怎麼了嗎?」倔強如楊樂多,她不死心的繼續追問著。

「哎呀,不關妳的事,妳問那麼多幹什麼?」阿輝的眼神很奇怪。

「你不跟我說我就不走。」

兩人僵持了很久,一直站在教室的外面,有一些同學已經跑出來看了。

「嗯,阿祥他...休學了。」

「休學!我怎麼都不知道?」

「妳不是說妳留言他都不回妳嗎?那就對了啊,就是這樣子,他本來就是想把妳忘記,或者是不想理妳吧,妳自己心裡多少有點清楚啊。」

楊樂多沒有辦法再回答什麼,心裡很複雜。

連郭彥祥休學這件事她也不知道,那他們兩人之前常常在msn聊天聊得很開心算什麼?,現在居然變成這個樣子。

楊樂多一語不發低著頭,緩緩的,無聲的離開阿輝的視線。

這樣子做只是在自討沒趣,早就應該放心地跟劉飛舞在一起,不是嗎?但是現在郭彥祥不見了,和劉飛舞在一起她也快樂不起來,她說不上是什麼原因。

  上次在動物園不是還玩得很開心嗎?

創作者介紹

熊兒綺思異想

cm2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